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春藤大學的「政治正確大事件」

隨著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支持率高漲,美國社會對「政治正確」的爭論越來越激烈,這段期間,美國各大學術重鎮卻先後發生由「政治正確」引起的「大事」,可見校園內外的兩個美國,真的活像平行時空。

去年10月萬聖節期間,耶魯大學校方機構「跨文化事務委員會」對全體學生發出電郵,希望學生在化妝晚會「謹慎選擇裝束」,尤其注意不要穿著可能冒犯少數族裔的服飾(如印第安頭冠)。校方的初衷,在於緩和日趨緊張的族群關係,但有對學生內政「越界」之嫌,該校教授兒童教育的講師兼舍監Christakis女士,就公開表達不同意見。她在針對上述郵件的回覆中向全體學生說,校方此舉有管控學生表達自由之嫌,表示自己不介意學生在萬聖節期間,穿著可能冒犯少數族裔的服裝;對感覺可能被冒犯的學生,Christakis認為他們可選擇無視,但同樣有權當面表達自己的不滿。

這封郵件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部分學生強烈反對,數百名以少數族裔為主的學生及部分教職員,發起了以「March of Resilience」為名的遊行示威,稱「我們(被冒犯的事實)不能無視」。女講師的丈夫、同為耶魯大學教授、曾當選《時代雜誌100大名人》的Nicholas Christakis表態支持妻子,試圖與示威學生對話。然而遊行的學生並無對話之意,只以相當激烈的語氣、幾近人身攻擊的措辭指責Christakis夫婦,並要求他們辭職。最終另一批教職員聯署簽名支持Christakis夫婦,但二人已決定離職,兩大陣營劍拔弩張,校園彌漫火藥味至今。

另一所名校哈佛大學在過去數月內,也發生類似事件。該校法學委員會反覆要求法學院放棄目前的院徽,因為院徽圖案中,包含哈佛法學院創建者Isaac Royall家族的符號,而這家族曾以奴隸貿易致富。哈佛法學院委員會在聲明中指,這一院徽與奴隸制度有關,理應與它劃清界限,而這將是在哈佛校園內進一步促進種族公平的重要一步。為此,哈佛校園內甚至出現了「Royall Must Fall」小組,以推動哈佛平權運動為己任,雖然不少校友覺得這樣上崗上線,極其荒謬。

更荒謬的還有普林斯頓大學,這次將一次大戰時領導美國的前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牽涉其中。威爾遜曾任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該校著名的公共和國際關係學院,即是以威爾遜的名字命名。然而,威爾遜雖然國內外政績、口碑都頗佳,但在左翼學者眼中,就是記得他任美國總統期間,允許南方諸州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因此「政治不正確」。為此有左翼學生要求校方移除威爾遜雕像,並將威爾遜的名字從學院、宿舍名稱中移除。

事實上,「政治正確」這一以平權為核心的左翼社會思潮,最初正是爆發於上世紀80年代的美國精英校園。當時社運盛行的學校甚至對課程進行相關調整,突出少數族裔、女性權益內容,但過猶不及,早已嚴重脫離現實。「貫徹政治正確」的界限到底在哪裡?「政治正確」與「自由表達之權利」究竟孰輕孰重?耶魯大學兩名老師的離職,哈佛和普林斯頓在「政治正確」和歷史傳承之間取捨不定,都反映這些名校已走到敏感的十字路口,一般美國人看到上述新聞,恐怕會覺得是「常春藤的孩子被寵壞了」,多於佩服他們的「正義」。為了「政治正確」或「反政治正確」,究竟「可以去到幾盡」?這答案,很快就可以在美國大選揭曉了。

小詞典:常春藤聯盟(Ivy League)
「常春藤聯盟」本是美國東部八所私立大學組成的體育賽事聯盟,成立於1954年,由各校學生體育競技隊伍及其教練們發起,為各校體育競技制定了各項標準,以代表精英競技。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等美國傳統名校皆是「常春藤聯盟」成員,因此「常春藤」成了傳統美國社會精英的代名詞。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3月1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