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說方丈

我們是高登的一代。特別是年輕時,沒有高登的日子,簡直不可想像。但作為「高登方丈」的林祖舜,卻始終未得到應有的社會認受。自從認識他以來,一直覺得他是十分內斂的好好先生,與上一代人眼中的「高登魔王」風馬牛不相及。假如在西方,他也許已是一代潮流教主。但在香港,他只是方丈。

高登原來那些創辦人的原意,是建立一個討論電腦零件的網絡平台,讓電腦發燒友交流。然而,一切事與願違,高登最受歡迎的帖文,反而是關於時事和政治,令創辦人認為偏離原意,也深知難以扭轉。於是林祖舜和拍檔們收購了高登,出任CEO,高登也「旗幟鮮明」的更上一層樓。當其他討論區包括Discuss、Uwant等,都受Facebook衝擊,高登受到的影響卻相對最少,並越得主流社會注視。但也是停留於「注視」,用林祖舜自己的話,就是「好睇唔好食」。

事實上,相比其他討論區美輪美奐的版面、和功能齊全的系統,高登版面設計明顯相對簡陋,線條粗糙,簡直是「原祖」式復古產物,想不到,反而因此得到網民垂青,認為夠「original」。不少網民以自稱「高登仔」為榮,「高登仔」的意義,已遠超討論區會員的身份,走進offline社區,背後反映了一系列想像,成為香港網絡文化的搖籃。

高登會員的術語,早已變成新一代潮語,而且每個潮語的典故,都是日後的字典內容。不少主流媒體都要「引用」這些潮語,以印證自己緊隨時代步伐。不少關於「起底」和揭露社會不公的帖文,陸續得到主流傳媒重視,不少連載的小說,也得到出版商垂青,出版成實體書,部份更被拍成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和《一路向西》,就是其中代表作。

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我最感興奮的,還是看見高登除了由虛擬走到現實,甚至已對外輸出。現時,高登有10%瀏覽量來自海外華人社群,高登也成為連繫香港和海外的橋樑。我的一位朋友,2014年新加坡部落格大獎得主Sean Goh曾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華人後裔都在學習高登的用語,而這,並非誇張。

可能有人問:那這一切與林祖舜有甚麼關係?一句到尾:林祖舜強調的(相對)自由和(相對)無為而治的管理哲學,正正曾是香港賴以成功之道。他始終沒有灌輸個人意志在討論區,沒有利用論壇大幅度拉生意,沒有上司公司協助推股價,也願意默默接受廣大網民對他的惡搞。他有次笑說,約過一些網民出來面談,極其客氣,回去論壇看他們account,卻發現每一個字都是粗口,而且都是鬧自己,說明這時代的遊戲規則,早已超越上一代人對「禮貌」、「規矩」的理解。

沒有高登方丈的香港,甚至沒有高登的香港,還是香港嗎?

MenClub,2016年8月1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