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英國與歐盟:三層遊戲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公佈後,Polandball有一幅十分有趣的插圖,講述英國一方面說離開歐盟「獨立自主」,另一方面卻和蘇格蘭說「要本土、不要分離」。這正是目前歐盟、英國與蘇格蘭互動的寫照,縮影了超國體制-主權國家-非主權實體之間的三層關係。

自從貝利雅推動權力下放政策,蘇格蘭整體的親歐盟立場就十分鮮明。在愛丁堡的蘇格蘭議會內,主張「脫歐」的議員屈指可數,蘇格蘭第一大黨蘇格蘭民族黨(SNP)固然主張本土化,同時也立場堅定地主張留歐,並早在結果公佈前就明言,一旦英國選擇「脫歐」,蘇格蘭將考慮「各種可能措施保持在歐盟的身份」。

留歐陣營是蘇格蘭主流,自然有結構性原因。在移民問題上,蘇格蘭的移民人口遠不及英格蘭,移民對蘇格蘭造成的社會衝擊不如英格蘭強烈,而且蘇格蘭人普遍明白需要引入外來勞動力,以扭轉本地地廣人稀、日益老化的人口結構。而且蘇格蘭人眼中,對自己「主權」最直接的侵蝕者就是英國政府,「脫歐派」眼中的布魯塞爾,正如蘇格蘭人眼中的倫敦,歐盟反而成了蘇格蘭爭取身份認同的太上皇,這在獨派陣營心照不宣。

這策略並非單是宣傳,歐盟身份也逐漸成為蘇格蘭經濟社會發展的必要條件。在蘇格蘭商界眼中,英國的市場需求相對不夠,自由、開放的歐洲乃至全球市場,才是眾多出口導向企業賴以生存的保障。歐盟單一市場制度下,蘇格蘭的出口商品可以在歐盟境內零關稅流通,蘇格蘭可以歐盟身份在全球貿易享受自由貿易協定待遇,可說實行了部份和英格蘭的平起平坐。

雖然歐盟成員國以主權國家為單位,但蘇格蘭一類非主權實體並非沒有角色的。長期以來,蘇格蘭對歐盟改革的呼聲,集中在刺激區域經濟競爭力、促進青年就業、保障勞工權益、促進自由流動這類議題上,而歐盟就以「地區」為單位,設立專門的「結構性投資基金」(European Structural and Investment Funds)。蘇格蘭享受的援助分為四大類:「區域發展基金」扶植當地中小企、創新型企業和綠色企業發展;「社會發展基金」針對當地社會福利建設(如住房、教育);「農業發展基金」和「海洋漁業基金」專門為當地漁農業提供援助。這類財政撥款,源自歐盟直接和蘇格蘭政府、NGO的合作,蘇格蘭人都直接感受到來自歐盟的福利。近年英國政府對蘇格蘭經濟發展的支援一直被批評「不到位」,不少蘇格蘭中下層人士受訪時都說:「倫敦將我們拋棄、歐盟則施以援手」。

英國留歐陣營一直有陰謀論,認為蘇格蘭是做了兩手準備,沒有用盡全力催票,這從蘇格蘭的投票率可見一斑,否則要是「蘇獨」份子像統獨公投那時候的動員,當地投票率大概可以推高數個百分點,或足以影響大局。陰謀論自然是不能核實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這樣的結果,既宣示了蘇格蘭的親歐洲立場、又製造了二次公投獨立的機會,令蘇格蘭成了大贏家。假如蘇格蘭短期內進行獨立公投,獨派翻盤的機會,就高唱入雲了。

小詞典: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

蘇格蘭境內的社會民主主義和民族主義政黨,以「蘇格蘭獨立」為目標。2011年,該黨成功在蘇格蘭組建多數派政府,2014年發起「蘇格蘭獨立公投」,雖然公投獨立失敗,但仍於當年成為英國下議院第三大黨,並繼續謀求推動蘇格蘭獨立運動。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6月28日

延伸閱讀:英國脫歐後的威爾斯,何去何從?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