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小島爭奪戰:新加坡的國際法認知

新加坡的上述舉證,完全針對現代國際法對「主權佔有」的界定而做出,尤其是指出「馬來西亞在自1847年後,一百多年間,一度對英國和新加坡的舉動不聞不問」,正對應國際法中關於「取得時效」(prescription)作為主權聲索基礎的規定。最終, ICJ裁決「Pedra Branca主權原屬於柔佛蘇丹,但後來事實上轉移給了英國/新加坡」,只是對附近小島給予馬來西亞作下台階,反映新加坡對國際關係語言,有一套英國人訓練的心法。

諾貝爾文學獎以外:Bob Dylan在同路人眼中的爭議

對Bob Dylan「背叛」的指責,不只是在政治。在音樂圈,Bob Dylan也受到不少民謠Fans 的批評,因為他出道時以民謠走紅,然而在1965年的民謠音樂節上,卻用電結他演唱了三首搖滾樂,當時美國樂壇涇渭分明,令他本人遭遇首次被轟下台的經歷。這卻堅定了Bob Dylan向搖滾轉型的決心,這也標誌著傳統民謠衰落、搖滾大興的大勢,以至於傳統民謠樂迷稱他為「猶大」。

新加坡Vs《環球時報》:兩種邏輯

不過,新加坡的確迴避了北京最關心的問題:的確在南海爭議有一定態度,也對美國勢力留在區域內積極支持。這類外交議題,就不是文字遊戲可以解決的了,而且恐怕在未來日子,陸續有來。

Business Class 物有所值嗎?

「航班分級制」實踐時,理所當然,受到不少批評,除了那些左翼觀點,也引發經濟艙乘客的強烈反感。在「貧富差距」、仇富主導輿論的時代,商務艙和經濟艙之間的分隔,往往被視為所謂「空中貧富差距」的象徵。整個business class的理念,實在是赤裸裸的階級主義,而這種階級觀,從空姐對經濟艙乘客的態度上,又最能體現。

歡迎進入「後真相時代」

當上述因素與傳統精英的種種「離地主張」相結合,又或僅僅是這些主張難以短期內有成效,普羅大眾越來越認同「精英無用論」,部分政客則把握這一機遇,憑觀點上位,「後真相政治」就隨之主導了公共輿論。

小無相功

在中學時代,曾經就「小無相功」這個題目寫過幾篇文,今天看來雖然很幼稚,但其實觀點至今沒有改變。明白的,就會明白。

東京奧運的動漫:日本軟實力再思

這次叮噹與大雄、靜宜等追逐奧運「日之丸」的情形,瀰漫主角識於微時的感情,正是奧運友誼、團結的象徵;叮噹從百寶袋掏出的道具,既是成功傳遞「日之丸」的關鍵,也反映2020年東京奧運主打的科技要素,基本上,整個東京奧運足以成為一集叮噹大長篇電影。

廣東話Rapper MastaMic

「我中學時期比較反叛,中六時被踢出校,家中對此事很憤怒,自此離家開始獨立生活,當然,現時大家關係已改善了。當時一般認為文科較有前途的出路就是修讀法律,因此,便選擇主修法律,由大學一年級開始,我便成為武漢大學一個『傳說』,一個香港學生長頭髮及腰,不上課,宿舍中不時有音樂傳出。」

胡文案:泰國-香港雙邊關係案例

胡文不是在香港被捕,而是在泰國被泰國警方拘留。全國人大常委的解釋,並無表明「BNO持有人在海外第三國不享有英國領事保護權」,而事實上,對此中國也不能解釋。畢竟,BNO的簽發方是英國,其持有人以英國國民(海外)身份,在中國(含香港)之外第三國的領事保護權如何行使,當屬於英國與第三國之間,就領事保護問題達成協議之範疇。

波羅的海三國:普京的下個目標?

結果,俄裔社群呼籲尊重俄羅斯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社會政治運動,就應運而生。在拉脫維亞,「Latvian Russian Union」是代表俄裔利益的政黨,在歐洲議會佔有一席,主張給予拉脫維亞境內所有俄裔公民身份、將俄語定為官方語言,同時反對 NATO,呼籲強化與俄羅斯合作,支持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在愛沙尼亞,「Estonian Centre Party」也扮演著同樣角色。不難看出,上述局面與東烏克蘭頗有共通之處。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