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真相時代:假如文革時代出現Live

微昨天談及,「微真相時代」以自媒體、爆炸性和短暫的狂熱為特徵。這些特徵絕非毫無正面價值,它們能填補精英主義、傳統媒體、超穩定結構既得利益的局限,這是必須肯定、正視的。問題是,它同事是網絡民粹主義滋生的溫床,而這又觸及了人性隱藏的暗黑一面。

民粹主義本來就以反權威為標誌,以群眾爭奪話語權為主要訴求。「微真相時代」互聯網的普及、自媒體的表達,都讓網民認為真理在手,不斷得到挑戰建制、侮辱精英、扭轉輿論、扶持弱者(underdog)的快感,這種現象,在古今中外文學作品多有警示。《國歌》的全球群眾為甚麼「公投」觀賞首相與豬性交,究竟是為了「真理」,還是「花生」、乃至宣洩弱者的仇恨?心中有數。

試想在平行時空,假如法國大革命時有互聯網,巴黎協和廣場的斷頭台,肯定每天都有民眾進行live直播,革命時代被斬首者,恐怕遠不止七萬人。又如中國文革時批鬥成風,眾多「反革命」被戴上高帽遊街示眾,乃至出現人相食,如此情景,在平行時空,正是網絡圍觀者最喜聞樂見的「花生台」。

說到這裡,想起不久前讀過《紐約時報》一段文革回憶,講述一位老人因為看線裝書而受到的待遇。畫面對人性尊嚴侮辱到極點,卻和《國歌》的首相與豬性交有點異曲同工,不得不節錄分享:

「他首先被要求跪在台上,自己扇自己一百個耳光,一邊扇,一遍罵自己是『畜生』;扇完耳光後,紅衛兵當眾用從他家搜出來的書,一頁頁撕下,用火柴點着,然後去燒老人花白的鬍子和本來就不多的頭髮;等到頭髮和鬍子被燒光,最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那時正是春寒料峭,兩個主持批鬥的紅衛兵在眾人的起鬨下,突然三下兩下就把老人的衣服褲子全扒下……『脫掉!脫掉!』旁觀者似乎打了雞血般齊聲起鬨。兩個紅衛兵在大家的鼓噪下,一人抓住老人的手,另一個則一把扯下老人的內褲……有人順手撿起黑板旁的教鞭戳了一下老人的陰部,另兩個人突然用怪怪地聲音喊道——『牽牛!』於是,眾人再次壞壞地鬨笑起來。我後來才明白『牽牛』的意思,一個紅衛兵,從褲兜裡掏出一根細細的打底繩……手腳麻利地把老人的陰毛擰成一股,然後用這根繩子綁在一起,再在耷拉着的陰莖上繞纏數圈,於是,在眾人的鬨笑聲中,大家強迫老人站起來,一個紅衛兵牽着繩子,引着老人往前走,另一個紅衛兵則揚着一把竹枝,像農村耕田時驅趕水牛一樣,一邊抽打,一邊把老人趕到學校外的道路上遊行示眾去了。」

數十年前的回憶,用文字表達,已經那麼怵目驚心,假如當是有互聯網,又如何?

更重要的是,雖然「微真相時代」原來的打擊對象是建制,但懂得在新時代煽動網絡民粹的遠不只是網民,各國威權政府也開始懂得通過同樣手法,瓦解其打壓對象的威望。例如數月前,土耳其撲朔迷離的兵變後,埃爾多安總統立刻對軍隊清洗,士兵被當街暴揍、叛軍跪在埃爾多安畫像前懺悔、在監獄被脫光衣服毆打的畫面不斷放送,瞬間土耳其軍隊維持數十年的「護國者」威嚴崩潰,成為戲謔對象。又如菲律賓鐵腕總統杜特爾特不僅允許私刑緝毒,還放任被擊斃的毒販陳尸街頭,引發眾人圍觀,血腥圖片遍佈網絡,也是瓦解販毒集團「威望」的方式。其他更熟悉的例子還有很多,不贅。如此種種是否恰當,大可討論,但都讓網民激動,則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黑鏡》的故事,恐怕很快就不再是寓言。試想這故事假如發生在香港,哪怕被要求與豬性交的人是最受歡迎的政府官員,網絡群眾恐怕也會渴望一睹他與豬性交的風采。這時代出現了,是不會回頭的,除了適應美麗新世界,還能怎樣?

小詞典:民粹主義(Populism)

社會科學名詞,指社會大多數公民(廣義上的「人民」)對「精英」的說辭持懷疑態度,認為精英為了一己私利誤導民眾、侵犯民眾權益,因此民眾應當團結起來,消解精英的話語權、推翻精英統治。在不同社會環境下,民粹主義的具體表現千差萬別,不過煽動社會對立,一向是民粹主義得以成事的最重要條件。

信報財經新聞 2016年11月2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