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x古巴@香港音樂盛宴

不少朋友常抱怨香港缺乏國際視野,其實在我們身旁,經常出現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一流演出、展覽和交流機會,而且價錢相當合理,只是缺乏宣傳,加上本地人興趣不大,才未能廣為人知。月前欣賞了兩位分別來自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樂手crossover演出,就很值得一談。

來自拉美的是古巴樂手Roberto Fonseca,本人是爵士樂鋼琴演奏家,父親是鼓手,母親是演唱家,兩個兄長亦都是音樂人,這樣的家庭背景,在昔日古巴十分普遍;以紀錄片《樂滿夏灣拿》而廣為人知的Buena Vista Social Club,也是同一時代產物。Fonseca特別之處,在於他成長的年代已沒有太多政治禁忌,一直嘗試將美國爵士樂與古巴傳統旋律融合,在古巴完成作曲碩士學位之後,跟隨老年成名的Buena Vista Social Club世界巡迴演出,本人知名度亦隨之躥升。十年前,他推出專輯Zamazu,將非洲音樂、爵士樂、古典樂、古巴傳統音樂共融,奠定了古巴新一代crossover的地位。

來自非洲的則是馬里音樂家Fatoumata Diawara,代表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光譜。馬里從前是法國殖民地,稱為「法屬蘇丹」,Diawara幼年赴法國學習表演藝術,20歲即參與法國知名劇團Royal de Luxe演出,但她的心願也是把西方音樂和家鄉共融,認為這樣才能將馬里南部傳統民樂「Wassoulou」元素推向國際。兩年前,她開始和Fonseca合作,想不到這兩位「crossover音樂人」的進一步交接,會成了世界一大文化風景。

把古巴和馬里相提並論,並非純粹是為了crossover而crossover,事實上,古巴與馬里早在16世紀,就建立了社會文化聯繫。當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后,西班牙殖民者率先踏入古巴,同時帶來各種歐洲傳染病,1529年古巴爆發的麻疹,就令2/3古巴原住民喪生,西班牙唯有從非洲引入奴隸貿易。據1817年的人口數據,當時古巴半數人口(36萬)為黑人,其中2/3黑人都是奴隸,包括大量來自西非一帶的黑人後裔。今天西非加納從前被西方殖民者稱為「黃金海岸」,科特迪瓦稱為「象牙海岸」,貝寧卻被稱為「奴隸海岸」,但西非真正的大國,卻是昔日位於內陸的馬里王國,因此馬里文化被視為西非代表,並傳到古巴。

馬里音樂通過黑奴傳入古巴後,自然與古巴本地社會產生互動。來自西非的黑人在古巴自發組成小型音樂社群,稱為「Cabildo」,直至1886年奴隸制度被廢止,這一結社傳統依舊被古巴的非裔人保留,音樂傳統也就世代相傳。古巴革命後,儘量不希望受西方文化影響,自己卻積極輸出拉美文化,深受西非文化影響的古巴音樂通過唱片、無線廣播等方式,終於「回到」馬里。時至今日,哪怕是最傳統的馬里人對來自古巴的帶有馬里風味的音樂,都感覺熟悉;反倒是古巴人本身,往往不意識到自己音樂的非洲根源。這樣的crossover,才是真正的「全球在地化」,就是我們對這些音樂不熟悉,單是到現場感受一下、了解背景資料,已是十分寶貴的一課。然而在「亞洲國際都會」,這樣的國際音樂盛宴卻彷彿引不起一絲迴響,兩位樂手對現場觀眾的「克制」反應也似是有點沒趣,實在可惜。

小詞典:《馬里-古巴跨世代音樂》(Mali-Cuba: Music Across Generations)

這是自2009年起,英國藝術與人文研究協會贊助拍攝的紀錄片名字。紀錄片回溯古巴和馬里兩國在音樂文化上的共同源頭和歷史互動,讓兩國逐漸建立了緊密文化聯繫,兩國音樂人亦藉此機會增進了彼此間的創作交流,開始建構了全新的「馬里-古巴」身份認同。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5月2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