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住先: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

所謂「越南模式」,就是越南跟梵蒂岡之間的不成文協議,巧妙地處理越南教區主教人選。理論上,與中國同屬共產主義國家的越南也強調國家主權,但會先行挑選數名主教候選人「入閘」,然後把名單交予梵蒂岡,由梵蒂岡定奪最後人選,最後又再交由越方確認,再由梵蒂岡正式任命。這樣一來,越共政府可以確保侯選人「愛國愛黨」,篩選出當局能信任的候選人成為主教;另一方面,梵蒂岡亦可以「選擇」較合適的人選,以免對教區全盤失控。

在總領事家宴遇上內地精英

日前,一位駐港總領事在家請幾位朋友吃飯,除了介紹國家投資前景,也希望了解香港民情。我不喜歡應酬,但這類飯局我出席不少,因為國際關係圈子是不能速成的。那餐飯值得分享,完全是因為另一位賓客的火花。

秘魯大選:藤森之女

藤森在第二任期末深陷貪腐醜聞,被指越來越獨裁,目前正在服刑,自然成了女兒從政不能迴避的歷史問題。但近年民主國家的強人後代大都享有同一優勢:既繼承了先輩的強勢形象、經濟奇蹟的美好回憶,又能以自己的年青新時代形象,和種種過強作風劃清界線,朴槿惠如是、馬可思之子如是,藤森慶子看來也如是。無論她最終當選與否,似乎都會成為秘魯政壇的長期存在。

伊茲奧尼的「中美緩衝區理論」

但芸芸學者中,依然有不少提出兩國要避免正面衝突,其中以伊茲奧尼(Amita Etzioni)教授的「緩衝區理論」較具代表性,筆者日前剛到他的辦公室就此交流。伊茲奧尼是美國學術界殿堂級人物,生為猶太裔美國人,年輕時曾在以色列頂級學府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求學,主修社會學,畢業後到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並以驚人的十八個月期限完成博士論文。1970年代末期曾在美國總統卡特的政府擔任白宮高級顧問,又曾任美國社會學協會主席,現屆86歲高齡仍繼續研究工作,依然是喬治華盛頓大學公共政策學系課程主任。

日本「無差別殺人」的往事

對照日本上世紀末的情形,這一現象不但值得台灣警惕和反思,也值得社會結構近似的其他東亞社會防微杜漸。如何從社會經濟結構入手實行改革、提升社會流動性、人民對未來充滿希望,需要治理者有長期、宏觀的規劃。

ISA國際關係小圈子年會

但真正長途跋涉希望學術交流的,往往大失所望:當同一時段有近100個房間舉行會議,而其中一兩個禮堂又有「軟實力之父」Joseph Nye、「進攻性現實主義發起人」John Mearsheimer一類大師,那些一般報告的房內觀眾人數,往往少得可憐,乃至只有三數人,還包括了講者的另一半或學生,經常出現報告人數比觀眾更多的尷尬場面。不過會議常客卻是見怪不怪,因為他們來了,就已完成使命了。

台灣電信詐騙案在肯雅:國際法視角

美國霍夫斯塔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國際法教授古舉倫(Julian Ku)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的觀點,大概是符合技術基準的,也就是說,嚴格而言,大陸此舉並不違反國際法。在涉及跨國犯罪和跨國司法合作時,國際法本來就有各國司法管轄權重疊的可能,亦即「管轄競合」。

喪屍國際關係理論

他接著回到國際關係本行,分析一旦「喪屍危機」爆發,各國政府的政策選擇必然受到不少限制,例如傳統的「外交斡旋」對喪屍們就如「雞同鴨講」;「核威懾」這一當今防止世界大戰的最有效策略,也對喪屍大軍不起作用,因為喪屍們並不知「恐懼」為何物。那麼在這種境況下,各國將如何採取措施應對?

習近平捷克行:中捷關係「形勢大好」?

就捷克本國而言,澤曼政府的對華政策轉向,並未得到國內民眾一致認可,尤其國內反對黨就指澤曼違背了捷克自哈維爾以來堅持的民主、人權外交立場,而且聲音頗大。在習近平到訪前夕,布拉格不少媒體報道,數十面用於迎接習近平的中國國旗,遭到反對人士損毀;而在歡迎習近平的儀式現場,手持「雪山獅子旗」的藏獨人士與中國駐捷使領館安排的持五星紅旗的迎接人群爆發衝突,也反映了捷克面對中國崛起的複雜感情。

對沖理論:國際關係的小國之道

以東南亞諸國在處理南中國海爭端的姿態為例,面對中國日益進取的領土、領海主張,東盟整體上既未有形成聯盟與中國對抗,也沒有認可中國的立場。隨著美國「重返亞太」,東南亞國家的整體立場卻愈發模糊:一方面希望限制中國影響力的擴張,卻又避免公開與中國對立;另一方面明確尋求美國的幫助,卻又不願與美國在此議題上形成戰略聯盟,這即「對沖」的體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