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大選:藤森之女

秘魯正舉行總統大選,前總統藤森謙也之女藤森慶子在第一輪投票贏得近40%選票,雖然支持率未過半、仍需進行第二輪投票,但已證明「藤森旋風」在秘魯依然強勁,並沒有因為老藤森下獄而停止。究竟這背後反映甚麼?

藤森謙也是生於秘魯的日裔第二代移民,1990-2000年間就任秘魯總統,任內進行了不少政治、經濟改革,政績至今為人稱道。在前任總統加西亞(Alan García)治下,秘魯通脹高企,政局動蕩,藤森上台後採取激進的新自由主義改革,精簡政府,推行國企私有化,取消關稅,配合 IMF 的「華盛頓共識」爭取援助貸款,史稱「藤森刺激療法」。結果秘魯經濟得以重振,1994年經濟增長竟高達13%,雖然無以為繼,但依然令當地人懷念。

藤森的另一政績,是大力打擊恐怖主義。當時以「光輝道路」為代表的反政府恐怖武裝異常活躍,奉行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策略,在郊區大肆暗殺官員,藤森則堅持鐵腕圍剿,並賦予軍隊極大權限便宜行事,例如對疑似恐怖分子自行抓捕審訊,並動員郊區民眾組建武裝同盟。光輝道路創辦人古斯芒,正是在藤森任內落網被捕。後來藤森處理人質危機,也因為果斷決策而受國際社會讚揚,雖然也有侵犯人權的爭議,但強人形象遂得以建立。

這些藤森的政績,都成了藤森慶子的政治資產。藤森早年與妻子離異,慶子年僅19歲時,就開始陪同父親現身於各類政治場合,後期儼然是以女兒身份,行使「第一夫人」職責。因此藤森慶子早為秘魯民眾熟悉,2006年當選國會議員,曾於2011年參選總統,以48.5%高票落敗。秘魯政治學者Julio Carrión形容,今天藤森慶子的死忠支持者,基本都屬於對其父親任職期間的改革既得利益者。

與此同時,藤森父女代表了日裔秘魯人的實力,也代表了秘魯在全球化時代的軟實力。自1899年第一批日本勞工抵達秘魯,先後有數萬日本人在20世紀初移民當地,後代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日裔社群,大舉進軍商貿服務業,取得經濟地位後積極結社,創辦日文報紙、學校和信貸機構,成了國內影響力最大的外來族群。事實上,秘魯曾在二戰前後掀起龐大的反日排外思潮,出現過反移民法案,更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把日裔遣送至美國看押。不過這些都是往事,藤森的當選,除了利用了日裔經濟實力,還通過與日本建立特殊關係加強國際地位,這對秘魯人民來說,不失為一個遠方的祝福,對藤森慶子依然有微妙幫助。

當然,藤森在第二任期末深陷貪腐醜聞,被指越來越獨裁,目前正在服刑,自然成了女兒從政不能迴避的歷史問題。但近年民主國家的強人後代大都享有同一優勢:既繼承了先輩的強勢形象、經濟奇蹟的美好回憶,又能以自己的年青新時代形象,和種種過強作風劃清界線,朴槿惠如是、馬可思之子如是,藤森慶子看來也如是。無論她最終當選與否,似乎都會成為秘魯政壇的長期存在。

小詞典: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

美國經濟學家John Williamson在1990年一份政策文件中提出,以「限制政府支出」、「私有化」、「開放投資」為代表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綱領,被 IMF 應用於拉美各國的經濟自由化改革,在秘魯等國取得顯著成效。但阿根廷等國則在改革後出現經濟危機,令拉美人民普遍對方案的普世性感到疑惑。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4月29日

延伸閱讀:秘魯fusion菜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