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的小丑:岡比亞

非洲國家岡比亞和中國建交,具有重要象徵意義。岡比亞和台北斷交後,一直未能和北京建交,源自馬英九和北京的「外交默契」,也就是不爭取台灣邦交國,以作「獎勵」。民進黨上台前,北京宣示政策改變,對台灣僅餘的邦交國,自然是一個訊號,而只要北京願意爭取,有好幾個台灣邦交國已私下表態接受,下一個大熱的相信是非洲國家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也就是唯一與北京沒有邦交的葡語國家,近年卻通過澳門打得火熱。蔡英文既不能像陳水扁那樣進行金援外交,又難以承受不斷斷交對政府威望的打擊,只能通過美國向拉美小國施壓一途了。

至於何以北京選擇岡比亞為突破口,也是這非洲小國求仁得仁的結果。岡比亞是英國在法國壟斷的西非少有的殖民地,1965年獨立,1994年軍人賈梅(Yahya Jammeh)發動政變,「當選」總統至今。西方社會長期批評賈梅操縱選舉、打壓反對派,賈梅由於是不受歡迎人物,外交政策一直反復無常。在兩岸之間,岡比亞不斷左右搖擺,自然是為了謀取金援,例如多年前宣佈與中華民國建交後,就迅速向馬英九提出「增加援助、減免外債」,當時為求經費,不惜揚言一旦大陸進攻台灣,「岡比亞可派遣千人軍隊赴台作戰」。因此兩岸「外交休兵」,對他的影響最大。

岡比亞的經濟主要靠原始農業出口和旅遊業支撐,但近年開拓的財源,卻來自投資移民。本來經濟落後的岡比亞並不受投資移民者青睞,但是在2003-2015年,香港政府推出「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CIES),卻成了岡比亞的意外收獲。這是因為不少內地富豪早就想移民香港,而 CIES 將中國公民申請資格排除,但如果這些富豪首先「移民」岡比亞,即使一生都不踏足當地,也可以「岡比亞公民」身份參與 CIES,繼而以投資移民方式取得香港居留權。結果,大批專門為內地富豪辦理「岡比亞護照」或「永久居留身分證」的中介機構應運而生,只需提供少量文件、大約10萬港元,即可在兩周內以投資移民方式獲得岡比亞身份。據《南華早報》報道,截至2013年,已有九千多名內地人以岡比亞身份參與CIES,並獲香港居留權。對岡比亞而言,他們送來的資本是實實在在的,多印一本護照或一張居留卡,又何妨?

賈梅去年還有另一個大動作,就是宣佈將國號改為「伊斯蘭共和國」,但也是金錢掛帥多於一切。按賈梅政府官方說法,此舉是為與「殖民時代」劃清界線,彰顯佔本國90%人口的穆斯林之主體性。然而,賈梅亦強調保衛基督教公民的生活方式,不允許個人生活受任何干涉,不會要求婦女蒙上面紗,酒類飲品也仍舊隨處可見,社會完全沒有「伊斯蘭」特質。那為何賈梅要多此一舉?需知2014年,歐盟因為岡比亞糟糕的人權紀錄,停止了發展援助,賈梅唯有向海灣國家求助,更改國號,強調「伊斯蘭」形象,不過是拉關係罷了,類似行為昔日的非洲暴君例如中非皇帝博卡薩一世、烏干達狂人阿敏等也做過。

賈梅以一個小國如此投機,其實是高危動作。今天全球宗教極端主義興起,在非洲尤其迅速蔓延,假如岡比亞經濟持續不見起色,國內極端思想恐怕就會藉助激進伊斯蘭崛起。不過賈梅一貫任性,一直沒有提出長遠社會規劃,也不會想得那麼長遠。他的言行一貫可笑,例如曾公開宣稱掌握了治療愛滋病的方法,後來自然被證明不實。北京原來對這樣的領袖也看不起,不過為了給蔡英文訊號,卻也不會計較幾個銅錢了。

小詞典:「伊斯蘭共和國」

神權政體的一種,被視為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哈里發國家」和世俗「共和國」妥協結合的產物。在伊斯蘭共和國中,伊斯蘭教具有不可撼動的地位,但現代代議制政府也與之並存;伊斯蘭教法與國家法律理論上保持一致,但在實際操作中,二者往往存在模糊地帶。目前世界共有五個伊斯蘭共和國,分別為巴基斯坦、毛里塔尼亞、伊朗、阿富汗和岡比亞。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3月27日

延伸閱讀:巴拿馬之後:台灣邦交國會「歸零」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