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首面奧運金牌的劃時代意義

剛過去的里約奧運會開創了不少歷史之先,例如「難民隊」這一設定,顛覆了奧運的「國家中心主義」,不過與此同時,又有一支國家隊在未獲全球一致承認的情況下,首次踏入奧運賽場,還首奪金牌。這是2008年單方面宣佈獨立、2014年才加入國際奧委會(IOC)的科索沃共和國代表隊。科索沃代表隊這次派出8名運動員,參與5個賽事,最終奪得一金,載譽而歸,也成功令世人體會背後的辛酸。

為科索沃奪金的是Majlinda Kelmendi,她出生於科索沃西部小城Peć,屬阿爾巴尼亞裔。代表科索沃參加奧運前,她已是世界女子柔道頂尖選手,多次奪得世界錦標賽冠軍、歐洲錦標賽冠軍等頭銜。在2012年倫敦奧運,科索沃尚未加入 IOC,她當時以阿爾巴尼亞代表身份參賽,直到這次才能「正名」,並在開幕禮擔任科索沃持旗手。

阿爾巴尼亞一直視阿裔人主導的科索沃為兄弟國,甚至是「大阿爾巴尼亞」一部份,是科索沃獨立的先天支持者。不過對科索沃終於獲得獨立參賽身份,恐怕也心情複雜,流失這位金牌運動員,不過是冰山一角。例如近年阿爾巴尼亞足球水平看似出現飛躍,主要是因為善用流離各地的阿爾巴尼亞裔球員,而不是都來自科索沃。一旦科索沃在國際體壇全面獨立參賽,不少阿爾巴尼亞球員恐怕都會回歸祖國「真科索沃」隊,阿爾巴尼亞國家隊恐怕要打回原型。

為何塞爾維亞、俄羅斯無力反對科索沃入奧?

科索沃原來是塞爾維亞的自治區,甚至沒有南斯拉夫內部自己國家,卻是南斯拉夫解體的先頭部隊。後來塞爾維亞被指對科索沃進行種族滅絕,科索沃局勢被北約干預,繼而被聯合國託管。2008年,內政逐漸穩定、社會民族單一的科索沃正式宣佈獨立,隨即得到北約各國和阿爾巴尼亞等承認,塞爾維亞自然強烈反對,長期將塞爾維亞視為泛斯拉夫傳統勢力範圍的俄羅斯,也不接受科索沃獨立後的親西方立場。

科索沃宣佈獨立時,俄羅斯宣稱會「全力支持塞爾維亞政府維護主權和領土完整」,然而色厲內荏,也沒有實力與北約正面衝突。因此在2009年,俄羅斯又改口,「與塞爾維亞政府持同一立場」,而塞爾維亞新政府本身也愈來愈親西方,或起碼在走平行外交,科索沃問題就有了迴旋空間。儘管塞爾維亞通過撤回駐外使節的方式,對承認科索沃獨立的國家表示抗議,但之後再無進一步動作,反而在歐盟斡旋下,與科索沃政府展開了一系列關係正常化舉措,並逐步派回各國使節。

因此,到科索沃申請加入 IOC 時,塞爾維亞的抗議,早已雷聲大雨點小,和中國政府強烈打壓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能力和決心,不可同日而語。加上塞爾維亞自己曾因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在1992年受國際制裁、無緣參與巴塞羅那奧運,為避免再次製造民族矛盾,決定不對科索沃的 IOC 身份提出正式抗議,只表達口頭不滿。又因為 IOC 成員的身份認定,完全由 IOC決定,儘管「科索沃共和國」尚未被聯合國認可(由於俄羅斯的否決權,這一希望也頗為渺茫),但這不礙 IOC 允許科索沃以獨立身份參與奧運。因此,2014年 IOC 最終給予科索沃共和國正式成員身份,對此,俄羅斯也只能接受。

幾乎同時,科索沃在今年5月,也獲國際足協 (FIFA) 接納為第210個成員國,這一決定也是由 FIFA 內部投票作出。塞爾維亞足總副主席又表達了口頭譴責,但同樣未見後續動作,因此科索沃參與2018俄羅斯世界杯,已成定局;假如打入決賽周,對不願承認科索沃獨立的主辦國俄羅斯而言,實在極其尷尬。也因此,相信科索沃球員可能加倍努力,寄望通過「足球外交」,在俄羅斯這個最不滿科索沃獨立的國家爭取佳績,製造既成事實,這甚至可能是科索沃得到國際社會完全認同的契機。

俄羅斯能依樣葫蘆嗎?

單方面宣布獨立後的科索沃逐漸受國際社會承認,國際空間不斷擴大,其實同樣手段,也是俄羅斯的拿手好戲。俄羅斯支持不少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分離主義,以此控制這些勢力範圍內的兄弟國,例如格魯吉亞分裂的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就得到俄羅斯正式承認。當歐美國家譴責阿布哈茲獨立,俄羅斯就引用科索沃獨立的案例反駁。目前阿布哈茲擁有包括俄羅斯、尼加拉瓜、委內瑞拉、瑙魯等在內的正式邦交國,雖然國際空間不能與科索沃相比,但確成為俄羅斯擴張勢力範圍的樣板。更近一次則是烏克蘭衝突中,克里米亞也宣佈「獨立」、再加入俄羅斯聯邦,歐美斥之為「分裂烏克蘭國家」,唯俄羅斯再次援引科索沃案例,嘲笑西方雙重標準。

雖然,這些俄羅斯附庸國目前的國際認受度甚低,不大可能參與奧運、世界盃等國際體育盛事,但也有了自己的代表隊。俄羅斯要是有意搞自己的世界運動會,像蘇聯時期的「友好運動會」那樣,也能給予他們「走向國際」的機會。科索沃隊的案例不會是特例,潘朵拉的盒子開了,其他例子在全球化時代,只會陸續有來。

Sportsoho,2016年10月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