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的巴西外援高尼路

早前,在旺角大球場舉行的兩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空前熱鬧,全場座無虛席,這也燃起了香港人對足球的熱情。9月7日香港主場對卡塔爾的門票也在開售後數小時內售罄。這次熱潮是源自中國足協一張文宣海報,當中將中國香港隊形容為一支有「層次」的球隊。而港隊亦不負眾望,在對不丹的比賽中發揮出有「層次」的戰術,分別由麥基、安基斯、盧均宜和鞠盈智等攻破對方大門,以七比零輕取不丹。是次比賽也讓香港人重新認識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入籍球員。這些球員聯繫香港和世界,讓世人了解香港,也能讓香港人了解世人眼中的香港。而要細數過去20年的入籍外援,高尼路必定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1998年,高尼路隻身從巴西來香港加盟南華,在效力南華和晨曦其間成為後防的定海神針,亦為球會贏盡錦標。其間,高尼路曾獲得中超球隊北京國安的垂青,但他毅然留港。2006年,他獲得香港特區護照代表港隊上陣,更成為隊長。2012年6月3日,2677位球迷入場觀看晨曦足球會為高尼路在旺角大球場舉行的告別賽,可見高尼路在球迷心目中的地位。退役後,高尼路留港發展,現時他在賽馬會傑志中心擔任高級學院教練。在這17年間,高尼路不僅見證了球壇的發展,更見證了香港的變遷。

S: 你當初為何會選擇到香港發展你的足球事業?在來香港之前對香港有什麼印象?

C: 我跟大部分巴西人一樣對香港沒有任何印象。當時沒有互聯網,也無從了解香港,因此,在來香港之前我對香港的僅有的印象,大概是刻在我手錶上Made in Hong Kong四個字而已。即使到現在我在巴西的朋友仍不知中國內地和香港同屬一個國家,但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他們會問,你打算去香港食狗肉嗎?哈哈!一般巴西大眾對香港都沒甚概念。所以,我並不是主動選擇來港發展,而是被教練選擇。我20歲簽約成為職業球員,其後,我的啟蒙教練米路來香港南華會執教,他希望我來港跟隨他。因此,我便來香港試腳兩個月。而當時我覺得香港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於是便選擇留下,轉眼間便17年。

婉拒中超招手 港生活方便

S: 2001年,你曾得到中超球隊北京國安的垂青,但你卻選擇留港發展,當中有什麼因由呢?

C: 當時和太太都希望留港發展。因為我們認為中港兩地始終不同,在香港來往世界各地始終較便利,同時亦有較多自由去生活,也很舒適。另外,香港的醫療亦很可靠,我曾經在上海的醫院接受醫治,可是那次的經歷實在有點不快。因此,我們就選擇留港。

S: 你在香港力17年,其後退役成為教練至今。有什麼原因吸引你留港發展?

C: 首先當然是生計和發展機會,我幾乎整個職業生涯在香港度過。因此,我的朋友圈和事業網絡都在香港,也較認識香港的球壇。香港對我而言,能提供機會去發展我的足球事業。另外,香港最重要之處是自由,整個城市彷彿不會停下來。不論晝夜,你喜歡做什麼就什麼。相比起巴西,香港有很多機會,亦是一個很安全的城市。另外,除了最近的政改爭議外,香港有良好和簡易的制度。從香港到附近地區,甚至全世界都很方便。

S: 你喜歡香港的生活嗎?有否留意香港的音樂和電影?

C: 我喜歡香港的生活,一切都很方便,我可以去西貢遠足,也可以去沙灘,若你想購物,或和朋友小酌兩杯更可以到旺角和中環。相比巴西這實在太方便,只要乘坐港鐵和巴士就幾乎可以去全港各地方。我喜歡香港的食物,特別是點心,蝦餃、叉燒包和燒賣都是我的至愛。我比較少接觸香港音樂,但我喜歡看香港的喜劇,特別是曾志偉的作品。雖然我不善廣東話,但單看英文字幕,我已覺得內容很惹笑。我和晨曦隊到上海比賽時,曾到曾志偉的餐廳吃飯,他是一個很友善和幽默的人。

S: 你在香港生活多年,現時你認為你是香港人、巴西人或兩者皆是?

C: 我會認為兩都者皆是,畢竟我不是華人。但我在香港成長,結婚和組織家庭。我幾乎整個職業生涯都在香港度過,我這裏有朋友、球迷、同事和事業。若我回到巴西,我要從零開始建立自己的事業。我在香港也有很多難忘時刻,例如2000年代表南華擊敗南斯拉夫國家隊,第一次代表香港,以及我的告別戰。這一切都是我回憶的重要部分。同時,這裏的生活安全和舒適,因此,我早已將香港視為我的家,我也是香港的一分子。而且大部分香港人的思想都較開明,但我英文和廣東話都不流利,有時始終難以完全表達我所想。

球場聚焦競技 不應政治化

S: 你有留意最近世界盃中國香港對中國的相關新聞嗎?你對事件有什麼意見?

C: 當然有。作為一個足球員,在我眼中只有足球。無論對手是中國或是其他隊伍,球員都應遵守公平競技原則和全力以赴。這只是一場比賽,任何事情都應只留在球場中。雖然中國隊實力較強,但我希望香港隊可以盡力爭取好表現。足球比賽本應就是這樣,不應被任何事情影響。

S: 在巴西各個省之間也有類似的爭議嗎?

C: 不只是省之間有類似爭議,而是每個城市都有,但巴西的球迷只有愛與恨,並沒有政治。巴西的家庭大多是支持同一支球隊,而且會一起看足球比賽。而球迷間就是一個大家庭,當然球迷間會互相取笑,同城大戰更必然具話題性。以我所見,球迷會鍾愛一支球隊和討厭另一支球隊,但不會把政治牽涉其中。

S: 巴西的球會會否建構一個身份認同?例如蘇古迪斯(Socrates)的球隊就是代表社會上的低下階層。

C: 這種分類在現時的巴西社會並不明顯。例如我成長的阿雷格里港就有國際體育會,代表工人和大眾,而甘美奧則是代表富有階層。對整個巴西而言,聖保羅隊是其中代表富有階層的著名球隊。當然每個球會都有各自的歷史,成立之時亦由不同足球愛好者組成。因此,球會成立的背景也有所不同,而有各自的傾向。

S: 巴西足球成功的模式能否移植到香港?

C: 香港和巴西的足球水平相差甚大,而且香港的足球發展始終面對很多局限,香港土地空間和足球設施少,而且足球員也缺乏出路。巴西的足球系統較完善,有各級足球聯賽去吸納足球員。因此,球員可以根據自己能力加入不同球隊,或是到海外聯賽力。而球員退役後成為教練的機會亦較多。但香港的聯賽規模較小,年輕球員的機會自然較少,生計也難有保障。另外,香港的小朋友有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從小提琴、繪畫到補習班,足球從不是他們的唯一選擇。但在巴西,大部分小朋友在放學後的唯一活動就是踢足球,自然能為球會提供大量年輕球員。同時,成為職業球員是一個可以極速致富的方法。

李志鵬整理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29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