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副校長:排名暴升之謎

早前,國際高等教育研究機構Quacquarelli Symonds(QS)公布「2016年亞洲大學排名」,中國內地和新加坡的大學都有明顯進步,其中新加坡國立大學(新加坡國立)和南洋理工大學(南大)都進佔三甲位置,而南大在世界年輕大學中更排名第一。這引起香港社會對香港和新加坡兩地高等教育水平的關注。而南大副校長及教務長梅彥昌教授(Freddy Boey)被視為近年南大迅速發展的重要人物。他由2005起出任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將其發展成為行內首屈一指的學院。之後,他晉身大學管理層,並作出多項改革,令南大躋身亞洲,甚至世界前列位置,相信他定能為我們剖析當中成功的秘密。

受訪者:梅彥昌教授(Freddy, F)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整理:李志鵬

S: 你是如何踏上科研之路?
F: 我在新加坡的貧困家庭長大,在11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9。童年生活困難成為我的優勢,令我知道所擁有的都不是理所當然,也幫助我更加努力追尋夢想。在服兵役後,我便到澳洲蒙納士大學(Monash University)修讀化學工程。其後,發現對物料工程更着迷,因此便投身相關研究。畢業後,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我在2005年加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在過去25年,除出版論文外,也積極將科研結果應用到日常生活,建立科技初創企業,以及參與大學的行政工作。

S: 南大在教學方面有何理念?
F: 大學教育最重要是服務年輕人,他們是大學的主體,我們相信啟發是教育中最重要的過程,而世界級的研究和有效的教學方法能啟發學生,讓他們對相關知識感興趣,學生需建立學習方法,學懂理解和解決問題,同時,他們要擴闊視野,與世界上不同的人和權威交流。畢業後,他們要知道自己在社會的位置,服務整個社會,而不是單純為個人前途打算。
南大投入大量資源去改善教育的設施,讓學生得到更好的學習經驗。我們不能只催促學生去成長,更要擴闊他們的眼界,懂得回應別人的論點,對社會現況有所感悟。

S: 科研對社會和教育有何重要性?
F: 科研所做的不只是為個人的利益,而是有利於整個社會,更能帶來衝擊,推動其他同儕去發展。學生大可以忘掉考試,專注於他們有興趣的地方,當他們能投入一個科目,這便是他們下一個目的地。若學生畢業後只有一張文憑,而沒有找到自己的志向和興趣,這對他們有何益處呢?

S: 你如何推動南大在科研方面的發展?
F: 我相信南大的學生和學者都有能力參與和主導世界級的研究項目,因此,我們必須加強研究工作,也要增加研究結果與工商業應用相結合。除了金錢外,我們亦需要有優秀的教職員、學生,以及行政管理層。我積極鼓勵南大教職員去探索發展的機會,支持他們發展自己的科研興趣,也不會強迫所有人去做相同的事,但必須要有世界級的創新意念。同時,我們也積極吸引世界級人才加入南大,重視教職員間的互相影響和良性競爭。香港和新加坡的人才交往頻繁,這也是兩地另一方面的合作。我們亦要保持大學的透明度和執行力,增加行政效率,那麼資源便能更有效地分配和運用。

S: 在不同機構推行改革時都難免遇上阻力,你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F: 2004年,我成為南洋理工大學物料科學和工程學院院長。當時,我計劃在10年內將學院打入全球排名前10。當年很多人都認為我的想法很瘋狂,而學院在2012年就進佔世界排名第8。過去50年,新加坡非常支持大學科研發展,而且有長期的目標。很多時候,我們希望將外國成功的經驗複製到新加坡,但會面對很多困難,亞洲是世界其中一個發展得最快的地區,因此,我們需要建立自己的模式,而並非只模仿他人的成功之路。

S: 南大是一所年輕的大學,在發展上有何優勢?
F: 一所大機構或是大學都有其歷史和文化,在發展和改革初期往往要望着倒後鏡,受到很多束縛。相反,初創企業和年輕大學沒太多包袱,因而容易作出改革及推行計劃。不過,大機構架構大亦有利於培養領導人才,讓年輕人由低做起,增加經驗,有利培訓未來的領導層。

S: 在亞洲,新加坡和香港在發展高等教育方面有何優勢?
F: 現時,中國、日本和韓國的高等院校都有其優勢,發展非常迅速。不少學者和學生都選擇到北京和南京等中國城市的大學發展,而香港擁有良好的社會制度,以及有中國作為腹地,因此也吸引不少人才。新加坡正積極吸引世界的科研人才,我們提供足夠的誘因,也沒有任何框架限制學者發展。新加坡和香港都是國際樞紐,也有資源和條件去發展科研。

S: 新加坡政府在高等教育發展方面有何角色?
F: 新加坡政府視教育為投資,因此敢於投放資源,但規限大學的發展計劃。他們強調新加坡是小國,教育既要培訓人才,也要帶來經濟效益,因此,我們着重如何為新加坡培育人才、發展科研、將科研結果轉移到工商業,與世界的大品牌合作、建立初創企業,以及吸引外資到新加坡發展。我們要說服政府和公眾,值得為這樣的科研撥款。

S: 新加坡社會如何看待大學排名?
F: 我不相信大學會不重視排名,因為大學的「顧客」──學生和家長都關心大學的排名。現時,大學或多或少都有相關的委員會去檢視大學在各方面發展情況和空間。一家大學難兼顧各方面需要,所以我們集中於幾方面的發展,並以此帶動其他較弱勢的方面發展。

S: 網上大學逐步壯大,在未來,這會否取代傳統大學的地位?
F: 網上學府難以取代傳統大學的地位。因為學習不是一個個人的過程,而是需要和其他人互動,例如上課並非單純學習知識,而是建立與其他同學互動和建立關係。這並沒有考試去量度其成效,但學生懂得表達自己,懂得待人接物,同時,讓他們關心他人,以至整個社會的需要。社會中大部分職業都要與人交流,校園生活讓學生做好準備。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0月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