真.香港人河國榮

2013年9月,內地官方報章《人民日報》海外版報道指出大量人口和人才從內地移居香港,成為新香港人,並推動香港發展的重要動力。這報道惹起香港廣泛的關注,也引起大家對香港,以及香港人身份的討論。而最近,香港資深藝人河國榮(Gregory Charles Rivers)以一張白人臉孔在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中演唱一曲《真.香港地》感動了不少香港人,而他更被部分媒體譽為真.香港人。當中,新香港人和真.香港人的論述之間存在什麼異同之處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1987年,出生於澳洲昆士蘭的河國榮為實現自己的廣東歌夢想,購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隻身來到香港尋找夢想。在大部分香港人的印象中,河國榮是電視劇中的外國使節、神父和警司。直至去年毛記電視邀請他主唱《亞視永恒》,更在其分獎典禮中獲得香港區最受歡迎男歌星,並演唱《真.香港地》,引起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輩的關注,片段在網上平台的點擊次數超過40萬次。由追逐夢想去到成為真.香港人,河國榮已居港28年,他自然更能讓我們了解他心目中的香港,以及香港人身份。

S: 你來港已有28年,現時香港的人、事和社會氣氛與當初的香港有何分別?
H: 當然有相當大分別,當時香港人比較開心,工作機會較多,而且投資和買樓都有可觀回報,因此人們都比較樂觀。現時,香港人比較擔心前景,亦感到灰心。若悲觀指數以100為滿分,現時香港有80多分。其實,一班毛記電視主持人對香港的前景亦感到悲觀,但悲觀不等於不做任何事情,他們會盡量找方法去回應問題。而分獎典禮後,我對香港的希望回升,現在的悲觀指數已回落到70多分。

S: 早前你在訪問中指出,你是否香港人應由香港人決定而非你自己說了就算。現在不少人認為你是真.香港人,你有什麼看法?
H: 毛記電視在去年聖誕節聯絡我,並將《真.香港地》的歌詞交給我,由於當中有不少饒舌歌詞,加上廣東話的聲調,我練習了超過400次才能表演。但歌曲中有很多歌詞都能打動我,令我「眼濕濕」,非常有意思。其中幾句歌詞道出,「對於呢個地方,我同你同一個同感,同一個諗法,我同你同一種人」,的確令我感動。若這首歌是我選擇去演繹,這是個人的選擇。但這卻是一班在毛記電視工作的香港人選給我,這令我感到認同和感動。

港若推普教 第三代變ABC

S: 你當初有否預計到這樣的情況?
H: 其實,沒有人能預計到這樣的效果,這是天時、地利和人和結合的效果。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勁曲金曲分獎典禮中幾乎所有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都認真參與,否則這亦只是一場鬧劇和笑話。當初,亦有不少聲音質疑分獎禮的公信力,連找直播的合作媒體都遇到不少困難。

S: 有人認為分獎典禮相當強調本土意識,引來抨擊,你有何看法?
H: 毛記電視的分獎典禮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分獎典禮有影響力,就自然會引來批評,但有壓力也必須要完成這件事。事實上,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但我認為每個城市都應有自己的文化和風格,不應每個城市都一模一樣。香港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我們沒理由去洗掉或是讓其中的特色消失。我常以香港的商場為例,香港大部分商場都是售賣同一系列牌子的商品,那麼我為何要到銅鑼灣或是尖沙咀的大商場呢?同樣地,若是每個城市都是同一樣語言和文化,那我為何要到上海和北京等城市呢?

S: 你為何會喜歡香港?
H: 曾經有人問我,為何會喜歡我太太?兩個人相愛,我情願彼此不知為何會喜歡對方。若你喜歡對方年輕貌美,那她老了怎麼辦?若你喜歡她長頭髮,那她剪短頭髮後,又怎辦?若能指出你喜歡對方的原因,而這些因素以後改變了,這是否等於你不喜歡對方呢?對於為何喜歡香港,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我喜歡香港人,這28年來也沒有動搖過。

S: 對於香港文化特質發展的前景,你有何看法?
H: 我擔心香港的文化和廣東話慢慢會消失,50年後,可能只有老一輩才會說廣東話。香港人應合作改變這個趨勢,其中最重要的是幼稚園和小學能繼續使用廣東話教學。若香港以普通話教學,那麼將來香港的學生就會如「ABC」般,第三代之後的香港人就會對廣東話感到疏離。當然,有不少家族知道,相對於廣東話,英語和普通話是最有權力的語文。

S: 你會否為延長香港文化的壽命而做點事?
H: 平時,我會將生活中的觀察和感覺綜合起來,並分析其中的原因。不少人認為香港前途有問題,若有方法令香港人的生活更舒服和開心,我一定會去做。我有個想法希望利用現今的資訊科技,減低小店的經營成本,目前仍在找合作夥伴。現時,無論中國或是美國的教育系統都教導學生「聽話」,畢業後找一份穩定工作,當中缺乏了創意和獨立思考。

S: 以工作計,你會否計劃北上發展?
H: 我有計劃過,但老外演員始終都是飾演一些閒角,演技也不重要,所以他們能找一些正在國內修讀普通話的外籍人士參演。另外,有些監製認為我不懂國語,但若有劇本,我也能應付國語演出。我不是反北京,只是想保育香港文化。其實,只要劇本不是「唱衰」香港,我會考慮演出。但若拍攝期超過六個月,就未必會接拍,因為我希望盡量留在香港。

S: 不少外國學者認為,很多外籍人士視香港為跳板,有着過客心態。同時,亦有人提出香港應盡快融入內地,你有何看法?
H: 我想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商人以做生意為主,自然以金錢考量。但我真的喜歡香港,自然想留在香港,保育香港的文化。我發現九七回歸後,留在香港的外籍人士都比較喜歡香港。因為九七年前,香港是殖民地,不少外籍人士因為金錢和地位而留在香港,但回歸後他們已漸漸離開,留下來的都是比較熱愛香港。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就能分辨他們的想法,就是「Where do you live in Hong Kong?」,他們大多會答「 I live in Hong Kong.」或「 I am living in Hong Kong.」。雖然兩者之間只有微小的分別,但前者可視之為香港是長期居住的地方,後者則是短暫停留。我相信香港是我終老的地方,即使發生巨變,有九成機會我仍留在香港,我是真的喜歡香港。

李志鵬整理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2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