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教洋演員布偉傑

自河國榮淡出電視圈後,布偉傑就成為電視劇的主要「西人」演員。除了警司、領事人員和神父角色外,他最為港人熟悉的就是拍攝電視劇《同事三分親》演出「韋一」一角,因而被稱為「阿一」。他在美國猶他州長大,大學修讀中國文學。對不少外國人而言,學習廣東話和中文絕對是件難事。阿一不但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更能寫和讀中文。他與筆者在即時通訊軟件上的對談,全都以中文回應。這比起不少外國人,甚至內地人更願意融入香港的生活。除廣東話外,他亦能說普通話和柬埔寨語。2015年,阿一把20年來在香港發展的經歷創作成為音樂劇《阿一點止鬼佬咁簡單》。去年底,他求婚成功,將與拍拖3年的女友結婚。未來,他決定離開無綫電視,尋找更多發展機會,也會花更多時間在音樂創作上。過去20年他由資訊科技行業到加入演藝界,由在香港找不到喜歡的音樂到愛上本地音樂,相信他對香港人身份定有一番不同的感受。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受訪者:布偉傑(Brian Burrell, B)

整理:李志鵬

S: 能簡單介紹你的成長經歷嗎?

B: 我在美國猶他州長大,中學的時候,校園生活離不開話劇演出。由於猶他州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發展蓬勃,在19至21歲這幾年間,就與大部分猶他州男孩一樣去當傳教士。當時教會安排我到波士頓傳教,被分配服務當地的柬埔寨難民,所以好快學了我第二個語言──柬埔寨語。之後,回到猶他州準備讀書時就認識了一個香港女朋友,我們很快便結了婚,一起讀書,也生了一個孩子。在她畢業後,我就跟她來到香港生活。

S: 你對香港的第一印象是怎樣?

B: 來香港之前,對香港完全沒有概念。還記得,抵港第一晚去到沙田第一城,看到周圍的店舖拉上鐵閘,還以為發生戰爭。我從未見過這樣的畫面,因為鹽湖城幾乎是美國最安全的城市,相關的保安設施較少。在那一年半內,在沙田第一城的幼稚園教英文,並學習廣東話。初時難以適應香港的生活,不單失去原有的社交圈子,也找不到喜歡的音樂。直到有一天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聽到王菲唱《夢中人》,這首歌源自一隊我喜歡的樂隊叫The Cranberries。

S: 你如何開始學習廣東話和中文?

B: 香港回歸前,我回到美國完成大學課程。起初,計劃跟隨爸爸在資訊科技行業發展,之後有朋友介紹工作,是在客戶服務中心接聽中國內地思科系統零售商的查詢電話,令我決定在大學轉修中國文學,學習中文,晚上一邊工作一邊學習電腦科技知識。在回到美國的3年間,仍想念着香港。當時會看配上柬埔寨話的TVB電視劇,之後轉為看廣東話原版,也有香港同學把Beyond的音樂介紹給我。所以畢業後,就一家四口(那3年次女出生)就來香港生活。可惜,回到香港後,我的婚姻失敗。1999至2003年這四年間,認識了不少香港朋友。他們助我成為香港人,方法就是教我飲酒和猜枚。其中一個最好的朋友,我叫他師傅,他讓我很快學會廣東話,而且沒有「鬼佬」口音,盡量似一個香港人。

S: 你何時開始產生在演藝界發展的念頭?

B: 我在小學二年級便希望成為演員,現時還記得當年演話劇的對白。1995年,在香港的電視上看到河國榮,他的演出鼓勵了我去實踐夢想,並開始兼職做臨時演員,因為自知IT並非自己的工作興趣,所以決定重新起步,在香港成為全職演員。

S: 比起其他城市,香港有何特別之處?

B: 在香港IT行業工作4年期間,到訪過不少亞洲城市,幾乎每2個星期就要出差一次,東京、台灣、吉隆坡、曼谷、新加坡、上海和北京都是常去的城市,但最喜歡和最有歸屬感的地方始終是香港。2002至06年期間一直沒有回美國,直至在拍攝《同事三分親》前,我返美國度假,期間感受到很大的文化衝擊。畢竟在香港生活的時間已佔我人生的一半,習慣了香港的生活節奏,我反而覺得美國生活節奏太慢,難以適應。

S: 在香港的演藝界發展有何困難?

B: 我選擇由臨時演員做起,這條路極之辛苦,也犧牲不少東西。很多人心目中娛樂圈是一個花花世界,但他們看不到其中的陰暗面。雖然香港接受外國人,但「鬼佬」難以在香港的娛樂事業取得席位。除了警察和神父這一類的角色,香港電視行業不會去創造其他類型的角色。在接拍的電視劇中,只有《真相》和Fall in Love中的角色讓我有較大的發揮空間。我相信機會是自己創造和掌握,而非守株待兔。在過去幾年,學習彈結他,現在已可以自彈自唱,也開始創造自己的歌曲。

S: 你涉足音樂,廣東歌對你有何吸引之處?

B: 我喜歡廣東歌,原因就正如我喜歡廣東話一樣。廣東話是一個活潑的語言,對於我而言是一世的學問,其中也有不少傳統的元素,亦是世界上其中一個大語言。唱廣東歌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唱廣東歌的人數不斷減少。

S: 你認為自己是否一個香港人?

B: 我已經在香港定居,也沒打算離開,符合做香港人的條件,同時,我更加融入香港的語言、文化和社會等。香港人的身份就是為香港付出和貢獻社會,香港人精神好厲害,讓香港在世界有其影響力。

S: 未來有何發展計劃?

B: 我與無綫電視的合約尚有一年,已開始與廣州電視台合作,也可能與其他新電視台合作。我將會花更多時間在音樂的創作上,畢竟音樂創作需要投放更多時間,不能把生活完全投入無綫工廠式的製作上。雖然準備在廣東省發展,但香港仍是我的家,我知道香港壓力大,但鑽石形成的過程中壓力是必要的,相信這些壓力會令香港再次綻放光芒!所以我希望透過音樂帶給香港人需要的娛樂。音樂可以係一門好好的生意,但我更希望我的音樂有建設性,讓人減壓,也感受到快樂。 

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2月2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