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體,你,還在用嗎?

一位朋友參選立法會,不少朋友對他的愛情小說風格很感興趣,尤其是以逗號斷句的「文風」,和以自己名字作為第三人稱的「illeism」,忍不住抽水一番。其中一個,正是在下。一時間,網絡紅人、潮人無不使用「鄺體」,熱潮持續了三日,在網絡世界,可算驚人。從身旁人物、事情,發掘有潛力的變cult,說起來,從夏蕙姨變成「夏蕙BB」開始,一直是我的業餘愛好。

其實,認識「鄺體」持有人真身多年,私人交往不多,不過也有一些。看著他由無人認識,到通過「鄺體」治癒系愛情小說大紅於網絡,除了感到不可思議,也對那種鍥而不捨的毅力,感到佩服。天地良心,這絕對不是曲線:一位香港殘酷考試制度的失敗者,憑自己的觸覺、青春的本錢、無窮的朝氣,找到繼續上向流動的渠道,選議員,做作家,當KOL,一切一切,thinking outside the box。這種「玩自己遊戲」的精神,打破規範,突破盲腸,是我天天提倡的。我沒有看過他的治癒系小說,因為我覺得最勵志的故事,就是他自己。

學術問題:究竟「鄺體」成為潮文,是害了他,還是幫了他?朋友告知,我在Facebook以「鄺體」出了幾個posts後,除了有網媒當新聞「報導」(我實在不知道有甚麼新聞價值),還有某愛國大報以此為「證據」,說當事人被學者揶揄。一些改圖,特別是Cuson兄的漫畫,極其啜核,自然不是任何人的配合,而是網絡社群自然而然的默契。根據傳統思維,那是一場公關危機。

但在新時代,新媒體,新世界,一切倫理,剛好相反。我經常對那些害怕互聯網、對留言耿耿於懷的前輩們解釋,所謂「肯定的否定」、「否定的肯定」,才是新時代的公式,就像人家罵你是棱形四方,不但不用介懷,還要感謝。只要擁有成為議題、設定議題的能力,就有成功的可能,才可以做自己要做的事,而要設定議題,今時今日,不可能採用傳統公關的直接傳銷。不少前輩面對大好機遇,卻視為洪水猛獸,白白浪費,還落得真的被徹底奚落的下場。其實,那才是被時代淘汰的明證。

「鄺體」持有人,是網絡時代的人,自然,不會,那樣。只要,對答得體,懂得自嘲,就是,風度,就是,智慧,就是,本錢,就可以,go viral。原來,沒有多少圈外人,理會的,甚麼選舉,就可以,破局。即使,不破,這一局,日後,還有,大量的局。假如,我是他,會立刻,製造,一個逗號,逗號的Q版公仔,註冊,成個人商標,當作,精品,去賣,然後,變成勵志小說,題材,拍微電影,crossover學者,自我解構,找所有用過「鄺體」的名人,客串。一個時代的,icon,就這樣出現了。誰說,我們的時代,沒有人?

MenClub,2016年7月31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