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信詐騙案在肯雅:國際法視角

日前,肯雅政府先後將三批共計45名與大陸電信詐騙案有關的台灣人驅逐出境,並被強制遣送到中國大陸。台灣媒體的即時反應,大多認為北京野蠻擄人,嚴重損害台灣的國際地位和利益,那是「尊嚴本位論」的基調;與此同時,不少台灣網民、特別是苦主,卻認為此舉大快人心,那是「利益本位論」的基調。不過從國際關係、國際法的角度而言,「跨國司法合作」本身,就是一項非常技術性的複雜安排,牽涉各國國內法與國際法的協調,需要多作釐清。

本次事件中,涉案台灣人被指與一夥中國大陸疑犯合謀,在肯雅對中國大陸居民進行電信詐騙。肯雅法院一度判決其中23名台灣人「無罪」,但只是基於「無照營業」、「無照使用電信設備」和「組織犯罪」三項罪名做出,北京卻是根據「涉嫌電信詐騙」為由,要求肯雅將他們送到大陸。

美國霍夫斯塔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國際法教授古舉倫(Julian Ku)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的觀點,大概是符合技術基準的,也就是說,嚴格而言,大陸此舉並不違反國際法。在涉及跨國犯罪和跨國司法合作時,國際法本來就有各國司法管轄權重疊的可能,亦即「管轄競合」。本次事件中,肯雅是電信詐騙行為發生地,可對該國境內罪案進行審判,也有權把疑犯遣送、或不遣送至其他地方;中國大陸是受害者所在地,亦有被害人國籍管轄權;台灣方面自然主張擁有對「中華民國公民」、也就是疑犯的司法管轄權。三者重疊時如何處理,國際法並未有明確規定,只能靠雙邊、多邊條約理順,加上兩岸敏感的主權爭議,就令案件更難解決。儘管兩岸於2009年曾簽署「司法互助協議」,條款說明「受請求方認為有重大關切利益等特殊情形者,得視情決定遣返」,存有了相當灰色地帶。

當然,同樣重要的是外交層面的考量。肯雅雖然是和西方關係密切的非洲國家、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家鄉,但同時也強調是「中國人民老朋友」。近年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曾訪問肯雅,在基建、能源、經濟貸款等各方面簽訂了諸多協議,令肯雅成了中國進入非洲的橋頭堡之一。中華民國則與肯雅無外交關係,亦無引渡協議,經濟往來不多,只能由位於南非的「駐南非台北聯絡代表處」處理這次事件,討價還價能力自然有限。若說肯雅政府無意在此事討好北京,乃自欺欺人。

假如案件能脫離民粹主義,返回制度化的軌跡,解決並非沒有先例可援的,例如北京在2010年的「菲律賓電信詐騙案」中,最終就將涉案台灣人遣送回台。但時移勢易,現在蔡英文成為台灣領導人,北京此番強硬立場,結合早前與岡比亞復交之舉,明顯也是對「一中原則」不甚溫馨的提示,恐怕類似案例在未來可能頻繁出現。台灣當局需要研究的,是如何在制度層面上理順台灣在國際司法制度的空間,只要未來有例可循,就不至於像這次般被動。

小詞典:2010菲律賓跨境電信詐騙案

2010年末,菲律賓警方破獲大型跨境電信詐騙案件,涉案有14名台灣人,受害者均為中國大陸居民。當時菲律賓循中國大陸要求,將14名台灣疑犯遣送大陸,引發台灣抗議。最後兩岸根據「司法互助協議」,經歷長達數月談判,在大陸警方完成調查取證後,14名台灣人被送回台灣受審,作為「兩岸和平發展」的表現。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4月19日

延伸閱讀:姜皇池教授與太平島:學者捲入國際政治的悲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