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閃靈到時代力量:台灣文青偶像能在神壇多久?

記得上次帶學生到台灣交流時,不少人最想拜訪的,就是「時代力量」;在上次參與同類活動時,時代力量還未出現,學生卻已提議探望「閃靈」。作為台灣文青的偶像,「閃靈」走入政治的故事,也為香港文青津津樂道。

「閃靈樂團」是國際知名度最高的亞洲重金屬樂團之一,早在林昶佐(Freddie)進軍政壇之前,他的專輯就為西方樂壇熟悉,他的妻子、「閃靈」團長兼主音葉湘怡(Doris)的性感搖滾造型照,更早已紅遍網絡。林昶佐爆冷當選立委前,彭博社、衛報等外媒都和他做過專訪,重金屬樂團背景與鮮明的本土政治理念兩相映照,立刻被國際分析員視作「台灣新生代力量代表」。連美國國際關係權威《Foreign Policy》網站,也以「紋身搖滾明星參與創建台灣最年輕政黨」為題,突出「時代力量」的多元化特點,令西方讀者很容易把時代力量和各地的搖滾政客相提並論。

時代力量崛起,對台灣政壇、乃至兩岸關係都有深遠影響,雖然問政水平至今不斷被藍綠兩營的主流評論揶揄,諷刺他們是只會抽水的「收割力量」,但背後的訊息,依然不可忽略。首先,時代力量異軍突起,反映台灣社會由社運、到政黨的對接機制,已經很成熟。時代力量黨魁黃國昌本有豐富社運經驗,亦是「太陽花」學運領導人物,卻通過吸納「閃靈」成員等一改形象,令兩者得以有機結合,也就是各取所需,否則單是任何一方,都予人太沉悶、或太顛覆的感覺,現在卻總算被選民賦予了合法性。

「閃靈」不少歌曲,都充滿台灣本土色彩,可以順手拈來的作為軟性政治文宣。「本土政黨」是時代力量的定位,較宣揚「台灣主體性」的民進黨更單刀直入,成了「本土反對黨」,沒有傳統政客的包袱。在這基礎上,時代力量力主憲政改革,意在跳出「獨統之爭」,有點像日本的「普通國家化」,路線是「天然獨」,在新生代當中很有共鳴。北京、國民黨、民進黨如何回應,足以影響兩岸大局。

問題是,這道公式能夠維持多久?下屆大選,時代力量還有佳績嗎,會是曇花一現的政黨,還是逐漸成為綠營的常恆反對黨?目前誰也說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條路線,定會有兩岸三地的後來者仿效。在香港,何韻詩等藝人的本土政治訴求,近年越來越突出,對平權運動也走得很前,雖然未到參選的階段,但大方向和「閃靈」,已是越來越近。常為人忽略的是,其實年輕本土領袖梁天琦也常強調自己的搖滾經歷,他的名句「時代革命」,圈內人一聽,就會想到搖滾樂的那種常見百搭歌詞口號,儘管目前結局,和時代力量有明顯落差。但這條路線是必然會繼續的,台上的人如何在輕狂的賣相背後,深思熟慮,精打細算,卻是各人的造化了。

MenClub,2016年12月2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