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度士的藍色球場

最近,香港足球代表隊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取得不俗的成績,暫時與同組的中國隊同得7分,僅以得失球差排第三。港隊的表現引起香港人的注意,除了關注港隊的比賽外,不少人也開始探討如何延續和提升港隊實力的問題。綜觀世界足球勁旅,無論是奉行何等足球哲學的傳統足球強國和新貴,都是由青訓着手來保持和提升足球水平。在香港,香港政府和足總牽頭的鳳凰計劃在去年結束,實質成果仍待足球界討論。而另一方面,足球學校和港超球會的集訓計劃如雨後春筍,讓小朋友得到更多機會接觸足球。

人稱「山Sir」的山度土就是其中一位,山Sir是英葡混血兒,球員時代司職中場指揮官,是香港九十年代最出色的球星之一。同時,他是香港歷來首位奪得最佳年青球員、香港足球先生和最佳教練頭銜的名宿。退役後,山Sir積極投入青訓工作,並於2006年與拍檔創立了山度士足球學校,其後與英超球會車路士合作並改名為車路士足球學校,以車路士「藍色球場」的理念推廣足球和為香港培養足球生力軍。他更放眼國際,參與菲律賓、塞班島和中國內地的足球發展。作為足球青訓教練和球星,山Sir無疑更能分析香港足球的發展,以及足球能否成為香港的軟實力。

訪問者:沈旭暉(S)
受訪者:Leslie Santos山度士(L)

S: 近年,足球學校紛紛在香港成立,相比他們,車路士足球學校有何不同呢?
L: 2006年我和拍檔以我的名字成立了山度士足球學校。2009年,車路士球會的市場拓展經理與我們洽談合作,經理的父親曾在香港銀禧中心擔任教練,而我們的理念與車路士「藍色球場」的概念相近,所以一拍即合。藍色球場主要幫助英國當地的街童,希望能以足球協助他重回正途。而我們則希望協助一些無心向學、曾犯事或有毒癮的青少年,讓他們通過足球強身健體和找到自己的目標。另外,我也希望讓小朋友學懂獨立、有禮和堅持等價值,同時,能為港隊培養更多生力軍。由此以足球作為媒介達到三個目標,分別是推廣正規足球訓練、通過足球回饋社區和向退役球員提供就業機會。

S: 近年,足球學校紛紛在香港成立,相比他們,車路士足球學校有何不同呢?
L: 基本上星期一至五,教練們會走訪不同地區、團體教授慈善班。早上亦有足球班讓老人家可以舒展筋骨。而星期六、日和假期,則會開辦收費班。

S: 那麼,收費班收費貴嗎?
L: 哈哈,我們辦得好,收費當然較貴,說笑而已。參加收費班的小朋友大多都來自中產家庭;另外,我們另設精英班,讓足球技術相當的小朋友一起交流。我們希望運用收費班所得和贊助資金去支援慈善活動。我們會舉辦家庭式義工,讓他們有機會跟不同階層的人互動,如一家人一起去義賣、探訪和植樹等公益活動,從而增強彼此關係。

S: 除了香港以外,你們會到哪些地方推廣足球文化呢?
L: 我們相信足球是不分種族和社會階層的共同語言。其中一個交流的地區就是塞班島,即北馬里亞納群島。她是個在關島附近的島國,但足球水平和文化遠遜關島。他們很欣賞我們的辦學理念,所以有定期合作。我們每個半月就會派兩名教練到當地,教授足球班和提供基礎足球訓練,從而普及當地的足球文化,教練們會參與當地國家隊的訓練計劃。除此之外,他們亦會協助帶領國家隊到外地比賽。經過三四年的合作,當地的足球進步不少,和鄰近地區的水平已拉近。我們還積極和菲律賓的教會合作,協助當地的Father Rocky照顧當地的街童,當中有不少是沒有身份的孤兒。我們向他們提供足球訓練,讓足球凝聚當地街童。

S: 近年,鄰近地區積極推動足球發展,這是否值得香港借鑑呢?
L: 香港的足球水平已逐漸被鄰近地區拋離。日本和南韓的聯賽發展得很快,也帶動國家隊進步。而中國內地亦大力推動足球發展,然而,現時國內教練的數量遠遠不能應付所需。因此,不少中學教師都要接受訓練成為足球教練。可是,有些教師很少接觸足球,而國內的培訓課程也相當缺乏,於是,我們去年與深圳合作,派出教練到國內協助訓練教師成為足球教練。希望能通過這六個星期的訓練增加他們的認識。

港隊練波仍要「打游擊」

S: 你對香港足球發展有何期望?而香港政府又應如何提供協助?
L: 我希望香港足球代表隊能衝出香港,甚至能參加世界盃,但香港的足球發展的確缺乏支持。即使香港已有超級足球聯賽,但絕大部分的港超球隊仍沒有自己的訓練場地和主場。儘管現時有主客制,但球場都只是太公分豬肉,將各區的球場分給球隊使用,而且只能在比賽日使用相關場地。鄰近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每支球隊都能有各自的主場,不但能凝聚球迷,球員也能產生歸屬感和專心練習。反觀香港代表隊連固定的訓練場地也沒有,每次練習都要「打游擊」,這難以確保訓練節數和質素。因此,政府需為港隊設立一個訓練基地。

S: 除了硬件之外,香港隊如何能提升整體的表現?
L: 球員的生活、集訓和退役保障都很重要。我不知現役足球員的生活怎樣,當年,我也目睹不少球員要身兼兩職才能延續其足球事業。他們每天由8時開始早上的工作,當完成工作後,已沒有足夠精神和體能去完成其後的足球訓練。香港要起用本地足球人才,港隊常聘請外國人擔任領隊,他們完成合約後,不但帶走了錢,更帶走了執教經驗,可是,本地人才如港隊前隊長梁帥榮,卻要走到澳門執教。香港若想長遠增強代表隊的實力,就必須從重用人才和集訓着手。一般國家隊為應付一個國際賽事都會舉行為期一年或兩年的集訓計劃,他們會挑選一批球員進入集訓計劃,藉此提升隊友的默契、技術和體能,再在大賽前選拔其中的優秀者參賽。香港缺少資源讓代表隊集訓,賽事的成績自然不理想。近年,不少人積極投資香港足球,政府和足總應把握機會去做好統籌工作。

S: 正如你所說,挑選人才是提升港隊表現的關鍵,但應如何吸引年輕人成為足球員?
L: 香港足球員退役後的出路少,部分會成為教練和經營開酒吧,但更多人要做保險經紀和的士司機等工作。一般足球員的收入不高,部分球員處於餐搵餐食的狀態,很難為未來做準備,若能為退役足球員提供完善的銜接工作和訓練,將有利香港的足球發展。我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讓有潛質的退役球員成為教練,希望讓球員們能擺脫「波牛」的形象,能以他們專業去傳授足球知識。

李志鵬整理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4月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