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郵政開台宣言:集郵,其實可以很有品味

到了這個年紀,經常有一些規劃談了很久,還是因為種種原因,不能落實。但有些事,不知怎的,說做就做,剛成立的集郵專頁「萬國郵政」(https://www.facebook.com/SimonStamps/),大概是其中一個。也許關鍵的原因,在於101%全為興趣,沒有打算有任何回報。對天天為養妻活兒打拼的離地中產而言,這尤其不容易。

真‧集郵(不是指互聯網時代定義的「集郵」),說來是小時候的興趣。那些年,我很刻意的集齊全球有發行郵票的國家、地方,根據地理位置,分門別類擺放,每本郵票簿前,貼上那個區域的地圖,而每集得一個地方,就在電腦登記。這樣一來,日子有功,居然放滿五十本郵票簿,應該有數萬張沒有重複的郵票,還有不少首日封、小全張等。收集齊全球發行郵票的國家、地區後,興趣也越來越癖,進而找尋那些已經滅亡的國家、單方面搞獨立的國家、印度土邦、非政府組織郵票之類。國際關係的基本知識,卻是那樣得來的。

印象中,對郵票的熱情冷卻是在高中時。一來生活越來越忙,有了不少其他興趣,二來現在回想,還因為那時出現的炒風。香港回歸前,繁榮的背後隱藏著末世的瘋狂,郵票也忽然成了炒賣對象,不少新發行的首日封都有人排長龍搶購,校內也頗有幾位老師,把「炒郵票」當炒股票那樣看待,經常一版、一版的大手入貨,令一直覺得集郵很有品味的我,忽然覺得意興闌珊。不過,那份熱情依然存在,我每到一個地方旅行,往往專門去一趟當地郵局,發掘一些背後故事,也會找每個地方的郵票博物館,例如華盛頓的、新加坡的,都是寶庫。

事實上,不要誤會,我依然覺得集郵,可以是很有品味的事。這本來就是一門學問,除了和國際關係的緊密互動,水印、齒孔、信封、配套,都可以很講究,而且還有自己發揮、自我創作的空間,考藝術、考知識,也考眼光。例如有些朋友會自製「極限卡」、自製紀念封、自製郵戳,為世界大事或人生大事紀念,甚或請得名家設計、名人簽名,足以成為獨一無二的藏品。而且郵票的週邊配套例如郵筒,都可以化身大型傢俱,或咖啡店裝飾。我就收藏了一張長長的郵票咖啡館名單,說不定那一天,可以自己開一間?不過,恐怕也是退休後的事了。

這次一起搞專頁的幾個朋友,都是在郵票討論區認識的網友,都覺得在這個年頭,無償付出一些時間,推廣自己的兒時興趣,也是「男人的浪漫」。可惜華人社區的集郵圈子頗為老化,新一代寄實體信的機會也越來越少,而上一代對集郵圈子內約定俗成的堅持,也為後來者製造了難以逾越的門檻,這些都令集郵推廣殊不容易。例如香港郵政署十年前請了明星做「集郵大使」,也可以製作題材普及的專題郵票,但也帶動不了熱潮,口碑甚至還比回歸前「貴精不貴多」的郵票差。現在有了新媒體,我們也希望把這個被視為日漸老化的活動,帶回年輕社群,用新時代的感覺重構出來。至於可以做多久,有多少人看,卻是隨緣了。難道連興趣也要指標KPI麼。

MenClub,2016年12月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