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品味:曾俊華與昂山素姬

在學術層面而言,今年的香港特首選舉,比上屆更有趣,因為「曾俊華現象」,足以成為國際關係的豐富書寫。然而正正由於認識這些候選人,避免瓜田李下,這些書寫,唯有塵埃落定才應重構出來。

先說一些個人故事:曾俊華先生的政治助理羅永聰先生,是我的中學師兄。我們一起在同一個辯論隊、同一個運動社,是很好的朋友,但走完全不同的路線。他從小到大,每一篇講詞,都喜歡動之以情,我則習慣把一切理想放在理性計算的冰冷框架。他成為曾先生助理以來,我們有定期見面,看見曾先生民望不斷上升,我都是對他笑說:「雖然我好buy你老細個人咁單純,但那些築夢、齊心、信有明天,你不覺得很肉麻嗎?除了讓人喘息一下,哪些結構性問題能夠解決呢?」他也往往笑說:確實是解決不了的,但難道就沒有用嗎?自然,又不是的。

要理解「曾俊華現象」,不妨從緬甸「民主女神」(或「前民主女神」)昂山素姬談起。

昂山素姬是一個現實主義者,而不是理想主義者。她來自軍人家庭,有自己在軍隊內部的支持者,上台後重用軍政府時期的既得利益者,知道哪些「裙帶資本主義」勢力是碰不得的禁區,這和曾俊華的「開明建制」路線,大同小異。對真正期望緬甸變成真・民主國家的人而言,昂山大權獨攬,缺乏黨內外制衡,不尊重機制,不鼓勵公民社會,對(真)反對派不見得寬容,處理羅興亞人問題殘暴不仁,承認被軍政府分派出去的所有特權,這種息事寧人、大家(精英)開開心心的期望,正是曾俊華的主打。昂山並沒有一如主流民意期望、對中國說不,反而是她的前任登盛叫停了中國出資興建的爭議水壩,她卻放下身段訪華賣好,正如曾俊華的支持者不少不認同北京目前治港路線,他也時刻強調「報效國家」。然而,昂山素姬依然是「緬甸人民的女兒」、媒體寵兒,但論治國魄力、能力,很可能不如登盛;和登盛軍政府的具體差異,正如曾俊華和同屬資深政務官林鄭月娥的差異,其實只是形象。在我剛從「新緬甸」回來,對比軍政府時期的緬甸見聞,感受尤深。

好了,究竟緬甸人民支持昂山素姬,是為了爭取民主嗎?廣義上,自然是的;但是狹義上,卻不完全是的。昂山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拼經濟」:經濟搞不好,很快就會被民意揚棄;只要經濟搞得好,民意不會介意自己利用國家機器行威權政治。這也是鄰國柬埔寨的例子:柬埔寨民主化後,軍人還政於民,有過文人政府上台,但經濟一團糟,強人洪森用種種手段,通過民主程序、威權方式,奪回政權至今,軍方換個方式控制大局,主流民意也認為他比起赤柬時代、越南控制時代、文人亂政時代,洪森始終要好。假如只有「不理想的民主」和「妥善的威權」兩個選項,在第三世界,主流民意肯定傾向後者,正如伊拉克人民情願要薩達姆,也不要ISIS時刻在巴格達放自殺式炸彈。根據一些民調,同一趨勢即使在歐美國家,也已經出現。

昂山素姬或曾俊華帶來的,是否純粹公關的feel good情懷?又不盡如是。曾俊華象徵了英國殖民時代的「文明核心價值」,例如程序公義、政治中立、專業主義、精英吸納等,一切都和回歸後的效率主義、政治正確、敵我矛盾相對照。雖然對一般人而言,其實兩種政治倫理的客觀結果,根本沒有太大差別,樓價一樣高企,政治依然小圈子,但前者畢竟代表了和「文明世界」的接軌。正如昂山素姬的形象,也是英治緬甸時代的殘留記憶:身段優雅,口中講求西方核心價值,而行威權之事,結果西方對軍政府的制裁,一概取消。

昂山和曾俊華式「framing」最成功之處,是製造了一個很簡單的「三元觀」:一種是軍政府或「梁政府」的管治哲學(如前述);一種是自己代表的「開明威權」;還有一種是不滿上述兩種的「基本教義派」,但他們的品味、鬥爭手法,卻往往趨同於第一種,因此有了超級政治明星,就同樣為主流民意揚棄。

在緬甸,假如昂山二十年前執政,可能真的會激進一點;但經過軍政府有限度的改革開放,緬甸人已經開始富起來,心態上開始自覺為(相對)既得利益者,不再希望出現激烈變革。正如在香港,不惜一切爭取「真民主」(無論那如何定義)的人,從來不多,主流社會不會希望有任何動盪影響(自己的)樓價,而nothing to lose的人始終有限,一般人(特別是中產)其實是嚮往一種「感受到尊嚴、又不會有風險的制度」。於是乎,昂山素姬、曾俊華象徵的「中產品味」,足以把兩極的支持者壓縮,把社會祈求和諧穩定、安居樂業的心態無限發揚光大,到了極致,足以成為「新威權主義」。

可惜的是,昂山素姬做到的,曾俊華不可能做到。因為曾俊華所代表的「反價值」,偏偏是中國需要的。這也是結構性的全球化現象:無論是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還是各地興起的本土主義,都反映世界已經被全球化撕裂為兩個階層:能夠受惠於一體化、職業和地域自由流動、和世界各地「互聯互通」的精英,以及被這潮流淘汰、期望自己政府捍衛自己利益的另一群人。昂山素姬可以一方面用西式包裝和世界接軌,另一方面政策上照顧這一群人;中國(習近平)、美國(特朗普)也希望照顧這一群人,但相對百廢待興的緬甸,經濟上照顧這些人的代價高得多,訴諸民族主義的傾向,只會更強,而且簡單直接。

所以,在香港強調「曾俊華路線」,哪怕客觀效果和另一條路線可能一樣,而香港人會更快樂一些,甚至有「昂山素姬式吸納」效果,根據北京目前的計算,卻不符合國家利益。在可見將來,北京要樹立另一條路線為立國之道,而根據國情,也很能夠理解,起碼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都完全理解。這正是曾俊華和梁振英競選的差異:雖然兩者選舉期間都得到(相對)民望,但梁振英路線有民望,北京會高興,反之則不然。梁先生問「為什麼上屆選舉泛民選委不all-in民望最高的他」,對北京而言,這是一個很legitimate的問題,因為問的時候,北京已經有答案了。

小詞典:羅興亞人(Rohingya)

緬甸若開邦的穆斯林,主要來自孟加拉,沒有緬甸公民資格,目前人數約有130萬。西方輿論認為緬甸政府逼害羅興亞人、違反人權,緬甸官方則認為這是非法移民侵佔本地資源的經濟問題,拒絕國際社會干預。就羅興亞問題,昂山素姬立場和軍政府基本一樣。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3月2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