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菲律賓樂手

說到香港歷史上的姐妹港,我們介紹過不少,但到今天還關係密切的境外群體,卻有不少不被我們重視,例如菲律賓。提起在香港的菲律賓人,今天我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想起家務助理、也就是菲傭。其實還有很多其他菲律賓人,在香港近代社會扮演了重要角色,著名的菲律賓樂手群即其中一例

菲律賓原住民音樂以鄉村民謠為主,早期社會尚未有專門「樂手」這概念,音樂只是日常生活的插曲。後來西班牙、美國先後殖民,歐美的宗教、社會、文化元素逐漸與本土文化融合,菲律賓歌舞逐漸成為一種獨特文化,「樂手」作為一種職業,也營運而生。18世紀開始,菲律賓的鄉村露天歌舞演出盛行,城市的表演則相對正規,樂手們會組成樂團,進行正規培訓,結果無論城鄉,都幾乎人人能唱。到了20世紀,菲律賓幾乎每所教堂都有一位本地專業樂手,和一群受過專業訓練的歌者,那些較著名的教堂還會提供半專業音樂培訓,不少菲律賓早期音樂人皆學習於此。彼時各大城鎮至少有一支職業樂隊,通常由音樂家族經營管理,在各種音樂會、節慶典禮表演,形成了以家族為核心、音樂為載體的獨特經濟結構。

不過我們更感興趣的,還是菲律賓音樂風格的國際元素,因為那也隱隱然有香港的影子。早起菲律賓民謠反映鄉村生活,例如農耕、驅邪、祭祀等,主要以竹製、骨制的原始樂器演奏,相當原始。後來西班牙引入結他等西方樂器和旋律,還有宗教改革後的世俗化意涵,令菲律賓音樂逐步現代化,1879年西班牙歌舞劇Jugar con Fuego 首次在菲演出,從中啟迪了菲律賓歌舞自成一家。美國殖民後,菲律賓開始建立公共教育制度,音樂科目被納入其中,學生皆循歐式古典音樂教育,菲律賓第一代西式音樂創作人,就是在這一制度下培養出來。由於美國文化風行,爵士樂尤其被菲律賓樂團發揚光大,成了招牌曲風。這一系列fusion,本身就是早期全球化的縮影。

不計早期移居菲律賓的華僑,菲律賓樂手與華人社會的交集,主要始於19世紀。隨著歐美殖民者進駐上海租界,即今天浦東地區,不少菲律賓水手也一併登陸。到了八國聯軍之役,代表美國、英國的士兵,其實不少來自印度、菲律賓等亞洲各地,軍事行動的同時,也不無文化交流。到了中國的菲律賓人不少與華人女子成家,在上海落地生根,有了長住的打算。須知在民國時代,上海是遠東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都會,各種夜總會、俱樂部、酒吧雲集,爵士樂風靡全城,菲律賓樂手把握機遇,在上海灘充分展現音樂才華,被視作第一流表演者,從低端酒吧到高級沙龍,都可見菲律賓樂隊演出。Pepito Alindada 這位菲律賓樂手,就被認為是當時上海灘最頂級的樂壇領隊

中共在大陸建政後,上海的菲律賓樂手再難以立足,紛紛離開,不少南下到香港,這卻是香港音樂國際化的契機,再次印證了「中國不好、香港好」的定律。在這一時期,香港逐步取代了當年上海灘,菲律賓樂手們也幾乎複製了在上海灘的成功模式,憑藉對爵士樂表演的天賦,從灣仔等地的夜總會、酒店起步,逐步發展到參與電影音樂製作等其它平台,成了香港影音和表演界不可忽視的社群。

1960年代是菲律賓樂手在香港的黃金時代,例如D’Hijacks這一菲律賓樂隊被譽為「菲律賓版Beatles」,在Bayside 這一當時港島最受歡迎的俱樂部作常駐樂隊,受到瘋狂追捧。不少來自菲律賓的流行樂團和歌手在香港各大高端場合演出,如男子組合樂隊Fabulous Echoes、來自菲律賓音樂世家的女歌手Christine Samson等,享有的是天王天后級聲譽。當時菲律賓的國力也頗有看頭,脫離美國獨立不久,國民普遍教育程度高、英語流利,國家資源充足,馬尼拉是當時的亞洲金融都會之一、亞洲開發銀行總部所在地,一派「準大國」景象。菲律賓人進駐香港樂壇,有點居高臨下的姿態,絕非今天我們提起菲律賓時,只想到家務助理的感覺。

然而,隨著香港本土音樂人逐步崛起,香港回歸後的社會越來越「去多元化」,在港菲律賓樂手的發展空間,也逐步受到擠壓。其實早在1970年代開始,已有香港本土樂界對菲律賓樂團產生抵觸情緒,認為後者搶佔了屬於他們的市場,因此揚棄英文音樂、強調本土化,某程度上,也是要提高競爭門檻;畢竟就是Christine Samson等長住香港的宗師級樂手,唱廣東歌也不是最得心應手。自從菲律賓以輸出外勞為經濟政策,港人接觸菲律賓人多了,有點「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的意味,而且個別菲傭假日期間到不同地方兼職(雖然不合法),固然是加強了文化交流,卻也降低了港人心目中對菲律賓樂手的專業尊重。近年香港對菲律賓人的歧視時有出現,加上馬尼拉人質事件,令菲律賓音樂人感到今非昔比,留在港發展的多要迎合本土化口味,方可打入市場。其實香港以「亞洲的國際都會」自居,在港的菲律賓樂手依然技藝一流,身含菲律賓本土與歐美文化的奇妙融合元素,理應是香港文化不可或缺的亮點。倘若香港社會任由「真.菲律賓樂手」逐步淡出,這對香港的軟實力、社會生活質量,都是難以估量的損失。

明報月刊,2016年9月

延伸閱讀:香港會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像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