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大教堂內的造神:棺中的大和解

上次到葡萄牙,印象最深的是在里斯本最宏偉的大教堂內,有一個不太起眼的展覽,主角對海外人士而言頗為陌生,卻在葡萄牙得到殿堂級地位。這人是200年前出生的葡萄牙歷史學家艾爾庫拉諾(Alexandre Herculano),他寫書、寫詩,也曾參與政治。他的石棺,就在展覽室正中央,究竟有何資格進駐這位置,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點,就是他在矛盾重重的19世紀,是僅有得到不同派系尊重的名人。

作為文人,Herculano是首位將浪漫主義引入葡萄牙文學的人,創作了眾多浪漫主義詩歌、戲劇和小說;作為學者,他是以「浪漫主義史觀」書寫葡萄牙通史的第一人,其著作《葡萄牙史》,是19世紀葡國公認最權威的國史,到今天依然是教材。假如要勉強比較,就是不能相等於中國的司馬遷或司馬光,也可等同錢穆。不過他更重要的身份,還是作為推崇自由主義、浪漫主義的「先鋒人士」,卻贏得激進派、自由派、王室三方的尊重。

1828年,葡萄牙米格爾王子繼承王位,打破《大憲章》奠定的君主立憲制,搞專制復辟,是為米格爾一世(Miguel I)。年輕的Herculano參與了自由軍,反抗米格爾統治,結果被流放至英國和法國;數年後,跟隨解放者佩德羅四世(Pedro IV)、亦即米格爾的哥哥重返葡萄牙,擊敗米格爾,令葡萄牙重歸君主立憲。他的革命鬥志、流放遭遇、解放葡萄牙的傳奇經歷,讓他受到民間強烈推崇。一時間,他成為主流建制的新貴,當選國會議員,以「社會政治變革需與文化變革同行」為信念,創辦了O Panorama雜誌,追蹤歐洲社會變革的文學發展,並在其中發表各類歷史寓言小說,並致力推動葡萄牙教育改革,儼然是自由派旗手。

然而令他得到跨階層影響力的,卻是政途上的不得意。他回國後志得意滿了不久,政客Costa Cabral篡權,又建立威權主義政權,自由派失勢,部份人轉趨激進,Herculano則選擇退出政壇,專注撰寫《葡萄牙史》。他在皇家圖書館查閱大量原始史料,對葡萄牙建國史作出了不少顛覆詮釋,例如對奧里基之戰(Battle of Ourique 的研究,就引發當時廣泛爭議:葡國王室堅持這是開國君主的立國血戰,Herculano則力陳戰鬥不過是「小規模遭遇戰」;王室宣稱的「耶穌附體於國王」,他看來更是天方夜譚。這些結論被王室指責為「缺乏愛國主義精神」,教會也表達不滿,各方展開了長期論戰。

Herculano強調,自己從未意圖貶低王室或神職人員,但「正如王室的開國地位不可否認」一樣,史實本身的真實性,同樣不容篡改,逐漸贏得了輿論戰。在過程中,他得到自由派的肯定;激進派要借用其研究;同時他對王室和保守派釋出善意,把對立面儘量減低,讓保守派感到他也是可以借助溝通的力量。到了今天,葡萄牙王室早已消逝,獨裁政體同樣成為歷史,教會的影響力還存在、但也不如前,唯獨Herculano大模斯樣躺在教堂中央,成為國家圖騰。人生的際遇,如此奇妙,一時三刻的得失計算,何須介懷?

MenClub,2017年1月4日

延伸閱讀:葡語區狂想曲與「大灣區」:薩拉馬哥《石筏》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