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世家:馬可斯之子問鼎總統

2016年除了美國總統大選全球觸目,我們熟悉的菲律賓也會選總統。雖然對菲律賓人而言,現任總統阿基諾三世政績相對不俗,但由於總統不能連任,各大家族都在精心部署,被推翻的前總統馬可斯家族亦不例外。

雖然「馬可斯」在外間看來似是過氣名字,其實在菲律賓依然有龐大影響力,在家鄉北伊羅戈省(Ilocos Norte)依然過著土王般的生活,馬可斯的女兒是省長,八十多歲高齡的遺孀艾美黛(沒錯,有三千雙鞋那位)是議員,住在聲稱是「朋友交租」的豪宅,兒子則已晉身國會議員。這位兒子「邦邦」(Bongbong Marcos)已宣布競選2016年副總統,目前支持度不俗,而根據菲律賓國情,副總統幾乎循例問鼎總統,令外間再次對「馬可斯時代」產生興趣。根據傳統西方媒體演繹,馬可斯是「反民主」的「大獨裁者」,特別是1972年-1981年間頒布《戒嚴令》時,大肆逮捕、拷問反對派人士,並通過舞弊手段獲得連任,任內腐敗成風,最終落得被「人民力量革命」推翻的下場,可說是「顏色革命」的先驅版。這些事實,在菲律賓幾乎無人不知,也不會有多少人認為馬可斯清廉、民主。然而,這無損馬可斯本人依然被一些菲律賓人懷念的事實,更無損馬可斯之子成為明日之星的前途。

某程度上,這自然是因為菲律賓民主並不高效,今天的貪污腐敗不少於馬可斯時代。社會學家Nicole Curato分析指,反正是貪污,馬可斯畢竟有做實事,例如公路一類社會基建等政績至今可見,令中下層人民能一直「看見、真是看見」馬可斯的存在。此外菲律賓輸出勞動力的國策,雖然有一定爭議,但畢竟解決了不少家庭的生計問題,這也是一般人能感受的「德政」(他們卻不大思考為甚麼國家要輸出外勞賺外匯)。在菲律賓現行的國民教育,對馬可斯時期的威權統治採取模糊態度,形容那時候的菲律賓社會「和平、有序」,也令不少新一代深信不疑。馬可斯之子參選副總統時,就特別強調家族對菲律賓的這類貢獻。

馬可斯作為老牌政治家族,也象徵了和現任總統阿基諾三世那家族的不同作風,而且兩家人可謂世仇。阿基諾三世的父親,就是被馬可斯暗殺,而他的母親就是帶領推翻馬可斯的「人民領袖」,更戲劇性的是馬克斯夫人艾美黛嫁給丈夫前,卻是阿基諾二世的女友,總之充滿國仇家恨。阿基諾三世以強人自居,但任何強人在位到了晚期,社會都不會沒有矛盾,而他轉移視線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追究馬可斯家族罪行,並批評菲律賓教科書對馬可斯時代的歷史充斥「謊言」。馬可斯之子卻反過來利用這點,說阿基諾三世「無法用政績證明自己能力,只能反復翻舊賬」,自己才是「change」的人,結果把不同反阿基諾勢力凝聚在一起。

加上菲律賓社會有一定「寬恕」文化,令馬可斯一類「歷史人物」容易得到寬容。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就曾說過,「唯有菲律賓社會能夠對馬可斯這樣高壓治國20年的領導人施以國葬,並允許他的後代參政」。不少不滿馬可斯的菲律賓都表示,戒嚴時期已是歷史,當時科斯之子才12歲,不應對父親的所作所為負責,不如「let bygones be bygones」,給新一代人機會。他目前以年輕才俊形象為賣點,作風親和,積極與社會各階層溝通,有了父親的光環、加上父親的形象反襯,反而令自己更特出。

馬可斯之子的競選拍檔、問鼎總統的聖地牙哥夫人,也是一位傳奇人物。她曾在阿基諾夫人退位那年競選總統,一度領先,後來在舞弊疑雲下落敗,然後繼續活躍政壇,長期擔任議員,更成為國際法庭的法官,可算是靠個人實力獲得肯定的菲律賓女性第一人。她主打反貪腐,卻選擇馬可斯家族為競選拍檔,固然充滿政治計算,但也反映「馬可斯」這名字已不是票房毒藥,反而被賦予了全新意涵。南韓總統朴槿惠能善用父親的政績、而繞過父親的獨裁一面當選,肯定會成為馬可斯家族的重要參考。

小詞典:人民力量革命(People Power Revolution)

1986年2月23日至25日,菲律賓人民集結於首都桑托斯大道(EDSA)和平示威,反對馬可斯政府的貪污和選舉舞弊,不滿政權涉嫌暗殺反對派領袖阿基諾。革命轉捩點是軍隊副參謀總長等高級將領倒戈,樞機主教通過電台呼籲民眾支持倒戈軍人,成功動員數十萬群眾上街,最終馬可斯逃往夏威夷,阿基諾夫人成為新任總統。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3月19日

延伸閱讀:「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