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硬脫歐」的未來

英國首相文翠珊終於公佈脫歐談判方案,並向議會承諾盡快發表白皮書,詳述談判立場和計劃。不少人期待的「軟脫歐」方案似乎已被放棄,究竟「硬脫歐」的未來意味著甚麼?

根據文翠珊提出的十二點脫歐綱要,重點是英國將全面掌握本國邊境控制權和立法、司法主權,拒絕歐盟的「人口自由流動」原則,以及來自歐洲法院的司法權威。更震撼的是英國將完全退出歐洲單一市場,原因一樣,又是這一商貿自由流通的經濟區要求所有成員遵循「人口自由流動」原則。與此同時,英國強調非轉向貿易保護主義:文翠珊宣稱,英國將要求與歐盟重新達成一份自由貿易協定,繼續接入歐洲市場,還要重新加入「世界貿易大國」行列,與歐洲之外的其它經濟體發展緊密關係,云云。

但這樣的發展,和主流民意似乎背道而馳。根據去年九月John Curtice的民調,高達61%英國人認為即使英國脫歐,仍可以留在歐洲單一市場;針對脫歐談判,52%英國人希望政府與歐盟就「英國繼續保留單一市場身份」達成一致。英國民眾有此期待,無疑與自身利益有關:歐洲單一市場是擁有5億消費者、2千萬中小企的零關稅自由貿易區,任何以貿易立國的國家,都不可忽視。

然而文翠珊的談判角度,卻可能是上述邏輯的對倒。此前歐盟一直以單一市場身份為籌碼,強硬對待英國,如今英國「自絕後路」,歐盟反而失去「懲罰」英國的最大本錢。文翠珊指「沒有方案都比一個壞的方案好」,聲稱若歐盟不給出令英國滿意的答案,英國隨時從談判桌離席。

英國政府底氣何來?也許,正因爲沒有單一市場成員的包袱,英國甚至考慮以「要獨立簽署自貿協定」為由,拒絕留在關稅聯盟,反而可以大幅削減貿易、金融方面的管制條例,相對於歐陸市場形成自己的比較優勢,進而成為外資的投資、交易天堂。經濟之外,歐盟在戰略領域也有求於英國:隨著德法兩國極右抬頭、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歐陸可以抗衡俄羅斯的力量大幅削弱,而英國的軍事實力、對俄羅斯堅定的警惕立場,都是歐盟所必需的。

文翠珊的另一憑藉,就是歐盟的取代品,特別是美國。正如昨天我們談及,她說要把美英兩國「特殊關係」帶入新紀元,與特朗普在商貿往來、情報共享、NATO 領導等多方面加強合作,對此特朗普也表示歡迎。徹底脫歐的英國,必將在經濟和戰略領域更緊靠美國,同時也希望在美歐對立時,重新扮演美國和歐洲之間的橋樑。此外,有人主張重建英聯邦某些核心國家如澳洲、加拿大、紐西蘭等為經濟共同體,也有主張深化和中國的「黃金盛世」關係,以示英國有條件和歐盟討價還價。

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性是不能忽視的:說不定目前英國「硬脫歐」依舊只是一種姿態,文翠珊依然在等待今年荷蘭、法國、德國等歐盟核心國家的大選結果。如果極右候選人相繼勝出,甚或單單是勒龐成為法國總統,歐盟就完全有可能瓦解,又或變成一個鬆散的、柔性的聯盟,完全符合英國脫歐前的期望。那時候,就不用認真討論脫歐了。

小詞典:歐盟關稅聯盟(European Union Customs UnionEUCU

一個包括歐盟成員國和一些非歐盟成員經濟體(如海峽群島)在內的關稅聯盟,亦是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關稅聯盟內,成員互免關稅,對外界進入聯盟的商品則徵收統一關稅,並作為一個整體,參與 WTO 等國際貿易協定。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2月22日

延伸閱讀:英國脫歐,加入EFTA?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