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禁酒令」的真相

官方民調顯示,高達八成新加坡人支持此法令。事實上,無論在新加坡酒吧、會所還是私人派對,酒精依然從不或缺,一切毫無影響,往往只有外來者錯用神。

伊朗駐港總領事:昔日的副教授

「過去10多年間,中東地區有很多人想脫離獨裁統治,建立民主社會,但同時令恐怖組織乘勢而起,藉着真主之名任意妄為。若我們沒有安定的生活和基本安全,那麼民主對我們而言有什麼意義?」

奧運難民隊、難民國:新型國際關係的未來

有了里約奧運的難民隊先例,各種非國家身份隊伍參加奧運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這可以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範式轉移。例如那些希望獨立的地區,一直希望以獨立身分參與奧運,假如他們不願意代表所在國參賽、而又找到能被理順的難民身份(有專業律師協助並不困難),甚至乾脆加入難民隊,也可以成為迂迴宣揚獨立意識的平台。

旅藏港人Pazu Kong:Beyond歌聲響遍拉薩

「香港樂隊Beyond在西藏很受歡迎。在拉薩,我從未遇過懂粵語的藏人,但不少人都會唱粵語版的《海闊天空》。最近,有個西藏大學生邊巴德吉在網上爆紅, 其成名作就是以快閃形式在藏大食堂裏唱藏文版的《喜歡你》。《喜歡你》的藏文版叫《寧都啦》,意思是親愛的,歌詞改了藏文,但意思跟原版差不多。」

澳洲與東帝汶的海域爭議與雙重標準

比較「東帝汶訴澳洲」案和「菲律賓訴中國」案,兩案確實有一定程度的可比性。在兩起糾紛中,都是弱勢一方認為自己的權利被強勢一方侵佔,意欲以國際法來維權,而強勢一方都對此持拒絕態度,不願交予聯合國轄下的ICJ判決,可以單方面訴訟的PCA,就被派上用場。在兩起訴訟中,大國都選擇將領海劃界問題排除,小國則通過挑戰既有法案、定義的方式,來間接達至維護領海的主張,也是小國善用國際法與強國週旋的智慧。

納土納群島:中國與印尼的潛在糾紛

納土納群島海域屬南海一部分,不過中國從未對群島本身申索主權。2015年11月,中國外交部專門就納土納群島主權問題發表聲明,表示「中國與印度尼西亞之間不存在領土爭端,印尼方面不對南沙群島持有主權聲索,中方亦不對印尼在納土納群島的主權持有異議。」表面上,這是中國近年在圍繞南海主權歸屬問題上,首次認可他國的主權主張。但事情沒有這樣簡單,因為主權從不是爭議的根本。

學術官僚化:21世紀的大學還能創新嗎?

一些行政人員對教學毫無熱情、也毫無知識,但正因如此,在忠實捍衛官僚機器的權威後,也會獲得長約,繼而反客為主,對學術員工毫不賣帳,就像一些學校被負責撥款、籌款的「家長教師會主席」綁架一般諷刺。學者要應付這官僚體制,要是還有能力兼顧體制外的遊戲,往往是天才;而天才,卻是不會甘心長期被這樣的官僚體制束綁的。

桑給巴爾島:曾經輝煌的一國兩制

由於坦桑尼亞對待桑給巴爾並非鐵板一塊,桑給巴爾人對「大陸」的觀感始終相對較正面,反對黨號召的「獨立」議題雖然喊了多年,也一直未有大動作。直到近年,才真正出現強烈主張獨立的聲音,他們並非來自前述反對黨,而是新興的本土激進伊斯蘭運動,運動支持者曾焚毀教堂,反對「大陸人」進佔本島,宣傳本土化能恢復桑給巴爾昔日的繁榮,主張得到不少年輕人支持。

香港的菲律賓樂手

1960年代是菲律賓樂手在香港的黃金時代,例如D’Hijacks這一菲律賓樂隊被譽為「菲律賓版Beatles」,在Bayside 這一當時港島最受歡迎的俱樂部作常駐樂隊,受到瘋狂追捧。不少來自菲律賓的流行樂團和歌手在香港各大高端場合演出,如男子組合樂隊Fabulous Echoes、來自菲律賓音樂世家的女歌手Christine Samson等,享有的是天王天后級聲譽。當時菲律賓的國力也頗有看頭,脫離美國獨立不久,國民普遍教育程度高、英語流利,國家資源充足,馬尼拉是當時的亞洲金融都會之一、亞洲開發銀行總部所在地,一派「準大國」景象。

Angelina Jolie:當荷李活女星成為教授

自此,祖莉的國際社會活動在荷李活群星中引起相當迴響,有評論稱之為「祖莉效應」,後來者越來越多,例如Emma Watson發起的「He for She」女權運動即為典型。美國塔夫斯大學國際關係教授Daniel W. Drezner認為,祖莉的成功,在於懂得如何將自身的知名度和人氣轉化為政策影響力,而這不是所謂「同行評審」和「影響因子」所能評價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