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混血歌手Pamela Tang

香港的少數族裔演員主要來自歐美、澳紐和印巴等地,其中被網民譽為真香港人的河國榮,以及憑電視節目《殘酷一叮》一炮而紅的喬寶寶都演活了不少角色,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最近,香港電視和網絡媒體就出現了一位有中東血統的業餘歌手Pamela Tang,她是香港和沙地阿拉伯混血兒。雖然她6歲移民英國,在當地生活了20年,但仍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大學時期,主修法律,並取得英國大律師資格,4年前,回流香港發展,現時任職於香港一所跨國投資銀行,從事法律和合約方面的工作。在港期間,她除工作外,也製作自己的音樂短片,並上載至YouTube,其短片受到演員喬寶寶的注意,並介紹她參與演出。其後,亦曾在港台微電影《一千零一廣播夢》、無綫電視《我愛香港》,以及ViuTV節目演出。生於香港,具有沙地血統,長於英國,操流利廣東話,她國際化的背景無不令身邊人好奇。擁有多重文化背景,相信她定會對香港有一番不一樣的觀察。

受訪者:中東鍾楚紅(Pamela, P)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整理:李志鵬

S: 不少網民對你的港沙混血兒身份感到好奇,可以簡單介紹你的背景嗎?

P: 我在香港出生,爸爸是香港人,媽媽是香港和沙地混血兒,因此我有3/4血統是華裔,但我的外貌較似中東人。6歲時,舉家移民英國,生活了接近20年,期間完成法律學士學位和取得大律師資格。在當地工作幾年後,就決定回流香港。移民前,我在香港國際學校讀書,因此,一直不會閱讀和書寫中文。家中主要以廣東話溝通,在英國生活期間亦然,媽媽會強迫我看無綫衞星台的節目,所以我的廣東話很流利。回到香港後,積極學習閱讀中文,因我喜歡「唱K」,在歌詞中學會很多中文字。

S: 沙地文化可如何影響你的成長?

P: 我媽媽兩歲時,信奉伊斯蘭教的外公便離開了香港,之後就幾乎斷絕來往。我出生前,外婆與一個英國人結婚,之後舉家搬到英國生活。因此,阿拉伯文化對我的影響有限,最大影響是我的外貌和輪廓有阿拉伯人特徵,所以不少朋友都將我形容為椰子,表面是啡色,內裏是黃色和白色。我也為遺傳了大眼、長眼睫毛和高鼻子等特徵而感到幸運。

S: 為何選擇回到香港發展?

P: 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香港地少人多,每個人都很忙碌,有些人尋找夢想,有些人為餬口而營營役役。起初,感覺到很大的文化差異,英國人生活較為開心和輕鬆,而且工時短,有較多時間去發展興趣,也沒有太多來自工作的壓力,心態上也相對不太進取和沉悶。英國人很有禮貌,在生活細節中會表現禮讓和風度。相反,香港在這方面的風氣愈來愈薄弱,工作環境中也缺乏這些基本的禮儀。可是,香港是一個很多姿多采的城市,很容易就能與朋友相聚,有很多娛樂,也有很多表演的機會。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模式,讓我有更大的空間去探索自己的興趣。對我而言,香港是一個很有活力和生活方便的地方,也有很多美食,而香港人很努力和有鬥志,不會輕易認輸。

S: 你從何時開始參與演出?

P: 我自小便喜歡唱歌和音樂,也曾學習聲樂,但當老師派我去參加比賽,便緊張得發慌,甚至生病。在修讀大律師課程期間,感覺好像開了竅,信心增強,變得有自信去表演。上課期間需要模擬法庭審案的情況,我要為當事人辯護或是作出指控,老師全是真實的律師和法官。起初,是硬着頭皮在人前說話,在這種環境下反覆練習,慢慢膽量便增加了。現時,表演時面對台下數千觀眾,已可放鬆心情演出。當然,觀眾對表演會有不同意見,但讚賞的反應和意見令我信心加強,令我更喜歡表演。

S: 少數族裔藝人在香港發展面對着什麼困難?

P: 雖然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但只有很少少數族裔藝人可以在香港取得好成績,喬寶寶可算是少數能在香港獲得認同的演員。在外國的娛樂圈,不同的人種,無論白人、黑人、華人和印第安人都有成名的機會。少數族裔演員在香港難以得到表演機會,更遑論成為主角,而主流樂壇中也幾乎沒有少數族裔歌手。這反映香港人不輕易接受其他族裔人士從事表演工作,因此,表演對我而言是一個遊戲,是工作以外一個興趣。有幸得到喬寶寶賞識,他給予我很多演出機會。我們初相識時都很有親切感,平常亦以叔叔姪女相稱。少數族裔若以表演為工作,並沒有穩定的收入,生活的確會很拮据。所以以表演為興趣和工作是完全兩回事。

S: 哪一次表演經歷最難忘?

P: 早前,有幸在無綫電視節目《我愛香港》節目中與衛蘭合唱是最難忘的一次。現時,一般表演已不會怯場,雖然錄影現場觀眾只有700多人,但始終有700萬人有機會通過各個平台看到這個節目。同場更有不少偶像,其中曾志偉是我自小的偶像,這令我緊張起來。我經常聽衛蘭的歌曲,但沒想到有朝一日可以和她合唱,當日我頓成了粉絲,緊張得走了音。

工作為生活 演出是興趣

S: 除了香港,你可有到其他城市演出嗎?

P: 我曾經三次到內地登台,每次表演都和不同的藝人合作,包括李思捷、阮兆祥和太極樂隊。曾經有一次表演,觀眾多達3000人,這是很特別的經驗。在合作過程中他們都很友善,而台下觀眾很投入,反應很好。他們大部分都很熱情,表演後會排隊要求合照和索取簽名,也不斷讚賞我的表演,令我有飄飄然的感覺,猶如置身夢中,這都是很好的經歷。

S: 你在英國長大和接受教育,為何會喜歡廣東流行曲?

P: 我很喜歡廣東流行曲,尤其容祖兒的作品,是她多年的樂迷。她的歌聲甜美,表演水平很穩定,很有巨星風範。因此,她的作品是「唱K」時的最愛。媽媽自小要求我看無綫電視的節目,因而經常接觸廣東流行音樂。另外,媽媽很喜歡聽音樂,有很多珍藏的廣東歌唱片。

S: 現時,你有不少幕前演出,如何平衡事業與興趣?

P: 有賴喬寶寶的介紹,得到很多演出機會。大概兩年前,我與Rubber Band合作在香港電台拍攝一齣微電影《一千零一廣播夢》。其後,演出機會增加,有不少合作都通過Facebook專頁聯絡,ViuTV的演出也是近期較大型的合作計劃。其實,我的正職工作非常忙碌,除了周末和晚上時段外,難以抽出太多時間參與演出。另外,我不能輕易簽訂任何關於演出方面的合約,也沒有時間經營自己的Facebook專頁和YouTube頻道。因此,閒時喜歡拍攝一些音樂短片或是唱K自娛一下。始終,正職才是我生活和事業發展的主軸。我希望凡事都可以做到最好,而不是成為花瓶或配角,但是,少數族裔在香港娛樂圈發展有其限制,因此,難以把生活和時間全部投入到當中。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2月20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