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穿越劇:希特拉歸來

近年中國興起穿越小說、穿越劇,回到歷史的橋段忽然成了主流,其實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趨勢。去年一部以「希特拉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為題材的德國喜劇電影上映,頗有差利喜劇之意味,對當下德國乃至全世界右翼復興的社會政治氛圍的暗喻,尤其值得留意。

影片大致情節是,希特拉在當代德國醒來,用納粹時期的思維理解今日德國社會,發現自己與現實格格不入,起初無比沮喪。他偶然與電視台工作人員Fabian Sawatzki相識,後者當希特拉是一名模仿歷史人物「希特拉」的演員,邀請他參加自己籌劃的紀錄片。二人遂展開了一趟足跡遍佈德國各地的旅途,期間Sawatzki拍攝希特拉「扮演」自己與德國人交流的場面。隨著希特拉在電視節目頻頻現身,德國社會對他「扮演的角色」的印象越發趨於正面,希特拉也逐漸發現,今日德國社會與上世紀30年代,其實存在某種相似,自己「帶領德國人統治世界」的夢想,其實仍有可能實現。當希特拉暗中安排兩個「新納粹」成員將自己打傷後,德國民眾更對他無比同情,視他「與德國人民同在」,最終希特拉計劃「攜民意」重歸政壇。

乍看起來,這樣的情節異想天開,但根據影片攝製組和片中扮演「希特拉」的演員Oliver Masucci透露,片中「希特拉與今天的德國人民促膝交談」的情形,絕非誇張。在拍攝「紀錄片」橋段時,有不少德國普通人(並非演員)熱衷與希特拉扮相的Masucci自拍;劇組遇到的年輕人多為Masucci的出現驚呼,並上前圍觀;當劇組進入老年人社區時,不少老人甚至對這位「希特拉」傾訴心聲。更令人震驚的是,一名德國人甚至直言「把集中營帶回現實吧!」當然,德國人知道Masucci其實是一名演員,電影中穿越時空的情節,並未在現實中發生。但在類似拍攝經歷背後,「希特拉」作為一種符號,在今天德國社會的被接受、甚至於受歡迎程度,依然令人震驚。

當我們回顧二戰後的德國歷史與社會演化,這樣的情形,本應不可想象。戰後希特拉個人形象連同其納粹言論,一律成了德國社會的禁忌,戰後一輩德國人及其後代處於一種奇特的社會氛圍。一方面,對於德國在二戰期間,對猶太人、乃至整個世界犯下的罪行的懺悔,深刻地嵌入社會方方面面,成了戰後德意志身份建構之一環;另一方面,任何關於希特拉、納粹的資料都不得輕易曝光,公共場合對其討論也有限,也令新一代對希特拉開始陌生。直至2004年,希特拉的形象才首次以主角身份登上德國熒幕(《希特拉的最後十二夜》);至2010年,德國方才在爭議中開放了首個關於希特拉的歷史展覽,其中希特拉的演說片段全部以「消音」技術處理,只播放圖像。去年希特拉自傳《我的奮鬥》重新出版注釋版,也引起德國社會一陣嘩然。

只是,正如負責再版《我的奮鬥》的慕尼黑當代歷史研究所學者Andreas Wirsching所指,將希特拉和納粹歷史視為不可觸碰的禁忌,其實無助於德國人真正反思過往,反而會造成希特拉形象的神秘化和崇高化,後果將更為嚴重。這一論述在今日德國,早已不是預言。二戰後,東德就曾出現新納粹主義,認為德國人是二戰中受害者;進入21世紀後,德國新納粹勢力逐步抬頭,將德國戰後大規模引進外來移民的做法視為批判對象,聲稱移民搶佔了德意志民族的「生存空間」,呼喚重拾納粹主義,建立「第四帝國」。2000年以來,德國發生過數起新納粹主義者攻擊猶太移民的案例,更出現過數百名新納粹主義者遊行的場面。

近年來,德國新納粹主義思潮與蔓延整個歐洲的極右主義融合,不少不滿中左建制派政策的右翼選民,也開始與新納粹主義支持者有限度合流。目前「德國國家民主黨」就是以新納粹主義為指導思想、極力反對移民的政黨,而另一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也以移民、難民問題大做文章。敘利亞難民危機爆發後,默克爾領導的聯邦政府對難民門戶大開、而不考慮社會承受能力,受到人民、乃至地方政府極大反彈,新納粹「驅逐移民/難民」的口號,就更為響亮。回想十年前,另一部惡搞希特拉的電影《玩謝希特拉》上映,片末訪問了不少人對希特拉的印象,主流思想似乎是對他很陌生,而又覺得有點卡通的可笑。想不到在2016年,卻有調查指10%德國人希望重新迎接「元首」,反映世上其實沒有什麼事,是絕對不可能重現。

由是觀之,德國今日的社會狀態,不能不教人憂慮。當年希特拉之所以能夠成為「民選」領袖,最終建立「第三帝國」,依賴的就是民眾對國內外情勢的憤怒:一方面,《凡爾賽和約》對德國利益造成巨大傷害,德國工業經濟瀕於崩潰;另一方面,魏瑪共和國憲法雖然民主,但政府先天欠缺執政能力,對社會危機無所作為。希特拉一方面激發德國人的不滿和民族情緒,將社會仇恨引向猶太人和國際社會,另一方面又對德國民眾的訴求開出眾多空頭支票,反復強調「人民意志決定一切」,「激進+民粹」的做法,最終讓他和納粹黨走進議會,引發一場浩劫。

再看今日包括德國在內的歐美社會,因移民、社會流動僵化、收入增長停滯等因素,引發的不滿情緒正在積累。當然,今天的極右份子一來沒有擴張野心,二來不至顛覆民主法治,將之視作希特拉都是有失偏頗;但重點是,他們所代表的民意,卻是實實在在的。正如影片末,識破希特拉「穿越」真相的Sawatzki被關進精神病院,希特拉則自豪地表示,自己無法被殺死,因為自己「在每一個人心中」。這一場景,會否成為現實,你說呢?

信報財經月刊,2016年12月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