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的最後奇案

當電影呈現的不再是一個料事如神的偵探,而是面對衰老與死亡、情感豐富又不失機敏的老人,觀眾不難發現,福爾摩斯對死亡的態度,也經歷了同一轉變:最初懷著對衰老與死亡的恐懼,心中所念是抓住與自己漸行漸遠的記憶力和邏輯。然而在電影結束時,福爾摩斯對「真相」的追求,已經讓位於自己與親友、舊識、乃至逝去者們在情感上的「大和解」,對死亡也更為坦然。

香港與印度:被遺忘的親密

夏利萊家族早前在廣州從事中美貿易,南下抵港後則從裁縫行業起家,不僅開創了今天為港人熟知的 「the twenty-four-hour suit」,更在地產、酒店和國際貿易方面大舉投資,夏利萊本人在世時已成為香港印度裔首富。20世紀下半頁,信德族裔已成為首屈一指的在港印度裔貿易商人。1952年,信德族商人在香港創辦了印度商會,延續至今。

新鐵金剛之鬼影帝國

這個假設,根本算不上電影情節,因為早已在現實世界出現,當美國政府的對手變成恐怖份子,能最有效監控各界的由FBI變成微軟,整個國際秩序的勢力平衡,已逐漸向「非國家個體」一方傾斜,不少國家政要反而要投靠它們,並為其服務,令表面上強大的國家,逐漸淪為被支配的機器。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