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塞班島的「一國兩制」

但一雞死一雞鳴,北馬里亞納很快就利用同樣的「一國兩制」灰色地帶,找到另一財路,就是賭場。其實賭場在北馬里亞納已出現了一段時間,不過塞班島原來是否決興建賭場的,只是因為自身失業等問題,最終還是妥協。當地賭場出現不久,目前只是試業,正式大賭場明年才落成,已聲稱將成為全球第四大規模。

普京外交範例: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衛星國

在頓巴斯地區催生兩個「人民共和國」,可謂俄羅斯的拿手好戲,劇本和在格魯吉亞煽動阿布哈茲、南奧塞梯獨立,或在摩爾多瓦分割「德河對岸共和國」如出一轍。普京都是利用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內部的俄裔人口或親俄社群,製造獨立實體,作為控制這些國家的秘密武器,恰如幾個倒鉤,把它們從西方拉回俄羅斯陣營。對頓巴斯,俄羅斯未將它們納入俄羅斯聯邦,也沒有承認這兩個「國家」獨立,卻明確表示「沒有義務不幹預當地事務」,也「無意保證烏克蘭領土完整」。目前俄羅斯每月向兩地經援3900萬盧布,當地經濟才免於全面崩潰,但已完全淪為俄羅斯附庸。

光華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在港傳播台灣人文空氣

「台灣人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及彈性,近年有經濟學家指出,發展不一定只是經濟數據的增長,也應包含文明成長,這在台灣年輕人的心目中排名很高。有人認為台灣追求小確幸代表不積極,但他們相信自己的信仰,並為此而努力和犧牲,讓更多人知道,這也是一種積極。」

超越民族主義:鐵托酒

鐵托先是受人尊祟、繼而漸被遺忘,多少令人感慨超越狹隘民族主義的實驗,原來是那麼脆弱和虛幻,只留下這一瓶鐵托酒,默默訴說一切。

新加坡的奧運金牌與西方身份認同

斯庫林奪金,正是新加坡政府宣示重視歐亞裔新加坡人的最好機會。以往他們受惠於殖民主義,成為精英階層,但現在卻是受惠於新加坡政策,反主為客,才到達世界高峰,這不啻是很好的宣傳。

委內瑞拉糧荒:天堂到地獄之路

這些情況,在強人查韋斯執政時,根本不能想像。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查韋斯治下的委內瑞拉經濟復甦,2004年的 GDP 錄得17%的增長,在全球首屈一指。查韋斯生前大搞社會主義政策,包括企業國有化、財富再分配和價格控制,令人民普遍分享到經濟增長的紅利。為甚麼查韋斯死後,委內瑞拉就一蹶不振?

Illeism:戴高樂・特朗普・鄺俊宇

「Illeism」這一詞彙源於拉丁語「ille」,即第三人稱「he」。在文學創作和論文寫作時,不少作者時常以第三人稱指代自己,這是力求達至文字表達的客觀。然而,有不少人會在日常生活、交談中,頻繁以自己的名字、而非「我」來自稱,這卻別有意義。

聖誕島可「回歸新加坡」嗎?

那新加坡人有沒有反彈?這是很有趣的話題。根據當時報道,新加坡首席部長林有福對這一安排頗有顧慮,擔憂聖誕島上的華人享有的各項權利因此受損,亦對新加坡失去來自聖誕島的經濟利益感到不滿。但林有福及新加坡本地追求自治的官員們,正忙於與英國政府就國家前途進行談判,無暇顧及聖誕島,這一決定最終由英國殖民政府和澳洲共同宣佈,新加坡人也只有接受。

又說方丈

可能有人問:那這一切與林祖舜有甚麼關係?一句到尾:林祖舜強調的(相對)自由和(相對)無為而治的管理哲學,正正曾是香港賴以成功之道。他始終沒有灌輸個人意志在討論區,沒有利用論壇大幅度拉生意,沒有上司公司協助推股價,也願意默默接受廣大網民對他的惡搞。他有次笑說,約過一些網民出來面談,極其客氣,回去論壇看他們account,卻發現每一個字都是粗口,而且都是鬧自己,說明這時代的遊戲規則,早已超越上一代人對「禮貌」、「規矩」的理解。

矛盾大決戰:當女強人遇上大學官僚

大學官僚體制之龐大,已變成一頭大笨象,絕對不可能有任何改革的可能。無論任何新觀點、新概念、新思維,放在大學官僚手中,出來的產品,到了最後,必然一模一樣,把所有有創見的都刪掉。要依靠大學回應時代,有這樣的體制,只是癡人說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