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特朗普」漢森:澳洲極右真的崛起嗎?

本欄對歐美政壇近年極右政黨崛起多有述及,澳洲今年議會大選也有極右政黨「One Nation Party」(ONP) 異軍突起,一舉拿下參議院四個議席,令人驚詫。但這是否真的如表面顯示「澳洲極右崛起」,卻大可斟酌。

ONP 領袖漢森(Pauline Hanson)是澳洲政壇老將,有點像女版特朗普、而粗鄙程度猶有過之,曾在1990年代廣受關注。她的從政生涯始於1994年,先以自由黨身份參選,在1996年議會首次演講,以極右立場一舉成名:她堅稱澳洲原住民不是弱勢群體,批評聯邦政府的社會福利偏袒原住民、對納稅人(尤其是白人)不公平,認為澳洲移民政策過於寬鬆,讓亞洲移民「蜂擁而至」,更公開反對文化多元主義,稱這一理念沖淡了澳洲(白人)社會身份認同和價值取向,只會讓澳洲「亞洲化」。上述偏激立場,讓漢森被自由黨除名,但一年後,她直接創立了ONP這一極右政黨,公然反有色人種移民、反少數族裔社會福利、反多元文化主義,成了澳洲極右龍頭。漢森不僅對亞裔社群多有指責,近年目睹世界的反伊斯蘭風潮,更「與時並進」,將攻訐範圍擴大至非裔和穆斯林社群,稱非裔移民「帶來疾病」、穆斯林移民「帶來恐怖主義」。

ONP 在1998年創黨時,在昆士蘭州議會取得11個議席,漢森本人在參議院佔有一席。但隨後ONP支持率急跌,在州議會再未贏得超過3席,遑論全國大選,漢森本人也被主流政壇孤立,2003年更深陷選舉舞弊醜聞,一度下獄。此後她退出 ONP, 一度淡出政壇,直至2013年再度加入 ONP ,再衝擊全國大選,又再度落敗,可見ONP 長期是票房毒藥。

那為何ONP 今年敗部復活?其實這更多是技術因素導致。澳洲參議院的選舉方式是香港立法會那樣的比例代表制,任何黨派得票只要越過門檻,即有代表進入議會,本就有利於少數黨派當選。在一般選舉年,澳洲參議院76個議席中,只有半數席位進行換屆選舉,今年澳洲總理Turnbull卻決定解散參眾兩院、同時重新大選,是為「雙解散」(double dissolution)。「雙解散」後,參議院所有議席都要重選,導致當選門檻更低。在這次選舉,ONP 獲得59萬票,得票固然多了,但其實與2013年前的大選大致一樣,卻遠超了今次大選門檻,尤其是在根據地昆士蘭,令漢森和排位第二的候選人Malcolm Roberts雙雙當選。我們可以對比2001年選舉,ONP得到64萬票,卻一席也增長不到。

當然,澳洲近年也面對自己的問題:由於澳洲依賴的出口製造業經濟低迷,就業和移民問題都成為社會焦點,今次大選中,有超過20%選民投票給非主流政黨,ONP只是最大獲益者而已。本來Turnbull政府的「雙解散」,是寄望掃除幾個少數派議席、強化主流政黨力量,以提高立法效率。但現在ONP誤打誤撞下忽然崛起,佔有四席,算盤已打不響。ONP也一躍成為參議院第五大黨,只要加入由工黨、綠黨帶領的反對黨陣營(目前有35票),以39票否決執政聯盟立法,政府就會癱瘓。這意味著自由黨領導的執政聯盟不得不拉攏 ONP ,如此一來,漢森的政黨就扮演了關鍵少數角色,其政策立場,也就再不能被主流政黨無視。澳洲自由派面對的政治環境,恐怕也不容樂觀。

小詞典:澳洲議會

澳洲屬英聯邦國家,但議會制度與美國相似,眾議院有150席,參議院有76席,兩院享有幾乎平等實權。眾議院採取單一投票制度,三年換屆;參議院則採取比例代表制,三年更換50%議席,導致眾議院趨於兩黨制,參議院則呈現多黨制。一旦兩院政策取向發生矛盾,澳洲總理可同時解散兩院,進行大選。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0月5日

延伸閱讀:澳洲:中國「銳實力」實驗品?

One thought on “「女版特朗普」漢森:澳洲極右真的崛起嗎?

Add yours

  1. 其實反移民係大勢所趨,相關利益者支持移民令到樓價長期不下,澳洲中產稅負太重,現在10萬澳紙年薪已經買吾到樓啦,如果有家庭負擔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