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回原型?脫歐後的北愛爾蘭

英國雖然公投脫歐,但蘇格蘭、北愛爾蘭普遍支持留歐。蘇格蘭獨派乘勢推動二次獨立公投,無論是否成功,未來發展都相對簡單直接。曾長期陷入內亂的北愛爾蘭,情況卻複雜得多。

北愛爾蘭和蘇格蘭雖然都是聯合王國組成部份,但本身並非一個「nation」,因為南北愛爾蘭才是同一個「nation」。1920年《英愛條約》中,「愛爾蘭自由邦」從英國獨立,天主教徒佔大多數,北部新教徒集中的六個郡則合併為「北愛爾蘭」留在英國,以免被天主教徒欺壓。但這一局面,卻令北愛境內的天主教社群不滿,反過來認為自己被新教徒壓迫,一直尋求南北愛爾蘭統一。20世紀的著名武裝力量「愛爾蘭共和軍」(IRA)就是在這背景下形成,令北愛長期籠罩在暴力陰影中。

直到1998年,愛爾蘭各方簽訂《Good Friday Agreement》,南北愛爾蘭不再設有邊境檢查站,人員可自由流動,北愛承諾尊重天主教社群與愛爾蘭共和國的緊密聯繫,北愛天主教社群也承諾擁護北愛政府及聯合王國主權。現在北愛爾蘭人大比例選擇「留歐」,除了要保留歐盟援助,也是希望和愛爾蘭共和國保持自由流動。

公投結果公佈後,屬於新芬黨的北愛首席副部長Martin McGuinness立刻表示,希望發起「愛爾蘭統一」公投,而這並非憑空表態,而是有法律含義的。《Good Friday Agreement》中列明,「在北愛爾蘭人民大多數支持北愛爾蘭從聯合王國獨立、並重新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的前提下,愛爾蘭將可在議會提出上述議案。」根據目前民調,四成以上的北愛爾蘭人傾向留在聯合王國,但更多北愛人卻堅持聯合王國留在歐盟。要是英國「脫歐」期間處理不慎,就有可能改變上述前提。

那英國脫歐後,對北愛爾蘭邊境又有甚麼方案可選擇?最息事寧人,自然是對目前310英里的「無形邊境」不做任何動作,但這意味著歐盟人口可自由經歐盟成員國愛爾蘭共和國進入北愛、再進入英國本部,那麼脫歐派的限制移民承諾就形同虛設。相反的選擇,則是在南北愛爾蘭邊境重設檢查站,但除了會激化矛盾,也不大可行,因為從前的邊境不少已變成農田、牧場,早已無分彼此。「第三道路」更有趣,就是維持南北愛爾蘭之間的人口流動,卻在北愛與英國本土之間設立檢查站,代價是暗示北愛爾蘭人並非「真・英國人」,恐怕結論還是北愛脫腹而去。

保守黨的北愛事務大臣Theresa Villiers表示,不會發起愛爾蘭統一公投,但也不得不承認北愛難以保留歐盟身份;首相金馬倫雖然承諾讓北愛「充分參與」脫歐談判,但也無法提供任何具體承諾。假如問題不解,民意鐘擺,主場南北愛爾蘭統一的新芬黨一旦成為地方議會最大黨,臨界點就會出現。與蘇格蘭不同的是,不少北愛新教徒即使希望和愛爾蘭保持緊密聯繫,也擔心統一後失去現有地位,而且不會對愛爾蘭共和軍的暴力歷史按下不表。假如「愛爾蘭統一」成為真議題,他們除了接受民意,還可能有其他想法,例如主張北愛自己獨立、再加入歐盟這類目前相當邊緣化的意見,也可能被認真考慮。那時候,局面如何演化,就不是搞脫歐公投的始作俑者能預料的了。

小詞典: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1919年成立,目標是愛爾蘭島獨立建國,反對英國與愛爾蘭的《英愛條約》,主張愛爾蘭南北統一。曾長期使用恐怖主義手段,被英國和愛爾蘭共和國政府視為恐怖組織。1997年,英國允許北愛爾蘭自治,共和軍停火。2005年,共和軍首腦宣佈永久摒棄武裝鬥爭,改為通過讓新芬黨參選等民主手段,繼續推動愛爾蘭統一。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7月6日

延伸閱讀:英國脫歐後的威爾斯,何去何從?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