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入TPP的危與機:安倍如何解決「農民叛變」?

美國牽頭的泛太平洋經濟貿易協議(TPP)終於達成初步協議,日本也終於加入其中,這對當下日本發展,可能有劃時代影響。

回想數月前,美國國會駁回TPP至關重要的立法,當時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教授竹森俊平說:「中國正在推進,如果美國只袖手旁觀,事情會成為一場悲劇」;時任新加坡外長的尚穆根如此注解:「貿易就是戰略,沒了經濟影響力,美國在亞洲就只剩軍事影響了,而那並不是你們想用的手段。」難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全力支持加入TPP,視TPP為日本大展宏圖關鍵的背景,以日本政壇不常見的強硬姿態,頂住農業游說團體的壓力,說TPP「也關乎于我們的安全……長期來看,它有非常高的戰略價值。」

日本外務省官員、長期負責日美談判的田中均在《Diamond Online》,具體說明日本眼中的TPP有何種經濟價值:「TPP對日本、日美同盟、以及東亞、亞太地區的未來來說意味著高風險、高回報的投資。這樣的投資能否結實將決定日本的未來。如果日本能夠為TPP的早期成立做出貢獻,同時成功使得日本經濟更加有活力,這將促進日本重新在東亞地區承擔領導作用的戰略佈局。」

但農業與醫療組織,例如JA 全中、農業協同組合、 農民運動全國連合會、日本醫師會、日本藥劑師會等,至今還在抗拒TPP。他們主要基於兩個憂慮:TPP會引入外地勞工,且會降低本國產品需求,最後兩者都會增加日本的就業困難。10月5日TPP達成協議後,一直反對TPP的日本全國農業協同組合中央會速發表強烈聲明,指TPP「將促進日本農業和地方衰退」。

不過,日本全農中央反對聲音已有所減弱,他們所爭取的,是要求政府補助受TPP影響的農業、畜牧業。10月5日晚安倍回應,說沒有忘記日本農業和畜牧業是「日本美好家園」的部分,畢竟農民一直是戰後自民黨長期執政的鐵票,不能過份得失。美國也作出了一定讓步,在最終TPP協議,日方同意增加美國大米免稅入口每年7萬噸,以換取美國廢除近半日本車零部件進口關稅、征收日本車2.5%關稅,並希望在30年內完全廢除關稅,而這些收益,相信部分會回饋農業當中。

可能受TPP影響的日本產業還有日本動漫業,原因是TPP的知識產權規定,有可能影響行業生態發展。須知日本「同人界」(動漫二次創作)得到發展,主要是商家以水清則無魚態度處事,除任天堂、迪士尼等外,甚少有版權持有人控告他們;所謂「同人」,意指「自創、不受商業影響的自我創作」,比一般商業創作更有自由度。按《日經新聞》報導,TPP也有相應調節,例如強調知識產權之餘,亦包含例外條款,以保護Cosplay等部分日本「御宅文化」,而不少安倍的閣員,例如副首相麻生太郎,是以「宅男」著稱的。

按朝日電視台2015年6月底進行的調查,日本人對TPP的態度還是相當分歧,有四成受訪者支持TPP、37%反對,沒有意見或還未有立場的有23%。假如這一分歧延續下去,足以帶來日本朝野的一大撕裂;但只要政府能給予反對陣營適當經濟誘因,配合對中國崛起的不信任,日本全面融入美國經濟體系,卻是不可逆轉。當中國積極進行(中國領導下)的亞太整合,多年前,其實也有建議日本加入美國主導的「北美貿易協定」。現在日本加入TPP,不少評論看作美國「分裂亞洲」的一著,至於結局如何,就得看中國是以鬥爭的「零和遊戲」、還是爭取融進去的「正和遊戲」方式回應了。

安倍如何解決「農民TPP叛變」?

