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外交範例: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衛星國

日前烏克蘭慶祝獨立25週年,高調舉行閱兵式,不過與通常意義上的「慶祝閱兵」有別,今次軍隊處於高度備戰狀態,因為俄羅斯大軍正在邊境蠢蠢欲動。同期俄羅斯司法機關也對烏克蘭國防部長發起「戰爭罪」調查,稱後者在過去一年指揮烏克蘭軍隊,傷害東部頓巴斯(Donbass)地區人民生命。這個「頓巴斯地區」可能成為未來衝突熱點,正在發生很戲劇性的事。

在烏克蘭固有版圖中,頓巴斯處於東端,與俄羅斯接壤,居民有近40%是俄裔、70%左右說俄語,親俄力量主導了一切。2014年烏克蘭變天,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逐,新政府持親歐盟立場,令俄羅斯直接佔據克里米亞,也讓頓巴斯的親俄社群效法尋求獨立。克里米亞公投後,頓巴斯俄裔社群依樣葫蘆,宣佈建立「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南北兩個政治實體,然後在5月公投獨立,一度組建「新俄羅斯邦聯」。烏克蘭軍多次對頓巴斯發動攻擊,頓巴斯親俄武裝則在俄軍支援下力抗,更造成誤擊馬航客機的慘劇。

最終烏克蘭政府軍與頓巴斯親俄武裝在德法斡旋下,達成《明斯克協議》暫時停火,交戰雙方均將重武器後撤,但局勢依然緊張。此刻當地經濟處於崩潰邊緣,大城市經濟活動較戰前萎縮30%-50%(GDP計),小城市只有戰前水平1/10,教育程度較高的專業人士幾乎全部逃離,投資停滯,留守居民健康也令人擔憂。

在頓巴斯地區催生兩個「人民共和國」,可謂俄羅斯的拿手好戲,劇本和在格魯吉亞煽動阿布哈茲、南奧塞梯獨立,或在摩爾多瓦分割「德河對岸共和國」如出一轍。普京都是利用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內部的俄裔人口或親俄社群,製造獨立實體,作為控制這些國家的秘密武器,恰如幾個倒鉤,把它們從西方拉回俄羅斯陣營。對頓巴斯,俄羅斯未將它們納入俄羅斯聯邦,也沒有承認這兩個「國家」獨立,卻明確表示「沒有義務不幹預當地事務」,也「無意保證烏克蘭領土完整」。目前俄羅斯每月向兩地經援3900萬盧布,當地經濟才免於全面崩潰,但已完全淪為俄羅斯附庸。

對當地「公投獨立」的合法性,烏克蘭政府一直否定,稱這是俄羅斯侵佔烏克蘭領土的把戲,誓言要收復失地、捍衛烏克蘭領土完整。俄羅斯則認為烏克蘭新政府是政變產生,已終止了舊憲法的合法性,因此公投代表的民意必須尊重。烏克蘭一度封鎖了與親俄武裝佔領地區的商貿往來,但堅持對當地居民提供社會保障和養老金,始終認為他們是「被俄羅斯侵略者控制的烏克蘭人民」,鼓勵他們逃離俄羅斯佔領區,等待烏克蘭收復領土後重返家園。

似乎頓巴斯已成為未來俄烏關係的火藥庫,雙方都無意妥協,更大規模的軍事衝突隨時可能發生。憑烏克蘭自身軍事實力,是無法與俄羅斯全力支持的親俄武裝抗衡的;即便贏得局部戰爭,也會付出慘重代價。但歐美對是否增加對烏支援也有分歧:美國一度支持,但歐洲、尤其是德國就擔憂衝突愈演愈烈,會成為對俄的代理人戰爭。目前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法國極右總統候選人勒龐等,都主張在烏克蘭問題上對普京示好,雖然他們未必當選,但始終反映一定民意,烏克蘭依賴歐美軍力的可能性更加渺茫。

也有學者建議烏克蘭壯士斷腕,乾脆放棄頓巴斯,集中精力治理內政,並寄望于頓巴斯將俄羅斯經濟拖入深淵。但誰能說克里米亞、頓巴斯不是俄羅斯向西擴張的前奏?下年普京就要面對大選,而俄羅斯陷入經濟衰退,通過一場有限軍事衝突,獲得短時間內高漲的民意支持,正是普京可考慮的,而且出現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小詞典:《明斯克協議》

2014年8月,烏克蘭新政府總統波羅申科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會晤,這是兩國領袖自衝突以來首次正式會面。期間烏克蘭政府與親俄武裝達成停火協議,但雙方軍事衝突持續至2015年。當年2月,德法首腦再度斡旋,各方於明斯克重新談判,達成新一輪停火協議,雙方同意重武器後撤同等距離、設立軍事緩衝區等,但對峙仍然繼續。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8月2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