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勞越,那些講華語的人們

昔日有領袖帶領華人出走移民,建立社群,保全元氣,垂範中華,這種情懷,何其悲壯。我在砂勞越遇到不少說廣東話的老華僑,雖然早已落地生根,但依然心繫中國。我們在遠方聽見廣東話,自然十分親切。但馬來人有何感想,卻也不難想像。眼見一座座傳統中國舊式商鋪,在砂勞越依然正常營業,固然似是時光倒流,但也會擔心,究竟能維持多久。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又做不到?

這些論爭的背後,反映了新加坡對如何建構自己的身份認同、區域認同,正展現多元思考,但背後的理念並沒有衝突,也就是如何確保「新加坡」這身份得以長存,而且自成一家。由此可見,博物館、藝術館的展覽,往往並非只作單向展示,還是一地思索政治文化、身份認同的Soul Searching平台。

微真相時代:假如文革時代出現Live

「一個紅衛兵,從褲兜裡掏出一根細細的打底繩……手腳麻利地把老人的陰毛擰成一股,然後用這根繩子綁在一起,再在耷拉着的陰莖上繞纏數圈,於是,在眾人的鬨笑聲中,大家強迫老人站起來,一個紅衛兵牽着繩子,引着老人往前走,另一個紅衛兵則揚着一把竹枝,像農村耕田時驅趕水牛一樣,一邊抽打,一邊把老人趕到學校外的道路上遊行示眾去了。」

會計師轉行烘焙師的法式甜夢

6年前,因熱愛法式甜品而辭掉會計師厚職到倫敦藍帶廚藝學校(Le Cordon Bleu)進修一年。由開設網上店到與城中頂尖精品咖啡店Knockbox合作,到現在開設自家甜品小店J’aime bien Patisserie,她都秉承法式甜品精神,講究層次、賣相、材料,以至手工。她打破了一般人對事業路徑的想像,把興趣變為事業,找出屬於自己的甜品路、知音人。

內華達州大麻公投

第一,立法可以消除大部分軟性毒品的黑市交易,即有助減少非法毒品販售活動;第二,法案能增加州稅收,而相關稅收將用來興建學校;第三,大麻相關的經濟活動不僅可以促進旅遊業,還可提供數千個就業崗位,振興經濟;第四,法案可以終止此前執法過程中,對無暴力傾向的大麻吸食者的不公正對待。

微真相時代:直播首相與豬性交的一天

但在「微真相時代」,政府面對這類危機根本無機密可言,綁匪的juicy要求不費分文,就可以令全球廣傳,立刻引發無數人圍觀,國際媒體也不得不緊隨其後報道,卻沒有人有興趣討論為甚麼非報導不可;關注的焦點迅速落入首相用甚麼方法、姿勢、時間長度和豬性交,而沒有人思考首相就範對日後國家安全的影響。

港美中心總監Glenn Shive:特朗普遍全球

「政治精英現時過着很好的生活,接受良好教育,遊走各國之間,似乎不知民間疾苦。人們對這體制慢慢生出怨氣,生活也面對不少困難;即使他們多努力工作,仍然無法返回10至20年前的生活水平,也難以給予下一代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美國人正處於一個疑惑的時代,他們對現時的經濟制度有所保留。」

被忽略的準大國:挪威的軟硬實力

由於挪威具有了「國際和平製造者」的身份,不少國際和談、峰會,都請挪威擔任調解人或擔保人,這是相當尊崇的地位。例如本屆諾貝爾和平獎頒給與游擊隊達成和約的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雙方那持續三年的談判,正是由挪威擔任擔保國。談判的另一個擔保國是加勒比海的古巴,而古巴位處局中、與游擊隊有聯繫,還是談判東道主,挪威則毫無利益瓜葛,而依然獲雙方信任,這份軟實力,就殊不簡單。

甚麼?黃色旅遊警報?

又像近年被放進榜內的一些西歐國家,其實治安完全無問題,只是因為發生過恐怖襲擊,而被當作「紅色警示區」,然而不少國家都有流產恐怖襲擊,那是否代表它們的風險就較低?還是剛好相反?還是涉及一些未能公開的情報?不知道。

溥儀國際關係:「自創新字」之謎談起

自創也好、推廣也好,溥儀在蘇聯寫下上述合體字的動機,又是甚麼?今天我們知道的是,似乎溥儀當時心理狀態十分不穩定,做的一切是為了寄意,也是為活命。這些字或許反映溥儀希望國泰民安、百姓生活富足(「國」指的是哪一國是另一回事),又或感慨自己能在亂世苟活,已殊為不易。但更重要的,恐怕還是他希望以此討好蘇聯,為自己爭取較好的結局,也就是毋需被遣返到命運難測的中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