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真相時代:直播首相與豬性交的一天

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除了反映全球化時代的怨氣,網絡世界的威力,也終於被主流媒體正視,這也回應了本欄早前介紹過的「後真相時代」。然而,「後真相」這個剛被選入牛津字典的「潮語」,並不能反映新時代全貌;互聯網製造「後真相」的同時,也通過提供巨細無遺的「微真相」,同樣助長了網絡民粹主義,再改造了「真・真相」的定義。我們不必對以上「離地」名詞上心,卻不妨從一個十分「落地」的故事談起:不知道多少朋友看過英國科幻諷刺劇集《黑鏡》(Black Mirror)?這系列講述未來科技怎樣改變生活,相當警世,現在播到第三季,但還是第一季水準最高,尤其是第一集《國歌》(The National Anthem),講述英國首相被迫與豬做愛。然而這並非「標題黨」,而是十分嚴肅的預言:

故事背景是當代英國,萬人迷公主突遭身份不明的人綁架,綁匪沒有要求贖金、也沒有政治訴求,放人的唯一條件,就是要英國首相限期直播自己與豬做愛的場面,否則撕票;而他與公主、首相素不相識,也沒有任何私人恩怨。首相最初堅持拒絕,希望秘密營救而失敗,綁匪的勒索視頻則被媒體截取,傳至 YouTube,瞬間為全球所知,網絡民調就開始進行。本來民意傾向首相拒絕要求,但綁匪送出疑似從公主割下的手指、再在網上直播公主呼叫片段後,民意迅速逆轉,幾乎一致要首相「承擔責任」,接受要求。首相夫婦對網絡民意隱含的「花生」成份,心知肚明,但由於壓力太巨大,主流媒體、王室和內閣都站了在「網絡民意」一邊,甚至對首相施壓說不能保證其安全。最終,首相作為「真民意」代表,不得不對網絡民意就範,在全球媒體面前,直播和豬性交,Live片段引來全球網民集體瀏覽,即時觀賞首相和豬性交的人居然數以億計。最終公主獲釋,綁匪自殺,原來他只是前衛藝術家,目的是展現「人們只關注屏幕、忽略真實生活」,首相的與豬性交視頻,就是他的藝術品。首相則因為這次「勇氣」演出,民望飆升;而首相夫人是最受傷害的一人,感受卻無人理會。

上述情節雖是虛構,但絕對可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出現,其中包含對「微真相時代」的隱喻,很值得分析。所謂「微真相」的第一個特徵是,極度細微、原來不值得注意的旁枝末節,或不宜公開的資訊,可以通過網絡平台爆發式傳播,轉眼成為公共事件;而真正值得思考的宏觀話題、結構性議題,在新時代卻無人問津。在綁架案發生時,政府機關本希望傳統媒體噤聲,與綁匪秘密斡旋爭取時間,同時調動警力營救公主,這基本上是傳統危機管理的指南,在少數人多少能操控議題設定權的舊世界,依然能奏效。但在「微真相時代」,政府面對這類危機根本無機密可言,綁匪的juicy要求不費分文,就可以令全球廣傳,立刻引發無數人圍觀,國際媒體也不得不緊隨其後報道,卻沒有人有興趣討論為甚麼非報導不可;關注的焦點迅速落入首相用甚麼方法、姿勢、時間長度和豬性交,而沒有人思考首相就範對日後國家安全的影響。一個聲明、一根手指這樣的「微資訊」,足以徹底改變民意,這是傳統媒體時代不可想像的。

所以「微真相時代」的第二個特徵,就是對弈各方平起平坐的「超對稱性」。在前互聯網時代,主流價值觀通常是社會主流媒體塑造,同時也在傳統媒體佔主流地位,「離經叛道」者,往往沒有有效的渠道發聲。但人性始終存在陰暗面,那些被傳統道德批判狂想,在每一個人的潛意識,其實依然存在。在網絡時代,這一面就得到無限強化,因為無論一個人的觀點多麼非主流,都可以通過平等的互聯網接入,進行實時分享,而一旦立場誇張、方式吸睛,輻射面並不遜色於傳統媒體,甚至能反過來帶領傳統媒體進行報導,就像「首相與豬性交」的情節,就只能有網絡「推上報」。當人人皆通過 Twitter、Facebook 、YouTube 等渠道發聲,成為「自媒體」,再匪夷所思的聲音,都不愁沒有聽眾,甚至佔據輿論主流。而「自媒體」要突破自身先天資源不足的局限,講求觀點、立場多於客觀、公信力,就和「後真相時代」接軌。

「微真相」還有一個重要特徵:圍觀的時效性。如同《國歌》故事結局,一年後,不僅公眾不再關心首相獸交的經歷,甚至連當事人之一、被綁架的公主都將事件淡忘,真正感受到傷害的人,似乎只有首相夫人一人。綁匪限定首相在極短時間內回應,也是確保在網絡公眾對「首相獸交」這劇情保持新鮮感時,達到最佳傳訊效果,否則足以令焦點消失,就像「伊斯蘭國」不斷直播酷刑虐殺,最初確是全球震撼,但慢慢已經見怪不怪。換句話說,網絡催生的公眾事件,往往依賴細微資訊的噱頭,引爆輿論,但在一段時間後,人們的興趣就轉移到下一個熱點,事件本身就歸於沉寂,那時候才會有「傳統理性聲音」走出來事後孔明的抽絲剝繭評論一番,但已淪為小圈子的回音壁;在民間,唯一留下記憶的只有那一息間的「微真相」,而不是背後那片森林。這樣的時代,會產生甚麼後果?(二之一)

小詞典:後真相時代

按傳統理性決策模型,選民根據已知的事實,形成個人觀點;再基於這觀點,在某些議題持特定立場;又再根據立場,選擇支持某一政黨或團體。在後真相時代,卻把一切顛倒過來:首先選擇具某一價值、情緒傾向的政黨或團體,對這群體在各類議題的價值觀照單全收,然後才形成觀點,最後從事實中選擇能支持自己觀點的部分,加以放大、渲染,而把一切不利上述觀點的,一律視而不見;即使看見,也按下不表。

信報財經新聞 2016年11月21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