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偶像齊澤克的政治觀

左翼青年最崇拜的其中一位學術明星,是斯洛文尼亞學者齊澤克。當今全球極右勢力崛起,左翼學者或義憤填膺批判,或自感顏面無光緘口不言,齊澤克的表態,則與眾不同:他頻頻於媒體出鏡,也在個人網站評論,經常談及英國脫歐、特朗普的任期、以及即將進行的英國大選,既沒有對特朗普極力批判,也沒有讚揚英國左翼領袖科爾賓,絕對是一家之言。

首先,我們必須理解齊澤克的左翼理念:他認為所謂「國家」,本質上是一套約束個人行為的機制;而「法律」,則是社會以「有序狀態」存在的一套基本原則。在他眼中,今天的資本主義社會,遠非各政府、政客聲稱的「自由主義民主社會」,只是「受資本控制的社會」。無論是議會還是政黨,都是資本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工具。齊澤克呼籲廣左翼、公眾對資本主義體系抗爭,他推崇的抗爭哲學,自然也是把每一次獨立、具體的鬥爭議題,引申到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批判。

令不少支持者驚訝的是,在美國大選前期,齊澤克就說「特朗普比希拉里更合適做美國總統」。他不是真心支持特朗普,而是有以下邏輯:他認為特朗普並不具備治理能力,其職位甚至可能威脅世界和平,但特朗普在大選中提出「為被遺忘者爭回權益」,卻正視了今日美國問題所在,只是他不懂得(按左翼思維)對症下藥罷了。齊澤克認為,特朗普是深層次問題引發的「現象」,單純批判特朗普,無法解決資本主義的結構性矛盾,只會讓一個接一個「特朗普」誕生。 反倒是特朗普當選,左翼才可能正視美國社會的深層次危機,意識到「偽左翼」民主黨作為資本代言人的虛偽,左翼運動才能重生。

類似的邏輯,也被應用在這次英國大選。工黨領袖科爾賓素以「黨內反對派」聞名,長期對中間路線不屑,高調支持馬克思主義,被稱「左王」,主張把英國的鐵路、郵政、能源產業等大規模國有化,被不少左翼青年視為真正踐行社會主義的救世主。科爾賓本人也是齊澤克的粉絲,按常理,齊澤克應大力呼籲英國選民投票給科爾賓。不過齊澤克卻稱,「英國人民最好投棄權票,如果一定要投票的話,才投科爾賓吧」。他的理由有三點:

  • 科爾賓若當選,會引發工黨內部分裂;
  • 要解決英國種種矛盾,需要一個強大、穩固的「機制」,而科爾賓不能創建這樣的機制;
  • 自己樂於見到右翼「攪局者」打破既有體制(例如特朗普),從而呼喚左翼「行動者」予以拯救;無奈科爾賓更像左翼「攪局者」,難以擔當拯救英國的重任。

齊澤克的上述「曲線」思路,是否比教條式左翼,更切中當今英美社會癥結,當屬見仁見智,但起碼顛覆了長久以來以「政治正確」直線思維自傲的左翼觀點。齊澤克本人的離經叛道、學術明星形象,也有利於他通過另類視角發聲,只要能引領思考,已是完成了社會功能。相較而言,一味埋首於故紙堆、追求影響因子的傳統學者,面對崛起的極右毫無招架之力,才更令人不安。

小詞典:齊澤克Slavoj Žižek

斯洛文尼亞左翼學者,目前在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大學的社會學與哲學系任教,以研究當代馬克思主義知名,第一本英文作品是《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曾當選《外交政策》的全球100大思想家。香港有左翼青年成立了「齊澤克學會」弘揚其思想。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5月9日

延伸閱讀:左翼偶像聶魯達:作為外交家的另一面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