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日曦溝通法

ViuTV首播前,在他們的試映禮,看過一集《帶著矛盾去旅行》,主角是蔣麗芸,和林日曦。當時,林日曦要求安排一位翻譯,「由廣東話譯成廣東話」,來避免和蔣議員有任何直接交流,由眼神到言語,以免被由上而下的負能量影響。

那一刻,坦白說,我覺得太刻意,失諸有相。加上我認識蔣議員本人,不但溝通完全沒有問題,私下的她還很率直、自然,和公眾形象截然不同,自然覺得,「使唔使咁」。

然而,回到現實,我才發現,原來這種「林日曦溝通法」,我每一天都在用。而且,是必須的。

最值得被使用的對象,首先是上了年紀的私人助理。她們的老闆有些是合作夥伴,有些是公司高層,有些是潛在金主,而她們本身,通常是技能普通、但忠心耿耿的老人。倚老賣老,加上公私不分,她們見到任何老闆的「clients」,都習慣評頭品足,然後隨意訓話。極其難頂,還是其次,致命的是,你不知道她們怎樣打小報告。對這種老女人,我一定敬而遠之,讓她們和我的助理對口,確保沒有任何直接對話的空間。否則,確是充滿負能量。

另一種對象,是大機構或政府、大學一類大笨象的官僚。他/她們沒有人性,對身為一副機器的小零件十分滿意,從不會思考零件存在的價值,自然更不會思考機器本身的意義。為了證明零件不能被淘汰,他們的技能,就是在自己的崗位無中生有,製造事端,然後寫報告記錄事端,再成立委員會審閱報告,然後交給旁邊部門,再循環一次。假如和零件說人話,或有人性的期望,只會吐血。這類官僚,我也從不敢直接打交道,我自己有一句到尾的excel、check list,讓我的同事根據最終目的,和他們周旋。

這類「翻譯」、「助手」的市場價值,其實極高,比那些語文翻譯更高。他們翻譯的不止是內容,還提供情緒過濾、偽術解構等一籃子服務,絕對是一門專業,而且是厭惡性行業。問題是,這樣的溝通,真的會永久持續嗎?

我不相信。

在全球化時代,每一個範疇,都已出現革命;而每一個傳統工作,都出現被機械取代的可能。從前勞力密集的工廠,靠剝削員工來賺錢,但現在,就算在內地,這樣富士康式設廠,也越來越不可能,工人懂得爭取,政府也不致於坐視。認識一位廠家,索性反其道而行,大幅度提高工人薪金、福利,還興建度假村,同時精簡人手,以機器取代。例如飯堂,會全自動做飯菜,通過自動輸送帶,送到每一個員工,而公司的30%資金投入,居然在科研,而這,不過是一間普通工廠。

舉一反三。我深信那些大而無當的官僚體制,就像富士康工人一樣,早晚會被取代,因為他們的「技能」,不過是文字遊戲、語言偽術,其實早就有程式代勞,假如需要的話。不過因為工會、因循一類原因,才勉強維持下去。至於倚老賣老的老人助理,在未來世界,更不會有存在空間,因為連年輕人也開始被機械取代,老人要繼續那些崗位,只能當義工。

所以,看見他們,不必牽動任何感情。他們,不配。只要笑一笑,像送殯那樣,心中默想,就看誰,笑到最後。

MenClub,2016年8月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