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總領事家宴遇上內地精英

日前,一位駐港總領事在家請幾位朋友吃飯,除了介紹國家投資前景,也希望了解香港民情。我不喜歡應酬,但這類飯局我出席不少,因為國際關係圈子是不能速成的。那餐飯值得分享,完全是因為另一位賓客的火花。

這位賓客是內地金融精英,回歸前來到香港工作,至今已居住25年,目前正管理數百億的基金,明顯相當能幹,而且成就斐然。他說話第一句就強調,雖然來到香港25年,但一句廣東話也不會說、也聽不懂,從不看香港報紙,也不會讀任何香港新聞,自己對紐約倫敦的新聞要熟悉得多。

這類說話雖然離地,但並不罕見,畢竟不少在香港生活的金融才俊都是來自世界各地,和香港的關係確是如此,也沒有甚麼特別。但再問下去,他堅持不學廣東話的原因,卻是身份認同問題:因為他發現來到香港後,說普通話會被人歧視,於是發現既不能說普通話、也無謂學廣東話,最實際是說英文,人家就肅然起敬。

再問他看中港矛盾的原因,他自然也聯繫到自身經歷,認為從前香港人有經濟優勢,看不起內地人,深圳也要偷香港的名車使用,現在一切卻顛倒過來,香港人心理不平衡,才興起保護主義。而他深信現在香港已經「過份保護自己」,例如香港的大學理應開放予全國精英報導,不設上限,才能提升競爭力。並以自己公司為例子,說所有高層和當打前線員工當中,只有一個本地香港畢業生,認為這比例反映了香港新一代的真正實力。

談及佔領中環,他說他雖然不懂廣東話,但因為要路過佔領區上班,加上認識很多香港權貴,也「知道一些情況」。他認為根據純經濟學角度,佔領對他十分有利,因為能享受無污染的清新中環,提升工作效率,而他深知學生的訴求完全不可能成功,所以放心盡情享受環境。

而最有趣的是,他並非中國政府的強烈支持者,認為習近平缺乏認受性,也不相信中國能以目前管理方式千秋萬世,只是純粹資本主義的最忠實信徒。回到家中,我深信他是一位好父親、好丈夫,對那些愛國大媽群眾演員的不屑,不會比香港人少。

總領事饒有興趣的聽著,自然好奇我們作為香港人,會有甚麼反應。我當時想,抽空而言,不能說他的話有任何事實上的不正確,因為那些情況的確有數據基礎。問題是,這套徹底資本主義的世界觀加在一起,放在中國崛起的大框架,即使沒有中國民族主義的背書,也註定催生香港的本土主義。即使是我溫文爾雅的坐在那裏,在山頂離地地品嚐紅酒,聽著聽著,也幾乎有立刻加入本土派的衝動。要年輕人天天面對這樣的情況無動於衷,那恐怕是癡人說夢。

小詞典:新殖民主義

左翼理論,指舊殖民主義形式上的佔領土地、建立政府等直接控制模式,已不再適用現代社會,但殖民主義的本質沒有改變,只是以其他形式實現同一目標,例如控制市場、基礎建設、原料物資等,從而改變地方的權力結構。加納開國總統恩克努馬提出了不少相關論述,認為新殖民主義是帝國主義的終極一步。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4月29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