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大決戰:當女強人遇上大學官僚

我認識很多人。而她,是我認識其中一個最能幹的女人。

名牌大學畢業,在全球最大投資銀行做到合夥人,然後完成博士學位,著書立說,既受政商才俊尊重,又受學生歡迎,屬於那種打兩個電話,就可以籌款幾千萬的人。

我經常對有意走學術路線的年輕人說:千萬不要做傻事。唯有賺夠錢,有自己的本錢,才能突破「影響因子」的遊戲,無視大學種種荒謬的官僚制度,真正享受知識,與及追求知識的過程。否則,跌落泥濘,你就會發現,「學術工作者」和「性工作者」,只有subject的分別。

可是,當女強人真正遇上大學官僚,原來,還是要甘拜下風。

她十分熱心,希望有一個比較固定的大學身份,幫學生多做一些不同諮詢,特別是就業、人生規劃等等。由於她的事業「秒秒鐘幾百萬上落」,自然不可能成為大學全職員工,卻願意成為半職,而就算大學不付錢,她也不會在意。

這樣的offer,放在商界,任何大firm,都只會倒履相迎,高呼「too good to be true」。放在大學環境,高層對這提議,都說十分歡迎、十分歡迎、十分歡迎,哈哈哈,但到了官僚程序,就出事。

說她已離開業界的全職職位多年(而她目前擔任的一系列高薪非執董在大學官僚表格中,不是「職業」);說她的純學術影響因子「不夠」;說她幫忙任教的課程不需要有專業職業輔導給學生(因為那屬於其他部門或其他課程);說她的博士論文題目和她的專業沒有銜接、所以不能一併計算;說擔心她當非全職職員,也會和她的其他收入有利益衝突;之類、之類、之類。下刪萬字……

每一次在一個「委員會」,就是一個問題問回來,修改了答案,等四個月,又一個「委員會」,又問回來,等四個月,又一個「委員會」,有時不過是表格要改adjective,又是退回來。來來回回,等了又等,居然等了三年,似乎又有三年,還在官僚「程序」當中。而大學的「委員會」,在「呃蝦條」也有三人調查委員會的時代,只會越看越多。

她自然極不好受。假如這是有人從中作梗,反而十分簡單,知道此路不通就是。問題是,在大學,甚至沒有人,有嘗試用「人」的角度,審視一個申請,看的只是表格,看的只是最rigid角度,演繹的regulations,看的只是文字,然後不同部門一個推一個,各自按本子辦事。為這種事情生氣,實在不值。

舉一反三,這類例子,在大學,幾乎天天遇上。大學官僚體制之龐大,已變成一頭大笨象,絕對不可能有任何改革的可能。無論任何新觀點、新概念、新思維,放在大學官僚手中,出來的產品,到了最後,必然一模一樣,把所有有創見的都刪掉。要依靠大學回應時代,有這樣的體制,只是癡人說夢。

難得的是,女強人始終是女強人。就是鍥而不捨。改革,就是需要這種人。她要改變大學官僚,那是不可能的,愚公,畢竟不可能移山。但通過這些經歷,她自己創立一些超越大學的編制,做大學也做不到的事,卻是完全可能的。衷心希望,這故事,會有一個最勵志的結局。

MenClub,2016年8月1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