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訪問:韋小寶作為一種制度

頭兩次讀金庸,只認識表面角色,但金庸的小說必須重看,因為當中人性刻劃才是小說的最大價值。現在再看書中細節,會發現好些東西都要待歲月增長與經驗累積才會明白。像《天龍八部》的喬峰,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令他成為悲劇的關鍵人物馬夫人無端生恨,就只是因為喬峰不覺得她好看,不像別人一樣特別尊重與討好她,因而要置他於死地——當時覺得說不過去,只覺得是藉口。直到出來工作後發現這世界原來真的充滿這種人。

寒戰II

其實就是「主流派」的李Sir,也是由始至終極度清醒的。他原來辭職退休,拒絕四大地產商按「潛規則」邀請當顧問,未嘗不是真的希望退出江湖。他被逼「落水」後勸兒子「和這幫人距離越遠越好」,明顯知道政治黑暗,已不是舊日香港精英那套遊戲,不過又是因為兒子的不能自拔,連自己也不能突破宿命。

選戰偽術師:政治公關的廣告

但在發展中國家,從選戰得益的往往反而是外國人、外國企業,與及一小撮本地「離地」精英,發展下去,卻可以相當危險,很難不落入「顏色革命」與「反顏色革命」的宿命。當然,那些美國政治顧問是高度職業化的、也是專業化的,正如《選戰偽術師》展示,顧問團隊協助海外老闆勝出後,並不會對當地政治生態有任何興趣,只想儘快離開,跑到下一個國家賺錢。但正正是這種心態,卻讓「外國勢力」更容易干預第三世界,因為它們懂得選舉規律,很容易從中上下其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