本欄早前談及日本加入美國主導的TPP,期間獲得美國部份讓步,並說「這些收益相信部分會回饋農業當中」,以減少日本農民作為最受自由貿易影響一群的反彈。有讀者問,在其他新聞資訊,只有談及美國對日本讓步的那些數據,但沒有講述「回饋農業」。這是筆者綜合日本朋友分享後的個人分析,可進一步解述。

安倍的自民黨是不可能無視農民反彈的,一些外媒分析安倍「頂住國內農民壓力,爭取TPP的政治勝利」,是過份簡化了。農業組織和自民黨的關係,有點像同類組織在台灣和國民黨的「樁腳」關係,雙方早已結成利益共同體。日本「全國農業協同組合聯合會」聲稱有會員近千萬,前身歷史可追溯至大正年間、甚至江戶時代末年,在自民黨獨大的年代,長期是其基層合作夥伴,數年前曾搞過反TPP簽名運動,得到過千萬簽名,公信力比港人熟悉那種「簽名動員運動」高得多。雖然在目前日本政壇,並沒有有力挑戰自民黨的對手,民主黨一蹶不振,維新會曇花一現,卻不能排除一旦農民不高興,可另起爐灶,這正是台灣農民近年的傾向。安倍加入TPP前,不可能和樁腳代言人沒有默契。

借古鑒今,日本政府從來擅長這種手段,一方面應付國際組織的數字要求,另一方面繞一個圈滿足國內持份者。在九十年代,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要求日本開放國內農業市場,經過一輪談判,日本同意降低農產品關稅,當時的討論,就像現在的TPP大辯論。與此同時,日本政府投放了大量資源,進行農業現代化投資,希望令自由貿易的得益部份回饋農民。

當時的「回饋」出現了不少技術問題,例如興建了很多農村溫泉,和提高農產品競爭力毫無關係,令農民還是有被犧牲的感覺。但須知當時執政的並非自民黨,而是冷戰後短期取代自民黨的反對黨聯合政府。這次由安倍的自民黨官僚親自把關,宣布成立由經濟大臣牽頭的「工作組」提供「綜合性措施」幫助農民,應更能對症下藥(起碼在選票層面),例如通過非農業補貼名義,向實質上以農民為主的群眾提供援助。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日本農業反正要面對嚴峻挑戰,無論有沒有TPP,都不容易長期維持現狀。加上日本人口老化嚴重,農業聯合會也要兼顧不少老人福利項目,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日本加入TPP,反而給了各方下台階,去進行農業改革。例如令農業大規模生產,讓年老農民出租農地、再兼併為大面積農耕,這類行為符合經濟原則,只是因為文化原因遇到障礙。有了TPP的外來壓力、政府變相福利的內在誘因,全方位轉型,卻變得可行。

不少評論認為,安倍將「農業改革」撥入「安倍經濟學」關於結構性改革的所謂「第三支箭」,只是對加入TPP爭議的自圓其說。但樂觀點看,TPP反而是解決日本內部問題的藉口。安倍上台至今,受歡迎是因為他經濟政策的奏效,而不是政治上的右翼傾向,這點他自然明白,更不會冒任何風險,去得失他的基本盤,何況是作為自民黨基石的農民呢。

小詞典: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

二戰末年,美國牽頭簽訂《布雷頓森林協定》推動全球自由貿易,打破貿易保護主義,以防止發達經濟體相互競爭再引發戰爭。GATT作為多邊國際協約,是與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並列的重要組成部份。1986-1994年,GATT進行了長達八年的「烏拉圭回合談判」,最終各國同意成立世界貿易組織,作為規管各國進行自由貿易的常設國際機構。

小詞典:自民黨

成立於1955年,並在日本長期執權,只曾於1993年至1994年、2009年至2012年失去政權。對國內政策保守,長期執政下與財團合組成「政治家(政黨)、官僚、經濟界的鐵三角」(政・官・財の鉄の三角形)。自民黨屬於右翼政黨,傳統有民族主義傾向,近年隨著安倍執政,推行「普通國家化」,這傾向越加強烈。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2月10日

延伸閱讀:日本-印度未來共同體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