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鬼・飛人・大麻教:牙買加的軟實力

我們談及過眾多大國的軟實力案例,其實軟硬實力之間,並不一定有直接關係,例如加勒比海小國牙買加(Jamaica),在國際社會的軟實力就不可小覷,而這卻是在華文媒體難以領略的。

牙買加是一個島國,面積約1萬平方公里,約相等於十個香港,島上生活著280萬人,已經是整個美洲英語國家中的人口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加拿大。在15世紀末,哥倫布船隊發現牙買加,隨後西班牙帝國展開殖民統治,大批黑奴被販售至此,並取代了島上的印第安土著人口。但和鄰近西班牙文化區不同的是,英國在17世紀取代西班牙,對牙買加殖民,並將其正式命名,所以牙買加是英聯邦國家至今,以英女王為國家元首,也依然有「牙買加總督」作為英王室駐牙買加代表,屬於英國文化在加勒比海傳播的重鎮。

說到牙買加的國際軟實力,自然遠不限於其英聯邦身份。在西方大眾文化,牙買加的民族英雄、唱作歌手Bob Marley,以及他開創的雷鬼樂(Reggae),至今仍是歐美樂壇的傳奇,對西方文化影響極大。Marley幼年成長於牙買加貧民窟,對牙買加底層生活有深切體會,成為他日後音樂創作和靈感之源。1960年代他組建樂隊Wailing Wailers,將「雷鬼樂」發揚光大,逐漸成為歐美樂壇主流之一。1976年,The Wailers被《滾石》評為年度最佳樂隊,Marley本人則被歐美樂評界視作來自第三世界的搖滾巨星,死後入選美國搖滾名人堂、2001年被追頒格萊美終身成就獎。今日的加勒比海國家,一律稱為雷鬼殖民地,本土樂手都以雷鬼為入門音樂,來自牙買加的樂手都被認為是音樂上的認祖歸宗。這種潛移默化,無形中讓牙買加得到根深蒂固娥影響力,也令西方國家傾向以牙買加借代整個加勒比海文化。

雷鬼風魔全球,與Bob Marley對「音樂不分種族、國界」之堅持息息相關,而這符合了時代的呼號,令後來的流行樂都難以漠視。在Marley的創作生涯中,「反種族主義」與「博愛」始終是不變的主題,充滿國際視野,對非洲也廣有影響力,甚至連津巴布韋獨立也有他的功勞。Marley也是上世紀牙買加社會運動浪潮的標誌性人物,曾促成國內敵對雙方停火,曾榮獲聯合國頒發的「第三世界和平勛章」,成為全球有色人種社會、原住民等反歧視、追尋自由的代言人。有些人沒有聽過他的音樂,卻依然穿著印有他肖像和牙買加國旗的T恤,因為這已是和古巴革命英雄捷古華拉齊名的流行文化圖騰。與此同時,Marley以大麻得到創作靈感也是廣為人知,令全球hipsters也尊崇他為教父,潛在粉絲涵蓋階層十分廣泛。

伴隨雷鬼音樂從牙買加走向世界的,還有十分有趣的本土教派:「拉斯塔法里」(Rastafari)宗教社會運動。牙買加因其殖民歷史,人口中多為黑人,上世紀30年代開始,當地黑人社群中興起獨特的黑人基督教運動,以政治正確的基督教之名,改頭換面滲入民族意涵,居然異想天開地將當時的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視作「基督」降臨世間,因為他是當時唯一獨立黑人耶教國家的元首。嚴格意義上看,這一宗教運動與一般的基督教教派運動相差甚遠,並沒有正式、嚴密的教會組織,也不存在官方壟斷對《聖經》的詮釋;相反,這場運動的參與者完全憑對精神、道德的感召之認同而聚集,並加入了眾多含有社會色彩、黑人特色的教義和習俗。除了「反對沉迷物慾、追求性靈升華」等屬靈理念,「拉斯塔法里」運動更反映出當時牙買加黑人群體反抗壓迫、追尋自由的社會意識,並將全世界非裔社群視為一體,影響力能反過來影響非洲大陸,這正是讓「拉斯塔法里」從牙買加走向世界的關鍵。Bob Marley本人即是「拉斯塔法里」忠實信徒,雷鬼樂將運動之理念傳播至歐美、非洲,目前全球信徒依然超過百萬人,文化影響更為廣泛,屬於不能忽略的人文景觀。在20世紀的新興宗教中,論影響力,「拉斯塔法里」可能排行榜首。

與此同時,牙買加還是一個田徑大國,全國熱衷體育,「飛人」保特(Usain St. Leo Bolt)就是來自牙買加,而整隊牙買加田徑隊的實力也十分平均,例如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牙買加田徑隊奪取11枚獎牌、6枚金牌,與牙買加的人口和經濟發展水平,可謂高得不成正比。雖然不少牙買加運動員都在美國受訓,但本國的基礎訓練還是十分出色,既包括強制性的元素,也有足夠誘因讓優秀運動員脫貧,加上體型適合短跑,都令這小國在田徑場上足以和美國平分秋色。接受其他國家的優秀運動員培訓,也成了牙買加近年拓展軟實力的途徑。

牙買加的殖民歷史、英國文化傳承、雷鬼音樂、黑人基督教運動、田徑成績等元素互相雜糅後,它與美國的經貿關係異常緊密,也是影響力持續上升的關鍵。美國境內有不少牙買加裔移民,不少地方有「小牙買加」社群,美國黑人文化更深受牙買加文化影響,讓牙買加成為連接加勒比海有色人種社會與歐美英語世界的橋樑。它是加勒比共同體(Caribbean Community)以及加勒比國家聯盟(Association of Caribbean States)成員國,積極參與加勒比海地區經濟一體化事務,曾在聯合國安理會兩度輪值非常任理事國,在加勒比海地區,若論外交聯繫和國際事務參與程度,牙買加的能見度相當可觀,而它希望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中介:西方企業要投資加勒比海,先通過牙買加,而鄰國要和美國接軌,也以牙買加為中轉站。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除了上述種種影響力,牙買加連地道黑幫文化,也同樣與國際接軌。在牙買加社會流傳著一句諺語:「Live by the gun die by the gun」,就是形容牙買加黑幫不同派系之間時常火拼,槍械文化成了日常生活一部份,Bob Marley成長的Trench Town,就是黑幫大本營。雖然近年治安改善不少,但牙買加卻處於全球毒品販售網絡的樞紐,南美生產的大麻等毒品往往取道牙買加,進入北美、歐洲,這也成為當地黑幫的主要「業務」。與此同時,牙買加黑幫在倫敦、紐約以、多倫多等都有支部,不少本地黑幫家族的海外後代在上述歐美大都市長大,接受精英教育後回國協助家族幫派運作,令牙買加的地下勢力在美國,足以和意大利幫派齊名。牙買加警方與歐美國家有跨國司法合作,以期打破黑幫網絡,但至今未能根本改善,反而令牙買加得到另類勢力拓展的門道。凡此種種,都說明了小國並非不可能通過軟實力影響大國、參與全球事務,而且軟實力並不需要政府刻意經營,民間由下而上、誤打誤撞、甚至不在乎合法與非法的鴻溝,反而才有千錘百鍊的生命力。

亞洲週刊,2017年2月19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