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的表態:當麥當娜捲入政治漩渦

特朗普就職後,撕裂美國大行動正式開始,美國進入全民表態階段,公眾人物都難以獨善其身。緊隨特朗普就職典禮後,全球女性主義者舉行大遊行,據報華盛頓參與遊行的人數,是就職典禮現場觀眾的三倍。其中一位遊行領袖,赫然是巨星麥當娜。

麥當娜不只參與遊行,還發表演說,痛斥特朗普是「不合格的總統」,自言憤怒得簡直想「炸掉白宮」(blowing up the White House)。這明顯是隱喻,特朗普本人就說過不少這樣「生動」的話,但畢竟容易被拿來做口實。特朗普的支持者、極右網媒立刻對麥當娜窮追猛打,司法部門也表示可能對麥當娜的「暴力言論」跟進調查,以防「威脅國家公共安全」。麥當娜不得不澄清並非「宣揚暴力、仇恨」,她當日的演說重點,明顯是「暴力抗議」 與「和平抗議」的對比,主旨反而是呼籲那些心懷失落情緒的美國人,「不要」採取暴力方式表達訴求,而應當彼此關愛扶持。一個字眼被上鋼上線、斷章取義,這正是我們不斷談及的「後真相時代」、「微真相時代」,相信網民對這「文化」都不會陌生。

上述思想是麥當娜一以貫之的理念,而在美國演藝圈中,麥當娜是最直率表達政治理念的明星之一,秉持正宗左翼自由主義思想,支持多元文化、性解放、女權運動,反對性別、種族歧視和戰爭暴力,這些主題頻頻出現在她的歌曲當中。她當紅時,美國保守主義盛行,而她的風格除了展現叛逆,還成了自由派聖樂。例如在專輯《Like a Prayer》,麥當娜把保守信仰與性文化混雜,又如在歌曲《Justify My Love》、紀錄片《In Bed with Madonna》、書籍《Sex》 等,都強烈主張女性性權利,已成為一家之言。

正因如此,麥當娜的理念與民主黨的左翼自由主義非常契合,她本人也是民主黨忠實黨員。9/11事件後,已上神壇的麥當娜更頻繁評論政治,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曾批評布殊政府的中東戰爭,不滿華盛頓借反恐之名強化國民控制。她在2003年的專輯《American Life》充分表達上述理念,直到奧巴馬執政,才重拾對美國社會的信心。去年大選期間,麥當娜高調為希拉里拉票,甚至說可以為希拉里的支持者口交。

正因麥當娜個性鮮明,美國社會對她的觀感一直兩極分化。左翼支持者將她視為靈魂人物,尤其是她積極為少數族裔、弱勢群體發聲,更深得自由派擁護。但在秉承保守主義傳統的美國人眼中,麥當娜無疑離經叛道,在這次大選中,極右保守網站一直對麥當娜的性解放立場抨擊,這類文宣的效果,實在不能低估。隨著特朗普「新政」開始,社會再容不下「素人」存在,麥當娜作為極右陣營眼中的「既得利益精英份子」,明星論政的光環是否還管用,卻大是疑問。當麥當娜這樣的藝人,也捲入政治漩渦的核心,美國社會的大撕裂,更是無可避免。這種氣氛說起來,對遠方的我們而言,這幾年,居然是何其熟悉,也是何其諷刺。

小詞典:麥當娜(Madonna)

美國樂壇天后,形象性感叛逆,唱片在全球銷量達3億,是健力氏世界紀錄中,史上全球唱片銷量最高的女歌手,亦是擁有巡演票房最高紀錄的女藝人,在擁有入圍資格的首年便入選美國搖滾名人堂。音樂之外,麥當娜還涉足電影製作、時裝設計和寫作,已成為一個文化符號。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2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