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Rapper MastaMic

近年,亞洲地區吹起一陣Hip Hop風潮,韓國的G-Dragon或是台灣的MC HotDog都成功打入主流樂壇,引起很大的廻響。香港Hip Hop熱雖然不及其他地區,但LMF、24味、農夫、MC Jin等饒舌歌手或組合也成功打入主流,數到近年最炙手可熱的饒舌歌手(Rapper),MastaMic(唐崇政)可算是其中一位。他在香港發展Hip Hop音樂超過10年,每年都會推出Rap Up,Rap盡香港社會時事,深受香港網民歡迎。他自言並不特別對政治題材感興趣,只是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因此,他為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創作諷刺時弊的歌曲。

一般認為Rapper傾向自成一格,但MastaMic也與不少主流歌手合作,如鄭秀文、容祖兒、陳奕迅等;同時,也與不少商業品牌合作,成為代言人,並創作一系列廣告音樂。除此之外,他獲邀到香港大學主講Hip Hop課程,讓大學生對這文化有更全面的認識。能同時遊走於主流、地下、學術和商業之間,相信他定能讓我們對香港Hip Hop音樂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受訪者:MastaMic(唐崇政, M)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整理:李志鵬

S: Hip Hop對你有何吸引之處?

M: 中學時期,就讀於一所英文中學,到了某個年紀後,同學們就開始接觸西方的流行音樂,以及模仿他們的衣着風格。當時,外國流行樂隊如Backstreet Boys和英倫搖滾樂隊Suede和Oasis非常流行,我也跟風開始接觸,買了第一隻Suede專輯Head Music,喜歡這些音樂,但不至於着迷,直至接觸Eminem和LMF,被這類不旋律化,類似說話的音樂所吸引。往後一段時間,曾盲目模仿當時Hip Hop歌手的衣着,穿一些闊袍大袖的衣服,直至到內地讀書後,才開始自學Hip Hop音樂。

S: 你在大學時期主修法律,為何其後成為Rapper?

M: 我中學時期比較反叛,中六時被「踢出校」,家中對此事很憤怒,自此離家開始獨立生活,當然,現時大家關係已改善了。當時一般認為文科較有前途的出路就是修讀法律,因此,便選擇主修法律,由大學一年級開始,我便成為武漢大學一個「傳說」,一個香港學生長頭髮及腰,不上課,宿舍中不時有音樂傳出。

在進武漢大學前,在北京讀了一年基礎課程,這段時間對我影響很大,當時北京的Hip Hop風氣較濃厚,我常和朋友到工體北門消遣。有一個朋友與我分享他的音樂創作,對我帶來很大衝擊,自此除了衣着外,我也可以創作Hip Hop音樂。當時,國內有很多「打口碟」,即外國滯銷的音樂光碟進行打口銷毀,這類唱碟輾轉銷到大陸。一般光碟的資料都儲存在反光位置,只要相關位置沒被破壞,這些光碟便能播放。因為價錢便宜,所以買了很多「打口碟」,也買了很多書和將歌詞通通列印出來,研究歌詞中的押韻位置,開始自學Hip Hop。

以Rap Up記錄香港史

S: 你每年都會以歌曲Rap Up,盤點香港大事,為何有這構思?

M: 起初,只是希望能抽水吸引更多樂迷關注,這兩年間有不少樂迷讚好,點擊也增加了很多。Rap Up的好處是讓人輕易記起數年間的事,回顧這10年間的事,就會發現香港社會大事的模式和本質沒有太多改變,改變的只是事件的時、地和人名而已。我希望以此音樂模式去記錄香港歷史,作為另類的年鑑。來年這便是第10年製作Rap Up,這也是一個里程碑。

S: 起初創作音樂時,遇到的困難來自哪方面?

M: 在大學三年級時,我感覺到要去嘗試創作音樂。很多人認為,冒險需要有保險線,但我認為一旦有了保險線,人便難以發揮到極致,在面對困難時,亦難以堅持,沒有保險線,在與他人較勁時,這份破釜沉舟的毅力,正正成為我最好的武器。把音樂當作副業,但要面對維持生活和主業的壓力,那麼在音樂層面上的發展便有所限制。起初,我把快樂放在第一位,只考慮如何發展,但現時會想到以後的三步,甚至十步的發展方向。過程,資源固然是其中一個限制,在華人社會,人際網絡也是相當重要。

S: 不少人認為香港的獨立樂隊和Hip Hop音樂傾向商業化,你對此有何看法?

M: 我們不應神化任何種類的音樂。商業,簡而言之便是一買一賣。廣告也是藝術品,應付大眾的需要,或是改善人類的生活。不少人將獨立音樂和社會抱負作為音樂賣點,但更重要的是言行合一。我們應該支持好的音樂,即使是廣告歌也可以是很好的音樂。錢和生活當然是音樂人考慮的因素,但不應埋怨觀眾或市場,因為他們沒責任去了解和學習音樂人喜歡的音樂,他們的責任只是付出金錢享受音樂。消費者能否從中得到啟發,並非是他們的責任,音樂人的責任,是為觀眾開一道門,讓他們去接觸不同音樂。很多人都是從接觸一種曲風的流行版本開始,繼而接觸相關的音樂,了解相關曲風的文化和意義,甚至開始創作音樂。當開始創作商業音樂,他們又會創作流行類型歌曲,這是一個循環和平衡。

S: 這10年間,Hip Hop音樂在香港發展如何?

M: 近年,廣東話的Hip Hop歌手開始受重視。起初,在酒廊表現會被觀眾輕視,他們認為這只是數白欖,但其實數白欖是粵曲中的說白,由三、五和七字為一組,節奏簡單,大方向與Hip Hop接近,但細節有所分別。近年,商業機構喜歡邀請Hip Hop歌手作為代言人,這反映社會和商家開始接受Hip Hop。可是,現時在大眾平台表演的Hip Hop歌手數目正在減少。Hip Hop歌手應團結創造一個涉及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文化,但香港仍難以整合各方面的力量去形成這個文化。去年,韓國真人秀Show Me The Money的Hip Hop歌手版本,當中有些任務要參加者接受挑戰,初選時吸引了9000人參加。這是國家級的節目,要香港Hip Hop歌手舉行一個有9000觀眾的表演相當困難。

S: 你希望如何促進香港Hip Hop音樂的進步?

M: 最重要是做好本分,未來我希望免費為新晉歌手錄音,或協助他們製作唱片,也會積極到大專院校舉行講座,推廣音樂。不過,個人能力始終有限,希望圈子裏的歌手能團結,攜手擴大整個市場,當整個行業壯大,便能吸引更多人注意,商界隨之會投入資源,歌手也會得到更多的曝光率及工作機會。

香港的Hip Hop文化發展仍落後,現時主要和廣州等地區合作,還未能吸引到其他地區音樂人的注意。在發展過程中,我們既要注重歌詞,還有技巧、歌曲、錄音、表演和推廣等方面的工作,整個行業仍處於幼嫩期,我們要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希望將來的歌手能生活而非只是生存,能做到薪火相傳,才能壯大整個行業,增加收入。可是,現時有潛質的歌手又會認為看不到發展機會而放棄,這便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0月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