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萬國郵政團隊

隨着國際郵政的發展,各國在十九世紀後期就郵政議題達成共識,並簽訂《萬國郵政公約》,當中規定成員國發行的郵票須以確切文字標明所屬的國家,惟英國作為郵票誕生地享有特權,只須以英女皇側影印在郵票上以茲識別。可是,不少非完全獨立和單方面宣布獨立的國家和地區亦紛紛發行郵票來宣示自己的主權。郵票與國際關係有着緊密的互動,不少集郵者喜歡從郵票的角度閱讀不同時代的國際關係。集郵除了讓人認識國際關係的基本知識,郵票本身的水印、齒孔、信封和配套都可以很講究,可以視之為一門學問。另外,也可以讓人發揮自己的知識、眼光,以至品味。我有幸與三位在郵票討論區認識多年的網友Stanley Lee、Pat Fung和Kelvin Wu成立專頁《萬國郵政:沈旭暉國際郵覽台》,他們無償付出時間去推廣自己的興趣,希望把這個被視為日漸老化的興趣帶回年輕社群,用新時代的感覺重構出來。在此分享他們與集郵的緣分,以及當中的國際視野。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受訪者:Stanley Lee, L Pat Fung, P Kelvin Wu, K

整理:李志鵬

S: 你們何時開始集郵?主要通過什麼方法收集郵票?

L: 我小學開始集郵,當時父親的公司收到不少世界各地寄來的郵品,令我對當中的郵票產生興趣。升讀初中後,開始有點零用錢購買新發行的郵票,高中時,加入集郵團體擴闊集郵的領域,也開始收集郵戳和尋找快將消失的郵筒。當時互聯網剛興起,我通過簡單易用的程式編寫及建立了一個關注香港郵票的網頁,並附設討論區。可是,自從投入職場後,因為沒有時間更新網頁,而討論區亦不斷出現垃圾留言,於是,乾脆結束網頁,討論區則透過Facebook群組延續。雖然熱情減退,但仍會集齊新發行的香港郵票,到外地旅遊時會收集當地的郵戳和拍攝當地的郵筒,這可算是情意結。

P: 我也是由小學開始接觸集郵,對郵票上印着不同的風景和人物着迷,在好奇心驅使下開始了解它們背後的故事。集郵的理念是蒐集罕見和具有特別意義的郵品,從中了解其他國家,不會考慮郵票炒賣的價值。上世紀八十年代並沒有太多途徑接觸國際社會,旅行的機會也不多,因此,人們主要通過電視和報紙去了解其他國家,而集郵就是一個特別的方法。

S: 香港郵票的設計在世界處於什麼水平?

P: 在國際社會中,香港郵票的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不少香港集郵愛好者認為,香港郵票的題材和設計過去10至20年有所退步,平面設計退步更顯著。在亞洲方面,日本的設計一直名列前茅。香港雖有不少優秀設計人才,但當中有種種原因令他們沒有動機參與郵票設計,同時,也有不少郵票設計師被困於固定的框架中,令設計水平難以進步。

L: 香港郵政幾乎每年都會發行兒童郵票系列,以吸引兒童收集,但卻連郵政局寄出的信件也不貼郵票,這相當諷刺。自2002年起至今推出有關中國大陸風景名勝的小型張,每張面額10元,這與其他一套數枚,並有不同郵費面額的紀念郵票相比,前者明顯是照顧內地市場,後者才是真正「香港的名片」。近年香港郵票要兼顧政治任務,不知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郵票設計諮詢委會守舊

S: 香港的郵票發展面對着什麼局限?

L: 目前香港郵票的設計大多由從事商業平面設計的公司,透過無償競稿的方式,讓郵票設計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去選擇,質素難免被外國的精美郵票比下去。

P: 平面設計和時裝設計一樣是創意工業,可是現制度裏,負責審核和甄選設計的郵票設計諮詢委員會,半數成員並非從事專業設計。在歐洲方面,無論北歐國家、荷蘭和德國等地都積極投入在平面設計,然而香港的郵票設計諮詢委員會保守態度使這方面上發展困難。而衡量郵票質量,除了設計,也要考慮印刷和紙張品質。香港郵政署以投標方式邀請印刷廠入標,由於預算所限,因此印刷和紙張質量亦有其限制,郵票質量與郵政署的預算有直接關係。

S: 什麼因素決定郵票具有收藏價值?

P: 郵票收藏價值視乎集郵動機,有人因為郵票漂亮,有人因為郵票給他們回憶,有人因為郵票具有商品價值,可以投資。同一枚郵票對不同人而言,可以是廢紙,也可以是珍寶。我喜歡背後有故事或反映時代的郵品,最重要是它讓我發掘知識,那就是它的收藏價值。

S: 郵票的設計取材如何反映一個地方的文化?

P: 郵票是一個重要的宣傳工具,不少政府都用郵票為載體去宣傳國家的政治和文化訊息。根據我的觀察,西歐國家主要以人文文化作為郵票設計取材的方向,而亞洲國家可能因為大部分是發展中國家,所以比較常用經濟發展成就作為郵票設計的題材。

S: 郵票設計取材如何反映各國間的關係?

P: 在過去半個世紀,冷戰是其中一件最主要的國際事件之一。不少國家的郵票反映了美蘇之間在國際社會的角力,當時美國支持猶太復國,蘇聯則支持阿拉伯國家反以色列,所以蘇聯和不少阿拉伯國家發行的郵票取材上都有巴勒斯坦的元素。另外,郵票設計也滲透意識形態,當時中國、古巴和北韓發行的郵票都有反美的元素。而越戰時期,南越政府印製的郵票都有軍事元素,由此可見郵票設計取材受到國際政治及外交關係影響。

S: 近年國際社會有沒有因郵票而引起的爭議?

P: 以南海事件為例,中國發行《美麗中國》系列郵票中,其中一張名為「三沙七連嶼」郵票,包含了西沙群島所屬島嶼圖片,藉此宣示中國在西沙群島的主權。越南官員則指出,越南擁有黃沙群島(即中國西沙群島)與長沙群島(即中國南沙群島)的主權,於是,凡貼上「三沙七連嶼」郵票的信件寄到越南,都會退回到中國以示抗議。

S: 國際間有何機制去疏理國際性郵政問題?

K: 國際集郵聯合會(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Philatélie)是關注集郵的國際組織,並聯繫各國集郵愛好者,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一位代表成為組織的成員。組織每年都會舉辦世界集郵展覽會,以及制定國際郵展的規則。而萬國郵政聯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在1874年成立,是處理成員國之間郵務政策的世界郵政組織,組織成立後,各成員國便有機制處理郵件往來的郵費處理安排。在聯合國成立後,該組織亦成為聯合國專門機構之一。

S: 未來集郵的推廣和發展面對什麼問題?

L: 近年,我與身邊一些同輩朋友都減少收集郵票,甚至已經停止這個興趣。以往,我們可以從信件中收集不同地方的郵票和郵戳,但隨着互聯網的流行,郵政服務電腦化,以及速遞公司的競爭等等,令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收集到的郵品數量大大減少,這亦是集郵人數減少的原因之一。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2月4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