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事件:瑞典「女性主義外交」大挑戰

「銅鑼灣書店」股東和職員相繼失蹤事件,由於東主桂民海是瑞典籍公民,令瑞典的外交政策也為人關注。桂民海持有瑞典籍並非近年內地移民潮的產品,而是源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留學瑞典的經歷,並於1996年成功入籍。雖然桂民海在短片「要求」瑞典不要干涉,但根據外交慣例,瑞典政府是不可能毫無動作的。目前瑞典的行動,包括由警方派遣專員到泰國,協助泰國警方調查桂敏海如何離境;外長表示「不認可」中方的處理,認為這一事件「不可接受」;瑞典駐華領事提出接觸桂氏而被拒,對此表示遺憾,並一再要求中方澄清。

諷刺的是,瑞典可謂「中國人民老朋友」,尤其是在冷戰期間,長期被視為對華最友好的西方國家之一;桂氏早年瑞典讀書,與此也許不無關係。瑞典雖然曾是歐洲霸權,但沒落後堅持中立政策,1950年與中共政權建交、並互派大使,令其成為第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西方國家」。瑞典老早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雙方經貿關係也早於其他西方國家拓展,如今瑞典是中國在北歐的最大貿易國,中國則是瑞典在亞洲的第一進出口市場。近年瑞典強調與中國在企業社會責任(CSR)領域的合作,由於宜家等瑞典企業自居全球 CSR 典範,也成了中國企業通過「一帶一路」「走出去」的學習對象。

然而,瑞典外交有另一特色,就是「人權外交」。作為歐盟成員國之一兼諾貝爾獎發源地(雖然和平獎是由挪威諾貝爾委員會負責),瑞典將「維護國際人權」作為其「軟實力外交」的重要部分,從不掩飾對他國侵犯人權的批評,無論是轟炸越南的美國、還是入侵捷克的蘇聯,昔日都被瑞典強烈譴責。瑞典在外交部下設「人權大使」,監督瑞典邦交國的人權狀況,也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難民理事會等國際人權組織的主要資助國,因此,瑞典本身也成為了國際人權 NGO 、公民社會組織舉辦各項活動的理想場所。今天歐盟在對外政策上將「人權」作為一項重要價值推廣,與瑞典對「人權外交」的執著也有緊密聯繫。

重要的是,瑞典確有捍衛「人權外交」而放棄經濟利益的前科,並非純粹講一套做一套。例如去年,沙特阿拉伯單方面取消瑞典外長計劃在阿拉伯國家聯盟會議就人權問題的發言,發言內容原定包括聲援沙特異見人士、包括被囚禁的博客,瑞典即決定終止與沙特的安全貿易協定,包括價值超過5億美元的軍售合同,沙特則召回駐瑞典大使抗議,批評瑞典粗暴干涉內政。結果兩國關係進入低潮,而歐洲與沙特的關係,同樣也面臨考驗。歐盟各國包括龍頭德國、傳統強國英國等,近年都不願因為價值觀而損害經濟利益,瑞典經濟狀況雖然相對穩定,此舉依然是逆潮流而行,因而頗得國際人權活躍份子的尊重。

沙特事件的出現,也和瑞典新政府有關。現任女外長Margot Wallstorm上台時,說要執行「女性主義外交政策」,強調價值觀和公平,因此瑞典宣布承認巴勒斯坦國,並支持西撒哈拉建國運動,因而受到不少壓力。目前控制西撒哈拉的摩洛哥拒絕了宜家新店的開幕,不少瑞典企業也聯名要求政府和沙特維持良好關係,不要影響他們做生意。這些壓力沒有引起瑞典國內太大注意,但涉及崛起中強國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卻可能會令瑞典的「人權外交」面對真正的考驗:假如北京願意給一點面子,提供下台階給瑞典自圓其說,瑞典外交部畢竟是圓通的;但假如還是堅持目前的腔調,就是逼瑞典進入兩難,只會令數十年來堅持對華友好的瑞典朝野深深嘆息。

小詞典:人權外交

近代源自歐美的外交模式,將交往國的人權狀況,作為本國衡量外交關係的依據之一,並以「推廣、維護人權」作為官方外交目標,因應對方人權狀況的變化,而改變雙邊政治、經貿政策。人權外交的對象國普遍認為,這是借人權問題干涉他國內政,相信人權在各國有不同國情,不能一概而論,中國對人權外交即一貫反對。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3月31日

延伸閱讀:《七七憲章》之後:保住神級地位的哈維爾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