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禁酒令」的真相

新加坡的夜生活不輸香港,長期以酒吧文化馳名,和一般人心目中的「威權國家」大相逕庭。新加坡很懂得張弛之道,就像合法與非法的紅燈區也從不缺乏,近年更出現賭場,但都各司所職,不大影響日常生活,管理藝術值得學習。對酒的態度,同樣可圈可點。

新加坡作為海港城邦,長期接納世界各地旅人,是東南亞多元文化匯聚之地,酒吧從來是異鄉客消遣的好去處。這些特徵,都於香港無異:灣仔酒吧的發展,就與越戰美軍息息相關。到了近年,蘭桂坊在香港取代了灣仔,而在新加坡,克拉碼頭則成了夜生活標誌。

克拉碼頭位於牛車水唐人街附近的新加坡河北岸,名稱紀念新加坡第二任總督Sir Andrew Clarke,1870年代的新加坡正是在他治下,成為馬來半島的重要海港。當時克拉碼頭是重要貨物裝卸地,各類商鋪、食肆紛紛出現。數十年前,新加坡政府著力整治新加坡河一帶污染,將該區翻新,進行開發,沿河街區集中了大量餐廳、夜店和酒吧,這是政府主導的夜市雛型。

新加坡不僅酒吧眾多,而且具文化多元性,本地特色例如「Singapore Sling」,乃華裔酒保嚴崇文發明,因其獨到口感走紅,今天新加坡大小酒館都可見這一「國酒」,旅客乘坐新加坡航空時,還可免費點一杯Singapore Sling。國際特色則有日式、拉丁式、歐式、美式、中式等酒吧,基本上是咫尺地球。

ir-basilica.com _interleaving_300x250

有了這些背景,去年4月1日起,新加坡政府宣佈執行「酒類管制法」,就令不少人大為詫異。根據管制,每天夜間10:30至清晨7:00間,零售商都不得賣酒、民眾也不得在公共場所飲酒,唯有合法營業執照的酒吧不受限制,但顧客只得在酒吧內暢飲。違反法令者,可被罰款新幣1000元,累犯可被判監3個月。這禁令被外媒廣泛報導,多形容為「後李光耀時期的嚴刑峻法」。

然而身在新加坡,卻不難發現真相,並不是那麼回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向是新加坡民間精神之一,雖然大家對法例普遍尊重,但也知道甚麼是「立法原意」,不會大驚小怪。新加坡政府則表態稱,是在接到不少市民關於宿醉者擾亂社區治安的投訴後,開始研究禁酒令,導火線是2013年小印度區爆發外籍勞工參與的騷亂,官方結論是「醉酒鬧事」。官方民調顯示,高達八成新加坡人支持此法令。事實上,無論在新加坡酒吧、會所還是私人派對,酒精依然從不或缺,一切毫無影響,往往只有外來者錯用神。

那麼就沒有人抱怨嗎?自然不是。《海峽時報》網絡調查指出,也有不少人認為法令過於嚴格,尤其是外勞,他們往往希望下班後買酒,而又不能負擔酒吧的消費,現在就因為不敢觸犯法令而作罷。說到這裡,禁酒令的真正精髓,就呼之欲出了。

小詞典:小印度 (Little India)

新加坡的泰米爾人社區,在唐人街旁邊,以穆斯塔法購物中心為地標,印式餐廳、商店自成一角,充份體現新加坡的文化多元。2013年爆發小規模騷亂,約有300名南亞裔外勞參與,造成27人受傷、40人被捕,是數十年來新加坡的首次騷亂。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9月30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