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an Academy學術革命

早前本欄曾述及大學教育「阿里巴巴化」的未來,而近年以新媒體顛覆國際大學教育的先驅,當首屬「可汗學院」(Khan Academy)。

可汗學院創立者是孟加拉裔美國人薩爾曼.可汗(Salman Khan)。他本人可算傳統精英,在 MIT本科、碩士畢業,持有哈佛MBA,成為金融才俊,原來前程似錦。十年前,他在工餘時間為親友孩子補習數學,玩票錄製教學視頻,上載到YouTube,廣受讚賞,激發他進行大規模視頻教學計劃。不久金融海嘯襲來,他決定全職投入網上視頻教學,創立「可汗學院」。

可汗學院的「辦學理念」,乃作為「個性化的學習平台」,以網上視頻為主要教材。隨著團隊擴展,視頻已涵蓋數理化、電腦工程、歷史、藝術等不同學科,從小學到大學程度,都有涉及。參與視頻錄製的團隊來自不同領域,不乏傳統名校博士生、中學教師、專業人士,也有真・大學教授。每個教學視頻,都儘量在十分鐘內完成,老師通過電子黑板和繪圖軟件,講清楚核心概念,並有練習題供學生自我檢測。

以逃離大學廣為人知的億萬富豪Bill Gates,對可汗學院模式讚賞有加,Google 也投資了二百萬美元作鼓勵,因為他們不在乎「真係見過」Steve Jobs,卻真正知道何謂「創新科技」。這模式的好處首先是靈活,當傳統大學淪為「量產證書工廠」,可汗學院網站系統卻能對每個學生觀看視頻的時間長短、學習進度等,進行追蹤統計,既方便學生掌握學習進度,也為老師們提供反饋,學生就可以自主控制學習節奏,不必拘泥於傳統學校的僵化進度。當每一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學習計劃和知識框架,不用理會官僚的分科基準,就有了獨一無二的「自主創造」知識面,這本來就是大學理念。

可汗學院以互聯網為平台,學習是完全免費的,營運早期以義工和社會企業支撐。當大學教授的課堂能免費向所有人傳授,而且輔助教材可能還比大學的官方課堂完善,傳統大學對教育資源、知識和話語權的壟斷,就會被打破,「終身學習」的理念變得可望可即。學生也能超越年齡、地域區隔,緊密交流,避免了不少大學成員同質性太強的弊端。

當然,可汗學院模式也大有改善空間。例如學生通過互聯網自主學習,固然可以因地、因時制宜,但對學習的質量、專注程度和知識接納都難以監督,這是最大的挑戰,只能以助教來解決。而且高質量的教學視頻,不可能毫無資源地產生,總部的技術團隊無可避免地要膨脹,如何自負盈虧,始終是挑戰。最後,對於那些有應試/文憑需求的學生來說,傳統教育依然不可取代,除非僱主對「可汗學院證書」有同一認受,但這對那些情願接納菲律賓國力大學證書、也不願面對新時代的「人力資源經理」而言,未免過份超前。

可汗本人在說過多次,學院並非旨在「取代」傳統教學,而是在傳統學校之外,提供另一種可能,期望傳統學校對現有教學思路進行反思。隨著可汗學院發展,歐美不少名校紛紛將自己的大學課程錄製成為公開課,連同教學資源一起放在網絡;可汗學院也在洛杉磯展開實體班級教學試驗,這正是傳統學校和互聯網學院合流的趨勢。

然而,可汗似乎只是裝作謙虛,以免被打殺而已。他不可能不知道,以上提及的難題並非不能解決,傳統教學被「取代」其實是早晚的事,而這一天,恐怕會以遠超我們想像的速度到來。當傳統大學越來越狹隘、官僚,雖然不斷自稱有新研究、新方法,但就像過氣政客說有「新思維」一樣,只會被歷史淘汰,而「可汗學院模式」的顛覆,卻代表了未來。

小詞典:OpenCourseWare (OCW)
又稱「開放式課程網頁」,是源於德國的教育嘗試,將大學課堂的錄像上載至網絡,供互聯網使用者免費觀看,旨在促進教育資源的傳播,但不提供網絡使用者與大學教師之間的互動。2002年,MIT 率先於美國發起 OCW 運動,至今已有超過兩千門課程,現已遍及歐美和兩岸各校。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3月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