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斯的民族情感與足球崛起

在七月舉行的歐洲國家盃,威爾斯爆冷羸比利時、進入四強,是自1958年以來最好的戰績。1958年,威爾斯在世界杯對賽巴西,最後敗於比利的入球,此後一直與國際賽事決賽週無緣,也被長期視為魚腩,直到今天,終於吐氣揚眉。而在英國脫歐之際,威爾斯卻超越老大哥英格蘭,足球會否促成進一步的本土主義,也惹人關注。

談起威爾斯隊,不少人依然懷念前曼聯翼鋒傑斯(Ryan Giggs),而在歐國盃期間,他也有流露出本土情懷。威爾斯以3:1完勝比利時之後,曾64次代表威爾斯上陣、射入12球的傑斯,在電視節目中說:「我很自豪,這是威爾斯歷史之中最偉大的一夜。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是威爾斯表現最好的一場實事……令世界排名第二的足球隊表現平庸,實在令人難忘。」最後威爾斯在四強敗於葡萄牙,傑斯仍說「這是賽事的終結,但亦是威爾斯足球隊的開始」

或許我們認為傑斯的這些話,太過迂迴、不夠「落地」,但不會轟轟烈烈的大搞、卻會微風細雨的漸變,這正是威爾斯本土主義的特色。5年前的2011年,頗具影響力的前威爾斯領隊史必(Gary Speed)自殺身亡,自此威爾斯雖然充滿危機感,卻也同時彌漫尋找新希望、新信念的氣氛。在史必帶領下,威爾斯的國際足球總會排名進步神速,他其中一句最為人記憶的話,就是「我不喜歡炫耀浮誇的民族主義,紋身、以國旗圍身,對我而言,這都不算甚麼。要表現你的愛國情與支持,就是到現場打氣、或為隊效力」。

今天威爾斯的頭號明星,自然是巴爾(Gareth Bale)他與葡萄牙C朗拿度一樣,同在全球身價最高球員之列,而按今年7月威爾斯媒體報導,巴爾的身價更高。但這兩位球員風格截然不同,C朗強調個人多於團隊,巴爾則相反,但C朗對巴爾依然讚賞有加,指他平實、有團隊精神,言行堪稱榜樣,是真正的領袖。巴爾為威爾斯賣力,也與他的威爾斯民族情意結有關。2016年6月,他曾對英國媒體表示,不會為英格蘭效力、且曾視英格蘭為敵,認為相比英格蘭,威爾斯有更多的熱情與自豪感。他說:「整個球場的人唱著國歌,我們就是這樣長大,我們都有強烈的自豪情感,這很難解釋,但我們都感受到」。《每日電訊報》將巴爾這種民族情感,歸因於史必對那代球員的影響,而史必曾說過類近的話:「大家都知道,我強烈地以身為威爾斯人而自豪……不論我身處威爾斯南或北,我都很有在家的感覺,這份感覺,難以言喻。」

眾所週知,英國本身有四隊足球代表隊,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與北愛爾蘭都能以各自身份參與世界盃等國際賽事。在2012年英國倫敦奧運會,英國奧運隊「Team Britain」組隊參賽,成員原來包括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與北愛爾蘭球員(上一次英國奧運隊出賽,已是1960年羅馬奧運會)。當時威爾斯、蘇格蘭等足球總會都表示,不支持英國奧運隊,因為擔心自己的獨立身份受到影響,但不阻止球員自行加入作賽。最終卻有大量威爾斯球員加入,包括傑斯,他更成為隊長,這和蘇格蘭無一加入有強烈不同。威爾斯和英格蘭的距離始終較近,就是在脫歐公投,也是態度一致,不像蘇格蘭強烈要留歐。

雖然民族主義意識相對薄弱,但這不代表這種意識在威爾斯缺席。1995年,學者Susan R Pitchford曾在期刊論文分析,威爾斯那種具民族主義色彩的旅遊宣傳策略:1991年,威爾斯旅遊局在文件中指:「不會以犧牲威爾斯歷史與文化為代價、視爭取最多的遊客到訪為旅遊政策目標」。例如威爾斯設有礦業博物館,經營者強調維持當年礦場的真實感、不作任何美化,令旅客感受威爾斯工人如何受剝削,旅遊文宣亦強調當年威爾斯被英格蘭入侵的歷史。威爾斯政黨Plaid Cymru則公開主張獨立,支持者多是西北部鄉村農民,追求擴大威爾斯議會權力,先培養本土意識,再循序漸進。

由於蘇格蘭離開英國似乎是早晚的事,那時候,威爾斯的本土身份認同、和英格蘭的矛盾,只會慢慢浮面。《每日電訊報》有評論說,如果歐洲的民族意識正在崛起,這屆歐國盃正是助燃劑,其中一個原因,是被人看低一線的球隊,都有令人感意外與熱血的賽果,威爾斯如是,冰島如是,還有阿爾巴尼亞也是稀客。威爾斯足球隊目前如日方中,在兩年後打入世界盃決賽周並不是夢,那時候,英國脫歐後的前景應該有了眉目,威爾斯能否借助足球「脫英」,那時候就知道了。

Sportsoho,2016年8月

延伸閱讀:英國脫歐後的威爾斯,何去何從?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