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第二次印刷術革命

本欄早前談過一本很有趣的書:《公元3000年100大最有影響力人物》,而在同一作者的前傳正史《公元2000年100大最有影響力人物》,有一位排名極前的人物不為一般史家重視,那就是令活字印刷術普及化的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其實北宋年代的中國人畢昇,才被視作活字印刷的始祖,不過古騰堡將活字印刷改良、並建立商業出版社,卻是西方文明發展極重要的一步。

 

這題目的專著倒有不少,例如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Jeremiah Dittmar,他曾比較印刷術在歐洲城市開始流行前後兩個世紀的經濟數據,發現雖然印刷術普及前後的經濟增長沒有明顯分別,但一個世紀後,擁有印刷及出版社的歐洲城市比沒有的增長快20-80%。經濟還是次要,活字印刷術最大的貢獻,是改變了知識的傳授方式,以及對自身文明的想像,從而顛覆了社會的權力結構。

這是因為在印刷術普及前,歐洲的知識來源就是教廷、傳教士,教廷不但成了社會的壟斷權力,也是知識界的唯一殿堂。當時普及教育是教會大忌,一來有思想審查,二來著作往往要以拉丁文書寫,其實也是保障既得利益者的手段。即使個別天才能著書立典,在欠缺印刷術的情況下,由作者孤本到有書籍流出市面往往耗費經年,學說自然難以流傳。而這一切,都被活字印刷術改變,例如研究教會史的學者Barry Waugh指出,沒有古騰堡,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不可能成功,學說更不會透過大量宣傳品、小冊子、他翻譯的德文聖經進入尋常百姓家。從此教會不能再壟斷知識,專業階層、中產階級才成為農民、教廷以外的新興第三力量。印刷術的另一衝擊,還有民族主義及本土主義的興起,這是《想像的共同體》的理據之一,只是經常被忽略。

說了那麼多歷史,有甚麼現實意義?自然清晰不過。今天的互聯網革命,實際上就是第二次印刷術革命。教會不能壟斷知識後,取而代之的是專業學院,特別是大學,而學術語言、種種離地術語,就像教會的拉丁文,「影響因子」就像《十戒》,畢業證書就像教籍。但互聯網普及後,一般人都可以接觸從前大學才能傳授的知識,很多學院內的「禁忌」思潮,都在互聯網大行其道,而從前的精英階層,卻面對越來越大的挑戰,互聯網世代有自己的精英定義,正隱隱然衝擊著整個社會結構。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大學的壟斷,就像中世紀教會對知識的壟斷那樣,不可能在一百年後繼續存在,那麼這一百年內,整個「反壟斷」過程究竟是馬丁路德那樣轟轟烈烈的革命,還是慢慢軟著陸?局中人未雨綢繆,絕對是必須的。就像正風行的立體打印技術(3D Printing),就像蒸汽機的出現,很可能改變人類社會沿用數百年的生產模式,這又是一場工業革命。我們在讀歷史的同時,其實,也正活在歷史。

小詞典:「想像的共同體」與印刷術

Benedict Anderson認為,民族本來就是建構出來的概念,而印刷術及大眾媒體的出現,令民眾對於民族成員的「想像」,變得更為實在。例如共同的歷史想像及生活經歷,可以透過書本、報章,傳遞到「共同體」內其他成員;地方語言及文字,也是透過印刷術及書本得以流傳,形成屬於特定社群的共同文化圈;公共知識份子著書立說,挑戰「大一統知識霸權」,才讓民眾得到「教徒」以外另一政治身份的可能性。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6月1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