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悟入歧途」的天后

近年,不少人認為廣東歌的發展遇到樽頸位,歌曲題材趨向單一化,導致影響力不斷下降。然而,仍有不少歌手積極創新,為廣東歌加入新元素,謝安琪就是其中一位,在最近發表的暫別作《山林道》便總結她在這十年來的音樂路,當中第一句:「昨日是小小鬥志,祈求突破悶局闖一次」,可見其勇於改變的壯志。一路走來,她的作品題材涉及不同的社會議題和現象,由保育、傳媒文化、纖體美容、以至茶餐廳,當中有不少作品已成為經典。

十年間,她殺出了一條新路,可是路似乎愈走愈窄,作品強調社會醒覺,但卻曾被過度解讀。2005年她推出《悟入歧途》,卻沒有誤入歧途,沿途還遇到不少知音。這些年,她囊括了音樂頒獎典禮的女歌手獎項,也被冠以「平民天后」的稱號,2012至2015年連續四年獲選為高登女神。可見,她的音樂作品廣受社會認同。希望論及她廣東歌之路時,她能就《山林道》最後一句般,「問我初衷鏗鏘的答,不吞吐」。

問:沈旭暉 (S)
答:謝安琪 (K)
整理:李志鵬

S: 你大學本科修讀美國研究,在畢業後仍有留意相關的新聞嗎?

K: 在大學直至入歌唱界後,我每天早上除了看本地新聞外,也會看美國新聞,這成為我的生活習慣。其後,面對媒體不少無理攻擊,我開始逃避新聞,甚至是拒絕資訊。因為對我而言,這些資訊太多,太複雜,加上網絡新聞興起,大家能發表意見的平台愈來愈多,對生活造成很大負荷,令我逐漸與這些資訊保持距離。因此,有兩年時間沒上網去接觸資訊,也沒有相關賬戶。但最近香港人對社會民生的意識開始不同,令我好奇,希望了解世界和香港的變化。一直以來,我的歌曲都與香港社會緊扣。眼見着一些事情發生,曾令我心情低落,感到生活缺乏空間。

S: 修讀美國研究的背景,會否令你希望帶廣東歌衝出香港?

K: 一開始,我就有一個願望,盼能與世界各地想了解廣東歌的人溝通,以及分享我的音樂。我希望我的音樂記錄香港人的心情,他們生活包含了什麼和關心什麼事情,當外地人想了解香港的時候,他們能從我的音樂中知道香港人的思想和文化,因此,我期望有一天我的唱片會出現在其他國家。但這並不是要求自己要在大中華地區佔一席位,或是要衝出亞洲,只是單純希望音樂中帶有訊息和思想,讓有興趣的人去發掘。

S: 面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我們應如何推廣廣東歌?

K: 相對於其他語言,廣東話不是一種音樂性語言,悅耳程度較低,但這仍能吸引外國人注意。因為香港生活文化和模式很特別,我認為音樂不單單是娛樂調劑生活,更是記載生活和資訊的工具。從中我們可以知道一個地方的人如何看待快樂,生活着重什麼,有什麼傳統價值。聽音樂就是最容易的方法去感受當地的文化,我希望我的音樂有這種吸引力,不是單單被定義為流行音樂,而是音樂中有生活的分享,以及香港人的情感和故事。

S: 當向內地推廣音樂作品時,你面對着什麼問題?

K: 近年,香港歌手當推出國語唱片或到內地演出時,就會被形容為「搵人仔」、「無骨氣」和「掘金」。這些說法對歌手造成很大壓力,其實我們同樣會到美加等地登台,我們去內地開音樂會也是理所當然,表演性質都是相同的。可是,近年中港關係比較緊張,任何事情都容易觸動人們的神經。除音樂外,我也有參與環保工作,我曾和香港各院校大學生到內地和亞洲城市交流,從中發現不少內地人留意廣東歌,他們會邀請我到當地舉辦音樂會。

S: 面對不同層面的壓力,你為何仍然向內地推廣音樂作品?

K: 有人會視娛樂事業為賺錢工作,也有不少人認為內地處處商機,於是,很容易簡單化下結論,但這卻抹殺了很多演出背後的意義。在與內地樂迷相處過程中,我有很多感受。當中有不少年輕人剛投身社會,做事很有拚勁。他們眼界較廣,實踐抱負,有更大胸襟分析和了解不同事情。因此,我很珍惜與他們的交流。當中部分演唱沒有歌酬,只是純粹的文化音樂交流。這才是我想做的事,讓人接觸我的音樂。

S: 你不少作品都以社會議題為題材,你希望向社會發出什麼訊息?

K: 我從不定位為敢言的歌手,音樂也不是尖銳批判問題的工具,音樂的主旨一直是醒覺。我希望大家能看和聽清楚事實而不受蒙蔽。同時,希望大家能接觸更多的角度和資訊,對社會有更多的感受。我從來不是一個領導的角色,亦不會做超越音樂領域的事情,而是平和看待問題。可是,在目前社會氣氛下,推動理性討論,不為對立而對立是很困難的事。單是這番話可能已觸動某些人的神經,被視為是騎牆。我並不希望搬弄是非,區分敵我,或是鼓吹任何事物,只是希望擔當中間的橋樑。重要的是,個人生活和決定都與社會相連,這是一個過程,大家需要時間去成長,並接納別人的聲音。

壓力湧至 路愈走愈窄

S: 香港人在成長過程的哪一個階段?你的作品如何回應這過程?

K: 幾年前,我們推出《你們的幸福》,當中描繪的是社會的一種集體麻木,大家只重個人和家庭的幸福,當人漠不關心社會的時候,我們又怎能確保自己的幸福呢?然而,轉眼間,人人卻變成政治評論員。大家都懂得分析資訊,藉此鞏固自己的立場,這是一種進步。可是,大家卻只着重表達自己意見,卻無視他人。因此,《你們的幸福》下集就是《勢不兩立》,指出的是世界是否只有黑和白,是否有高低之分,兩者是否不能互相接納。當中希望大家能走出二元對立,意識到一百種聲音也能和平共處。香港是個特別的地方,雖然地方細,卻有着不一樣的力量,網絡平台使用率高。當在網上討論得臉紅耳赤時,我們亦要認識到現實生活中的力量,從生活細節作出改變,回應環保等不同議題。

S: 你的音樂路線為你帶來不少不必要的壓力,你如何看待這些壓力?

K: 我一直強調我喜歡廣東歌,希望以母語去表達自己。我不是要爭取任何光環,但認為我作為歌手有責任承擔社會責任,但過程中面對很多壓力,路愈走愈窄,甚至窄到如鋼線一般。我希望我的音樂能提供養份,讓大家以不同角度去思考。但這亦容易被誤解,也有人會模糊我的定位。但只要有機會,我仍然會去做,因此我上一張專輯就以Kontinue為題。若音樂只能風花雪月,這不是我想做的事。從商業和經營的角度考慮,歌手應走一條更闊的路,這才能確保自己的發展空間。我希望可以摸着石頭過河,繼續走自己的窄路。

信報財經新聞 2016年6月14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